周生如故:絲絲情義化相思,周生辰收到時宜情書的反應,甜化了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周生辰出征,收到時宜寄來的書信會是什麼反應?一向嚴肅克制的王,會不會因為時宜的一封情書變成大男孩呢?

千里情書

周生辰自命人送出書信之後便掐算著時日,卻未料及自己先收到時宜的書信。書帛簡單僅有四句詩,卻字字訴相思。她不問他是否記掛於她,不問他可曾責備她那日狠心回府。她只叫他知曉,她念著他,盼著他歸來。

人參沒藥君佩蘭,寸心龍骨續斷緣。豈聞首烏換雪膽,幾人能懂女貞香。

字字不提相思情,卻句句暗含相思意。她待他情深,將她寸寸相思寄於這詩中,寄於那一株株紅蓮之下。旁人從不知她如此縝密,這世間,唯有他最懂她。

周生辰忽覺鼻尖傳來了陣清淺香氣,與她素日裡常用的香包氣味極相似。她素日不喜胭脂水粉,便是這香包亦與旁人不同。她仔細配了藥草與花同入,又依著時節不同,換著藥草。既可驅蟲避害,又清爽怡人。

周生辰將書帛湊近鼻尖仔細聞著,隨後輕淺笑著,定是她仔細將書帛熏了香,故而他聞著淡淡似有香氣。她心思素來細膩,只怕此番這香,便也是為他而留的吧。

周生辰掐算時日,料著時宜此封書帛當與他同夜而作。周生辰仰頭,帳外日頭方才斜斜正欲西下,他那封送往府中的書信,此時當交予她手中了吧。

念及兩人竟同日月下思念,周生辰便覺得心中舒暢,歡喜得緊。她與旁的女子,竟如此不同。

周生辰暗中助鳳俏

周生辰仔細收著時宜那封書帛,將它藏於最貼身處,仿若時時與她相伴一般。正於帳外忙著的鳳俏見周生辰出來,迎過來同他道:“師父,晚飯我們加菜。方才他們去圍獵捉回來幾隻野物,可新鮮了。”

周生辰瞧著鳳俏歡喜的模樣,頷首淺笑道:“好,晚些讓人多備些酒。”

鳳俏素日裡少見師父如此歡喜,便是平日裡勝了幾場仗,他不過也只淺笑應著,現下卻似有什麼好事一般。鳳俏望著周生辰,眸底噙著幾分俏皮地道:“師父,你今日怎麼如此開心,可是遇到什麼好事了嗎?”

周生辰略斂一斂神色,故作淡定道:“有嗎?不是和平時是一樣的嗎?”

鳳俏癟嘴望著周生辰,隨即又笑道:“師父定是收著府中來信了,師娘與小慕時在府中一切安好,所以師父心中歡喜,面上的笑容便也多了幾分。”

周生辰微凝一凝眸,卻並不與鳳俏計較。她素來性子直,心中有話自是藏不住的。只此番如此通曉人情事理,恐有人從旁指點才是。周生辰與鳳俏揮手,召她近前。

鳳俏不知有詐,喜滋滋湊近。周生辰俯身湊近同她壓低聲音耳語幾句,鳳俏眉色漸喜,而後望向周生辰喜不自勝道:“當真麼?”周生辰頷首,眸光微溫地道:“為師何曾騙過你?”

鳳俏心下歡喜著,面上不由露了幾分笑意,比往日更盛幾分。周生辰又輕聲叮囑道:“此事莫與旁人說,便是和尚,也須得保密,否則師父便當作從無此事發生過一般。”

鳳俏連連點頭稱是應了下來,此事於她乃大事。便是周生辰不叮囑,她也須得謹慎萬分。只周生辰叮囑了和尚,倒是點醒了她,此時須得先瞞著他些。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