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荒誕不經的旅途,看《人在囧途》如何演繹笑中帶淚

 

@星座叔叔 大家好,我是超愛看电影的許多多,記得關注我哦!帶你一起赏析电影中的紛繁世界!

 

《人在囧途》是由葉偉民執導,徐崢、王寶強主演的喜劇電影。影片以春運為背景,講述了玩具集團老闆李成功和討債的擠奶工牛耿前往長沙的旅程故事。

該影片在喜劇的范疇內比較出色的,今天筆者就從 臺詞的利用,情節的設計,以及故事的內涵三個方面去分析,導演是如何為觀眾創造一場充滿笑點的「囧途」。

利用荒誕不經的臺詞,創造喜劇氛圍

《人在囧途》就像它的喜劇片設定,整部影片帶給了觀眾不少歡樂。在構造喜劇氛圍時,導演在臺詞方面下了不少功夫。

首先,導演很喜歡玩梗。在影片的開頭,李成功訓斥下屬那幕,就一連用了好幾個梗。諸如,你的智商真的很提神,你今年的進步是由去年的弱智進階為今年的愚蠢,還有謝謝你讓我見識到頭髮長見識短是一個真理等。導演通過這些梗在一開始就把喜劇的情緒融入影片,不為了玩梗而玩梗,而是讓角色在一本正經的態度當中不經意間把觀眾逗笑,讓觀眾在感覺到荒誕雷人的同時也不會覺得突兀,這的確是需要有一定創作功底的。

除了玩梗以外, 導演也很懂得去運用一些荒誕不經的臺詞,例如牛耿在飛機上那幕,他叫空姐開窗透氣,甚至讓飛機停一下。這些臺詞,會讓觀眾覺得不可思議很好笑,但在笑完之後,我們也會去思考,在一些人眼裡是常識的事情,對於另一些人來說真的就是不知道,導演通過臺詞去創造笑意時,也會傳輸現實意義,讓觀眾去思考生活裡存在的一些問題,而這正正是一部好的喜劇所需要具備的功能。

而且, 在人物的名字上,導演也藏了很深的內涵。在很多的影視作品以及文學作品裡,作者都會利用人物的名字去進行諷刺,像《紅樓夢》當中,賈寶玉這個名字,預示著這塊寶玉是假的,整一個賈府都是假的。而在《人在囧途》中, 李成功,表面上像他的名字一樣很成功,但實際上如影片結尾他自己所說的,在生活裡,無論是哪一個角色他都沒有做好,他其實才是最失敗的。

《人在囧途》是2010年的電影,我們可以看到,這裡面的很多梗很多臺詞在後來也一直被利用被模仿,這也證明了裡面的臺詞創作是很成功典型的。

對情節進行巧妙處理,製造喜劇笑點

在情節上,整部影片有不少荒誕得令人發笑的場景,其中讓人比較深刻的有,牛耿在登機前喝了一大罐牛奶;大巴被村民堵住後,牛耿一個人在車下做廣播體操;以及二人一身羽毛地在商場買衣服。不得不說,作為喜劇電影,《人在囧途》的笑點是足夠的,並且王寶強與徐崢這個「搞笑二人組」的演繹也為故事增色不少。

而且, 影片的情節不是簡單地強行荒誕,導演還對情節進行了很多的曲折性處理,增強故事的起伏。當中比較明顯的有兩個,一個是李成功與牛耿中了彩票之後,彩票被吹走了,兩人追著彩票一直跑,本以為追不回來時,彩票又自己飄了回來。還有一個就是,李成功走錯房間,遇上女人的老公來追奸,女人帶男人在房間裡走完一圈,每個角落都找遍後,才在最後,在門後晾衣架上發現了李成功。

在製造曲折時,導演不僅是在整一個大的故事框架下製造,而且在其中每一個小的部分,都無時不刻地讓人物經歷著阻礙,契合著這場「囧途」的不確定性,避免平鋪直敘,提高了故事的吸引力與觀賞性

當然,影片的很多情節雖說荒誕,但還是有溫情的一面。就像二人在經歷麵包車爆炸後,牛耿腳崴了,他像一個小孩子一樣撒嬌讓李成功背他,李成功最後也背了。看到這幕時,我被王寶強的演繹逗笑,但同時看到李成功背起牛耿那一刻,心中也流過一股暖意,一個工廠的大老闆,一個討債的農民工,二人在機緣巧合之下走到一起,在那時候他們沒有任何的身份地位之分,有的只是兩顆最純粹的心,在回家的路上陪伴著彼此。

導演在製造著很多笑點,但同時他也在笑點裡融入溫情,我想,傳遞溫暖才是他創作的最終目的吧,當然這也是一部好的喜劇所應該達到的。

笑中帶淚,「理想化」給予觀眾希望

《人在囧途》雖然是一部喜劇片,但其中卻蘊含著很多現實問題,導演很好地做到了笑與淚的結合。前一秒,觀眾還在為二人追趕「女騙子」的滑稽動作而哈哈大笑,下一秒那個雙眼圍著血繃帶的孩子就讓觀眾不自覺地流下眼淚,特別是李成功把他所有的錢偷偷塞在小孩子的書包裡,然後一個小孩把畫著他們肖像的畫交到他們手裡,這一幕算得上是整部影片的一個小[高·潮], 這個時候故事氛圍是與前面的基調不一樣,但這並沒有使得整個故事割裂開,反倒是讓觀眾在笑聲當中自然地過渡到悲情氣息裡,真正做到笑著笑著就哭了。

李成功作為無良商人的代表,事業上成功生活卻過得一塌糊塗,他自傲又極度缺乏安全感,不相信陌生人,被社會上各種利益誘惑著,獨自在道德邊緣徘徊。牛耿,同很多農民工一樣,自然淳樸,有著最純粹的良知,因為在社會最底層掙扎著,所以對很多東西都可以感同身受。

牛耿沒有李成功的金錢地位,李成功也正正缺乏牛耿的美好情感,二人就好像代表著兩個不同的階級,在機緣巧合之下碰撞出別樣的火花。 談論階級的影視作品有很多,但我們看到的大多是兩個階級的無法相融,像最近大熱的《寄生蟲》,就是一個悲劇結局。可能相較於《人在囧途》,《寄生蟲》對於階級的表達是更為現實與一針見血的,《人在囧途》有點過於理想化與戲劇性,但無可否認,這種理想化是給予觀眾希望的。

電影有很多種,有的可以讓你反思,卻黑暗得看不到希望,有的則是在笑之中讓你去思考,為你留下一個希望。該影片的結局,曾經遭到過很多的吐槽,包括李成功自己掏錢給牛耿,以及那個識大度退出的小三,這一切都仿佛好得不切實際,但如牛耿在影片裡經常說的,這世界還是好人多。

導演由始至終都在傳遞給觀眾這種信念,也許現實並沒有那麼地理想化,但我們卻需要一部這種類型的電影,需要這樣一個烏托邦,給予我們更多的力量,去有信心向善活著

 

@星座叔叔 感謝支持,歡迎評論區留下你寶貴的想法。追隨我帶你領略不同的戲劇人生,掌握最新情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