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時宜失語幸好遇見了周生辰:好的愛情是一場療愈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周生如故》的結局淒美而虐心,但南辰王府中的美好和溫暖更值得人去回味。名門望族漼氏烏水房一族日漸式微,漼太傅眼看著戚太后過河拆橋,不願意漼家女子做皇后,強塞給一個不可能繼承大統的太子做太子妃。于是,漼太傅利用漼四娘的事情,讓周生辰答應了做漼時宜的師傅。

此時的漼時宜是一個不會說話的小女孩。漼時宜不會說話,大夫說是心病。古代沒有心理學一說,大夫說是心病也正確。活潑開朗的時宜突然不會說話,源于父親的不告而別,而且漼府上下對父親的離開都避諱不談,甚至這個人都不能再提起。

這對于年幼的時宜來說是無法接受的,明明前一晚父親還答應等雪停了陪她去狩獵,結果從此就消失再也不見了。這種親人突然的離去,對時宜是一種傷害,被拋棄的不安全感從此成為她心中的黑洞。

在心理學上,有一種表達性失語症,是因為大腦中有一個叫布洛卡中樞的地方受損,導致說話不清晰或者費力不連貫的情況,但是聽話、認字和書寫是沒有問題的。

時宜當場暈過去,再醒來就說不出話了,顯然她的大腦這部分是沒有創傷的,但是和表達性失語症很相似。其實,這背後是時宜心理上對自己的一種攻擊。她是一個沒有向外攻擊性的女孩。這一點,從她後來選擇跳城牆追隨周生辰而去就能看出來,她選擇了向內攻擊自己,而不是報仇攻擊那個殺害她師傅的人。

漼家遍請名醫也沒有治好時宜的失語,直到她進入王府。可以說,時宜進入南辰王府遇見周生辰,是她的幸運,讓一個一直成為家族犧牲品的女子,開始了真正屬于自己的生活。

儘管礙于時宜太子妃的身份,無法見人出王府,但是在王府內她是自由的,也是遠離權力鬥爭的,這一切都來自于她的師傅周生辰。

周生辰威名在外,領王軍七十萬殺伐決斷從無敗績。漼氏是文人士族講究禮法,把時宜送到王府學習,本身就帶有權力爭鬥的各種制衡,所以時宜的母親漼三娘,教給時宜所有禮法,生怕她在王府犯錯給自己和漼家帶來麻煩。

讓時宜沒想到的是,在南辰王府內,從來不講究什麼禮法。她日日晨昏定省,讓周生辰不是頭疼就是皺眉不知所措。也是時宜的這般認真重視,才讓周生辰意識到自己得好好考慮一下如何教這個小徒弟了。

按照原著裡寫的,初入王府的時宜只有十一歲,可以想象一個十一歲的小姑娘不會說話,遠離母親和熟悉的故土,來到陌生的王府,偌大的王府卻常年空著,這對于時宜來說,也是一件害怕至極的事情。

所以,當周生辰在藏書樓找到時宜的時候,心細如發的周生辰立刻意識到眼前這個小女孩的問題,或許只有這些藏書可以給她一些慰藉和安全感。周生辰給時宜那把藏書樓的鑰匙,就是療愈時宜內心黑洞的開始。

時宜喜歡睡在師傅的書房,是因為師傅和師姐師哥們一旦離開王府征戰,整個王府除了時宜和貼身丫鬟之外就是那些守護時宜的家丁了,時宜覺得只有師傅的書房最安全,她夜夜一個人睡在書房。

等到周生辰回來在書房看書,時宜也會看著看著就睡著了。這個缺乏安全感的小女孩,在周生辰這個師傅身邊,找到了溫暖和安全感。

好的愛情是一場療愈,時宜從拒絕說話到願意說話,是周生辰還有師姐師哥們關愛時宜的結果。

蕭晏說,雖然周生辰的年齡和這些徒弟們的年齡差不了幾歲,但是一聲師傅,就讓他有了半父的責任。對于幼年失去父親的時宜來說,更是如此。周生辰給她的溫暖和承諾,在一點一點填滿內心的黑洞。

自從時宜來到王府,王府上下出征再不似從前那般說走就走,了無牽掛。雖然每一次出征,周生辰還是不會回頭看閣樓上的時宜,但是他告訴時宜,從此王軍只有捷報。

捷報不僅僅意味著王軍勝利,也不只是百姓可以安居樂業,更重要的是周生辰和王府上下的平安歸來,這一點對于時宜來說最重要。捷報是周生辰對時宜的承諾,從來不曾食言,增加了時宜內心的篤定。

時宜在等捷報的日子也是惴惴不安,日日為周生辰和王軍祈福,周生辰看到睡夢中也擔心自己的時宜,便告訴她,如果有一日自己不在人世,一定會告訴時宜。這一點,周生辰做到了,那份寫著「不負天下唯負十一」的血書還有搭救時宜出宮的事情,全是周生辰臨死前做的安排。

周生辰對時宜的愛溫暖周到又篤定,多年如無聲春雨滋潤時宜的內心,曾經失去父親的傷痛便是在這溫暖的王府中,在師姐師哥的愛護中,在周生辰最單純的愛中得到了彌補和療愈。

戀愛中的人,在享受這份愛的美好感覺的同時,也是一個彼此療愈各自過往傷痛的過程。這也是為什麼看似性格各方面不和諧的人卻能走到一起相識相愛,是因為他們在彼此身上可以找到,自己渴望擁有卻沒有的東西,可以借助對方愛的力量讓自己也產生面對內心黑洞的力量。

好的愛情還可以為你打開一個新世界,讓你接觸到從來沒接觸過的美好,就如時宜進入王府,第一次感受到沒有禮法束縛的人際關係,是如此溫潤,讓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

好的愛情也可以成為一面鏡子,讓你看到自己的不足,找到改變的力量,由此讓自己變得越來越美好,越來越喜歡自己。

如果時宜沒有去過西洲的南辰王府,也沒有遇見周生辰,她或許一輩子都說不了話,成為家族犧牲品老死宮中;如果周生辰當時斷然拒絕了漼太傅的請求,從來沒有遇見時宜,他或許一輩子都不會感受到被人牽掛的溫暖。

如此一想,是否就不再糾結于兩人淒慘的結局,畢竟他們在遇見對方的那一刻,就擁有了短暫生命中的驚豔,總好過日復一日死水般連自己都厭倦的日子。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