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別姬》:藝術追求的失落

 

@星座叔叔 大家好,我是超愛看电影的許多多,記得關注我哦!帶你一起了解各地电影最新資訊!

 

1993年由陳凱歌執導的電影《霸王別姬》,改編自李碧華的同名小說,影片圍繞兩位京劇伶人半個世紀的悲歡離合,展現了對傳統文化、人的生存狀態及人性的思考與領悟。

小豆子出身青樓,知其母而不知其父,從小被打扮成女孩養著,對母親的感情一直處於若即若離的狀態。她母親也逐漸意識到,男孩大了,不能繼續在那樣的環境中生養,必須要為他找一個糊口之機和長遠生存之地。

很偶然意外地,母子倆在街頭看到戲班子的孩童們的現場表演,在一系列滑稽戲謔的表演之後,小石頭用頭破磚頭的獨門真功夫為戲班解了圍,也頓時令小豆子眼前一亮,心兒怦然一動。

後來小豆子進了戲班,一開始練基本功,感覺非常辛苦和難受,還常常因為自己天賦不夠遭到師父的體罰甚至毒打,他甚至一度想過逃跑和自殘。可他真正有機會外逃之後,卻在看了一出名家教科書一般演出的京劇《霸王別姬》之後,懷著「當一個角兒得挨多少打」的共鳴,冒著被打死的危險,又回到戲班中。

在一系列無瘋魔不成戲的切身體會之後,小豆子也終於成了角兒,卻越來越深地迷失在藝術追求之中。

正因如此,他才會在師兄段小樓(小石頭)和青樓女子菊仙密切交往後發出哀嚎:「說好了要一起唱戲一輩子,缺一天一時一分,都不算!」才會在段小樓為贖身的菊仙迎娶進門當時,醋意濃濃地質問:「菊仙小姐,你會唱哪出戲啊?不會唱戲?那就別在這裡撒狗血了!」才會為了營救段小樓,冒著被段小樓鄙視和唾棄的風險,去為懂京劇的日軍軍官青木唱戲,並在以法庭審判時喃喃自語:「如果青木還活著,京劇早就傳到日本了……」正因如此,他才會在那個暴風雨來臨前夕,在紅衛兵面前為現代京劇的形式內涵據理力爭;才會強忍著被自己撿到戲班中的棄嬰小四臨場替換下自己的痛楚,還要親手為段小樓戴上「霸王」的頭飾催促他上場;他才會在現場批鬥時,和段小樓毫無底線地相互揭露出賣,最終導致菊仙的慘死——這本是他意料之外的事……

直到撥亂反正以後,程蝶衣和段小樓重新同台演出排練,當他看到年歲蒼老、步履有些蹣跚的師兄,還在一本正經為自己糾正口誤,頓時,半個多世紀的往事浮現心頭。他毅然拔出霸王懸在腰間那柄清代真寶劍,往自己脖子上一抹,像一隻舞倦的胡蝶,完美地終結了自己的生命,聽著段小樓痛心呼喊著自己名字:「蝶衣!小豆子!」面帶微笑,閉上眼睛,倒在了自己最愛的人懷裡。

 

@星座叔叔 感謝支持,歡迎評論區留下你寶貴的想法。追隨我帶你領略不同的戲劇人生,掌握最新情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