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純元那麼有心機,為什麼意識不到宜修對她的暗害?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純元和宜修之間的關係,最關鍵的就是,純元究竟知不知道宜修害了她?

有讀者問我:純元入王府和妹妹宜修搶老公,她應該是心機深重的吧,心機這麼深重會覺察不到宜修的暗害?

暫且先不討論純元的心機是否深重,我們先捋一下純元是如何被宜修害死的。

根據劇中的資訊,宜修的掌事太監江福海受不住酷刑悉數交代了當年是如何謀害純元皇后的。

首先,宜修本來就頗通醫術,她是在純元的飲食中下手的,方法和手段都極為隱蔽,具有一定的專業性,一般普通人很難識別出來。

芭蕉性寒,和桃仁、紅花等藥一樣有打胎的功效,然而芭蕉的藥性不像紅花那般明顯,但蒸食的話藥力就會緩緩滲入食物之中。也就是說宜修是用芭蕉和純元的吃食放在一起蒸,雖然每次的藥力都很小,但日積月累就有打胎的效果。

而杏仁茶裡的杏仁被偷樑換柱成會傷胎的桃仁,桃仁和杏仁的作用雖然不一樣,但味道相近,難以辨識。

宜修這些手腳做得非常謹慎小心,下得都是慢毒,就如溫太醫曾說:「慢毒,都不易被察覺。」

再者,宜修找了替罪羊背鍋。

純元皇后生下的死胎身帶紫青瘢痕,這明明是暴露陰謀的證據。

可是,有側福晉惹得純元驚悸憂思,讓眾人都以為是純元生下死胎難產而亡都是側福晉衝撞導致的。

其實,皇帝不是沒有懷疑過宜修害死了純元,江福海招供後,皇帝說的是「果然是她」,而不是「竟然是她」,足以說明皇帝在心裡曾經把宜修當作犯罪嫌疑人,畢竟宜修是有作案動機的。

但是,宜修的表面工作做得太好了。就如皇帝所說:「她待純元既恭謹又謙和。」「恭謹」的意思是恭敬謹慎,「謙和」是謙虛和順。宜修在皇帝面前營造出一幅姐友妹恭的祥和景象,迷惑了皇帝的判斷。

其實,這套作案手法是皇后一直擅長的。

對比一下皇后和安陵容是如何利用舒痕膠打掉甄嬛的第一胎的,就不難發現,皇后的作案手法如出一轍。

安陵容是以「好姐妹」的名義靠近甄嬛的,對甄嬛各種好,恭恭敬敬,為甄嬛考慮。

而安陵容在舒痕膠裡放麝香這種打胎的藥物,也是相當隱蔽不易被察覺。一來甄嬛的脖子被貓抓傷,的確有這方面的需求;二來安陵容擅長制香,她把各種香料調和地非常好,完全遮住了舒痕膠中麝香的氣味,普通人很難發覺。

另外,甄嬛流產這事,華妃當了替罪羊,甄嬛是罰跪在翊坤宮時小產,這時皇帝和皇后已經出宮,有不在場證明。即便甄嬛事後發現自己有用過麝香的痕跡,也有華妃宮中的歡宜香做替罪羊。

眾所周知,甄嬛的心機不淺吧,行事小心謹慎且聰明,但是也防不住安陵容和皇后對她的暗害。

皇后做得太滴水不露了,她認真謀劃了很多細節,每一步都提前考慮佈置好了。她設計陷害甄嬛時,給甄嬛侍奉龍胎的章太醫都是她的人。由此可見,皇后宜修當時買通純元身邊的太醫也不是難事。

換個角度來說,從甄嬛的角度出發,一開始她對安陵容是有信任感的,她對安陵容的防備心就很弱。同理對純元來說,宜修是她的親妹妹,她對宜修肯定沒有防備心。

所以,儘管一個人再聰明再有心機,也招架不住身邊親近的人處心積慮地陷害。「禍起蕭牆」「家賊難防」說得都是這個意思。

加上又有明確的替罪羊,甄嬛當時就是恨華妃,對安陵容和皇后從未疑心;同理,純元難產時也以為是自己的問題,未曾懷疑自己的親妹妹宜修。

所以,她才會在奄奄一息之時,伏在皇帝的膝上求他善待自己的妹妹宜修,當然也是出於家族利益考慮。

而宜修還有一個更大的優勢,那就是太后的庇佑。

如果認真揣摩太后在臨死時說的這段話,就會發現,太后從一開始就看破了宜修暗害純元的陰謀。

然而,她並未阻止,而是任由宜修害死純元。

說得直白一點,宜修害死純元符合太后的利益,她自然就沒有干涉。

從太后的角度來說,她要為皇帝找的皇后人選應該是一個事業型女性,殺伐果斷,有心機,懂政治,認真搞事業。

而純元心慈手軟,事業心鬆弛,相比宜修她還有點戀愛腦;而宜修就不一樣了,心狠手辣,懂得縱橫捭闔、挑撥彈壓之術。

太后眼前就這兩個親手調教的人選,選哪個做皇后,顯而易見。

而皇帝呢?作為一個男人,有七情六欲要滿足,他不喜歡宜修這樣的女人,他只對純元這樣的女人癡迷不已。

因此,對太后來說,與其未來讓她和皇帝因立純元為皇后爭執不已,還不如在王府裡提早就結束這個麻煩事。

都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所以太后才會在命數不久的時候,說自己總是夢見純元,覺得自己對不起她。雖然為了家族利益不得不縱容宜修殺害純元,但太后心裡還是覺得對不起純元。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