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原吉:肥了天下、瘦了自己,朱棣給了他25年,他還明朝兩大盛世

公元1402年(明朝建文四年)六月,燕王 朱棣從金川門攻入南京,為期四年的「靖難之役」結束。朱棣入城時,原建文朝的舊臣,如解縉、楊榮、胡廣等人紛紛前去迎接,而正在此時的戶部衙門里,一位身材瘦小的官員沒有選擇去逢迎朱棣,而是在戶部緊張地核算錢糧和賬冊。門外嘈雜一片,門內心如止水。

隨后,朱棣開始清算建文舊臣,這位官員也在「清算名單」之內,當他被五花大綁地送到朱棣面前時,面對死亡,他沒有求饒,而是向朱棣提出一個要去: 「能否再給我三天時間?」

這個要求,讓朱棣十分詫異,朱棣問他為何,他說: 「戶部官員四下逃竄,錢糧賬冊混亂不已,再有三天時間,我就能把這些賬冊整理完了,到時候方便交接。」

朱棣聽完,心頭一震,他仔細地端詳這位官員,然后在清算名單上劃掉了他的名字—— 夏原吉

此時此刻,朱棣知道,夏原吉效忠的不是建文帝,他服務的對象是全國百姓。后來,朱棣不止給他三天時間,而是給了他25年,而他,則還給明朝兩大盛世。

歷史上的夏原吉,在明朝是獨一無二的,是古代頂級的士大夫。本文,小編通過史料和分析,給大家還原一位「俯首甘為孺子牛」的夏原吉。

一、夏家長子支門廳,太祖視察識俊才

要說夏原吉,還要從他小時候的生活環境講起。

《明史·夏原吉傳》記載:

夏原吉,字維喆,其先德興人。父時敏,官湘陰教諭,遂家焉。原吉早孤,力學養母。

夏原吉,字維喆,他的父親 夏時敏生在江西德興的一個書香家庭。元朝末年,賊寇毀掉了夏家,夏時敏帶著妻子逃到了湖南湘陰,靠著給鄉紳家的孩子教書來養活家人。幾年后,他的妻子先后生下了三個兒子,分別是夏原吉、夏原啟、夏原禮。在異地他鄉,一個人掙微弱的「工資」,要養活五張嘴,這對夏時敏來說,實在太難。

夏原吉作為家中的長子,從小經歷過貧苦,了解百姓生存的艱難。但幸運的是,他是讀書人的孩子,他從小接受父親嚴格的教育。

明朝建立后,朱元璋下詔讓各地舉辦縣學和府學,夏原吉的父親夏時敏被舉薦為教諭,開始在縣學「上班」,這算是改善了家庭的生活環境。不過,好日子僅僅過了兩年,16歲時,夏原吉的父親病逝了。夏原吉看著傷心的母親和弟弟,他決定承擔起家庭的生計。

而后,夏原吉開始走父親的「老路」,做起了私塾先生。夏原吉白天給孩子們上課,晚上挑燈攻讀,18歲那年,他考入縣學,到了洪武二十三年,夏原吉因學問扎實,為人穩重,被推薦進入國子監,當年,他已經24歲。

在國子監,夏原吉遇到了他人生中的貴人——朱元璋。《明史·夏原吉傳》云:

以鄉薦入太學,選入禁中書制誥。諸生或喧笑,原吉危坐儼然。太祖诇而異之。擢戶部主事。

有一日,宮中命國子生寫制誥,朱元璋恰巧路過,看到一群大聲喧嘩的學生,朱元璋眉頭微皺。不過,在這群學生中間,有一個人正襟危坐,專心寫著自己的東西,縱然外界嘈雜,似乎不入他耳。朱元璋非常驚奇,詢問之下,才知道這個人叫夏原吉,朱元璋大喜,隨后拔擢他為戶部主事。

到了戶部,夏原吉勤勤懇懇,處理事務井井有條,很快得到了戶部尚書 郁新的賞識。這期間,有一位姓胡的郎中忌妒夏原吉的才能,向朱元璋誣告夏原吉,結果胡郎中被朱元璋所殺。可見,在洪武年間,夏原吉已經是朱元璋的重點培養對象。

朱元璋駕崩后,夏原吉升任戶部右侍郎。建文二年,京城發生地震,有傳言說是地方上出現了奸惡之臣。于是,建文帝派夏原吉到各省去巡查。此后兩年,夏原吉作為欽差,一直不在京城。直到建文四年初,夏原吉才回到南京。而當時,靖難之役已經到了最后關頭。

建文四年六月十三日,朱棣攻入南京城,建文帝縱火燒掉偏殿后失蹤。當時,包括朝廷勛貴、藩王和文臣都在為自己的出路發愁。有的大臣慌忙逃難,有的為了自保,決定上街迎接朱棣的到來。夏原吉卻沒有去,他看到戶部紛亂的賬冊和檔案,決定把這些重要的文件收拾好,留給繼任者。 于是,便發生了本文開篇的那一幕。

朱棣認為夏原吉是建文帝的親信,下令清算他,可夏原吉卻希望朱棣給自己三天的時間,他要把戶部檔案整理完畢。當時,朱棣從北平帶過來的大多是武將,正缺乏真正勤勤懇懇的文臣。朱棣和夏原吉經過一番交談后,便將夏原吉納入自己麾下。

朱棣當時可能也沒想到,夏原吉在今后將會成為永樂朝最重要的肱股之一。

二、太宗獨斷用舊臣,循吏赤腳為生民

關于朱棣和夏原吉的具體交談內容,史書中沒有記載。小編認為,古人講究「 君子和而不同」,夏原吉和朱棣應該是找到了某個相同的目標,比如兩者都想讓百姓快速從戰亂中得到休養。所以,夏原吉才愿意繼續留在戶部,為朱棣效力,而朱棣也信任夏原吉,將他升任戶部左侍郎。

當時,有朱棣的親信認為,夏原吉作為建文舊臣,不能把戶部這麼重要的部門交給他。朱棣聽完怒斥親信說:

「夏某太祖之臣也,彼忠于太祖,故忠于建文,又豈不忠于聯哉。」(出自《忠靖集》)

意思是說,夏原吉是朱元璋親自提拔的,他能忠于朱元璋,也能忠于朱允炆,為什麼就不會忠于我呢?

不久后,朱棣又將夏原吉晉升為戶部尚書,成了大明朝的「賬房先生」。當時,連年的戰亂讓百姓苦不堪言,夏原吉提出要對山東、河北、河南經歷戰火的地方減免賦稅,并制定了詳細的賦稅減免方案,朱棣看到后,很爽快地批準了。另外,夏原吉提出戶部的一些制度太過僵化,應該改革,他先后給朱棣呈上三十多條改革意見,都得到了朱棣的認可。《明史·夏原吉傳》記載:

(夏原吉)偕義等詳定賦役諸制。建白三十余事,皆簡便易遵守。

朱棣對夏原吉的信任,讓夏原吉感受到了超過建文時期的尊重,這更加堅定了夏原吉要做出一番成就的決心。

永樂元年,浙西發生洪災,當地官員治理不善,民怨沸騰,朱棣心急如焚,夏原吉自請前往浙西擔任「救火隊長」。《明史紀事本末·卷二十五》記載:

原吉布衣徒步,日夜經畫,盛暑不張蓋,曰:「百姓暴體日中,吾何忍!」

夏原吉到達浙西后,沒有到當地給他準備的衙門去坐班,而是直接赤著腳到洪災地區處理公務。他焚膏繼晷,每天在太陽的暴曬下布衣徒步,多方考察,親自測量。有下屬給他撐傘,他說: 「百姓還在受苦,我怎忍心將自己處在舒適的環境中?」

通過夏原吉為期一年的治理和疏通,徹底解決了浙西連年洪澇的問題,史載: 于是水泄,農田大利!

永樂三年,夏原吉回京,他不是來向朱棣請功的,而是來向朱棣匯報他接下來的問題。原來,浙西的洪災雖然解決了,但由于此前兩年糧食絕收,百姓們不僅餓肚子,而且還沒有種子和耕牛,無法恢復生產。

于是,朱棣命夏原吉再次前往浙西解決賑濟和農耕的問題,當時,朝廷給夏原吉發放了三十萬石糧食,如果按照以往的賑災經驗,糧食經過層層克扣和盤剝,到達災民手中估計能有五成就不錯了。可是,夏原吉以戶部尚書的身份嚴格把關,他不僅迅速處理掉幾個貪腐糧食的官吏,還規定若是糧食在哪個層級都不能有減損。如此,當糧食運到浙西時,幾乎沒有損耗。這堪稱賑災的奇跡。

夏原吉還向朝廷申請了耕牛、農具和種子發放給流民,浙西很快恢復了生產。當時,明朝的「黑衣宰相」姚廣孝正好從浙西歸來,他看到骨瘦如柴的夏原吉每日穿梭于百姓之間,甚至感動。

回京后,姚廣孝對朱棣說:

「夏原吉真有古之仁愛之心,若我大明朝的六部尚書都如夏元吉,那盛世將很快出現。」

《晏子春秋》中說: 德莫高于愛民,行莫厚于樂民。

夏原吉就是古人所謂的「愛民」、「樂民」之臣。

三、賬房先生為民謀福,戶部尚書為國理財

夏原吉回京后,開始全面操持戶部事務。他將各地的糧價、物價、土地、人口等重要信息都記載一個小本本上,隨時翻看。有一天,朱棣問大臣,天下錢糧有多少,夏原吉回答得非常詳盡,讓在場的其他官員驚嘆。

當時,天下戰亂剛剛結束,可謂百廢待興。朱棣給參加靖難之役的 功臣們封賞,又要發 兵征討安南。不僅如此,朱棣要 鄭和造船下西洋,要修《永樂大典》,還要修建 北京的宮殿、修建長陵。這些事情都需要巨額的經濟支持。

若是按照一些勛貴的說法,戶部的錢不夠就向老百姓加稅。可是,夏原吉偏偏是一位愛民如子的官員,他從小的經歷,讓他倍加理解百姓對「加賦」的恐懼。

又要為國家賺錢,又不能拿老百姓開刀,作為戶部尚書,夏原吉的官不好當。

最終,夏原吉還是想到了辦法:

首請裁冗食,平賦役;嚴鹽法、錢鈔之禁;清倉場,廣屯種,以給邊蘇民,且便商賈。皆報可。凡中外戶口、府庫、田賦贏縮之數……

簡而言之,夏原吉做的有三點, 第一是減輕百姓的賦稅,絕不加賦。第二是裁撤無關的人員開支,鼓勵軍隊屯田自給自足。第三是大力發展商業,從商業中為朝廷謀利。

一言以蔽之,夏原吉在戶部的工作目標就是: 既要為百姓謀福,還要為朝廷掙錢。

所以,盡管朱棣的開支很大,但夏原吉卻都解決了問題。作為朱棣的「財務總監」,夏原吉用自己的決心和智慧實現了雙贏。

趙翼在《廿二史札記》中說:

「歷朝論理財能者,唯桑弘羊、夏原吉二人也。」

意思是說,歷朝歷代,善于為朝廷理財的人只有兩個,一個是漢武帝時期的 桑弘羊,另一個就是明成祖時期的 夏原吉

若沒有桑弘羊,漢武帝的文治武功就沒有經濟支撐;若沒有夏原吉,明成祖遷都北京、修建皇陵、南征安南、北伐蒙古、下西洋、修《永樂大典》這些「費錢」的大事,可能都無法實現。所以,《明史》才說「 原吉悉心計應之,國用不絀」。

可以毫不夸張地說,若沒有夏原吉,朱棣不可能打造出「永樂盛世」。

夏原吉在永樂朝充分證明了自己的能力,朱棣先是讓他輔佐太子朱高熾監國,朱高熾最初對夏原吉并沒有太深刻的印象,但幾番接觸下來,他發現夏原吉真乃愛國愛民的好尚書。夏原吉的仁愛之心對朱高熾影響很大,朱高熾和夏原吉談論國事,常常忘了時間。

永樂八年,朱棣帶著皇太孫朱瞻基北征,夏原吉奉命到北京輔佐朱瞻基,管理北京九卿的事務,這其實就相當于是「宰相」的職權。夏原吉每天天不亮就要到行宮見朱瞻基,退朝后又要處理戶部的事務。有時候,夏原吉一邊回答官員們的問題,一邊批閱文件,連飯都來不及吃,很多人對夏原吉都佩服不已。

一次,夏原吉陪朱瞻基到北京周邊的鄉村視察,他走到一戶農戶家中,看到農戶一家正在吃發霉的碎米,他抓了一把給朱瞻基吃。朱瞻基大驚,還納悶一向老實古板的夏原吉怎麼會給自己開玩笑,不料,夏原吉卻來真的,他說:

「愿殿下食此,知民艱。」

意思是,殿下你只有吃下這些發霉的碎米,才知道老百姓的日子有多難。朱瞻基聽完,果真把碎米咽了下去。

若干年后,朱瞻基登基時,仍經常提及這一幕,他認為夏原吉對自己的影響十分深刻。

《孔子家語》中有一句話:

與善人居,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即與之化矣。

一個優秀的人對周圍環境的影響是巨大的,夏原吉不僅自己以百姓為念,還能通過自己的行為影響朱高熾和朱瞻基兩代未來的帝王,這份功德,利在千秋。

永樂九年,朱棣北征歸來,設宴款待眾臣,在酒宴上,朱棣對大家說:「高皇帝替我培養了兩個賢臣,你們不是想看看古代的名臣是什麼樣嗎,這兩位便是。」

朱棣說的「這兩位」,指的是大明朝的戶部尚書 夏原吉和吏部尚書 蹇義

從建文舊臣,到永樂時代的戶部尚書,夏原吉真乃國士也。

四、老臣勸諫陷牢獄,皇帝抄家嘆清貧

永樂時期,朱棣常年征戰在外,夏原吉和楊士奇、蹇義多次奉命輔佐太子朱高熾和皇太孫朱瞻基。永樂十八年,北京的宮殿建成,夏原吉長吁一口氣,立即向朱棣上書:

「連歲營建,今告成。宜撫流亡,蠲逋負以寬民力。」

通俗一點說就是:建設宮殿花了這麼多錢,百姓都得不到休養,如今宮殿完成了,應該立即安撫那些流亡在外的人,免除百姓拖欠的各項賦稅,讓百姓過幾年好日子。

從夏原吉的話里,我們能感受到,作為戶部尚書,連年的開支讓他壓力很大,他想節省民力,都沒有機會。 如今好不容易逮著機會,趕緊勸朱棣愛惜百姓。

朱棣理解夏原吉的用意,立即下旨同意了夏原吉的奏請。

可是,讓夏原吉沒想到的是,他為朱棣服務了19年之久,接下來,朱棣卻把夏原吉送進了牢獄。

永樂十九年,剛建成的北京三殿失火,朝廷讓戶部籌措資金修繕,同年,朱棣又要遠征漠北,這讓夏原吉非常為難。夏原吉認為,此前幾次北伐,加上遠征安南,鄭和下西洋、修筑宮殿等大事件,已經讓戶部捉襟見肘,如果再繼續北征,那戶部的財政必將崩潰。而且,當時朱棣的身體狀況已經大不如前。

于是,夏原吉下跪懇求朱棣以節省財力、愛惜龍體為由放棄北征。朱棣不同意,夏原吉便召集禮部尚書 呂震、兵部尚書 方賓、工部尚書 吳中和大理寺丞 鄒師顏一同勸諫朱棣,此舉徹底激怒了朱棣,朱棣下令將為首的夏原吉等人關押起來,并下旨抄了夏原吉的家。《明史·夏原吉傳》記載:

遂并籍原吉家,自賜鈔外,惟布衣瓦器。

讓朱棣沒想到的是,作為大明朝的戶部尚書,朱棣的「錢袋子」,夏原吉家中除了御賜的鈔幣外,值錢的東西就只剩下壇壇罐罐了。

清朝時期,有人用一句「 宰相合肥天下瘦」來評價李鴻章「肥」了自己,「瘦」了國家。但是夏原吉卻是「肥」了國家,「瘦」了自己。他抄家的境況,讓多少人汗顏!

夏原吉在牢獄中被關了3年,這期間太子朱高熾多次為夏原吉求情,朱棣都沒有釋放他。 因為朱棣想證明,沒有夏原吉,他照樣可以實現自己的文治武功。

永樂二十年,在收拾完夏原吉后,朱棣開啟北伐,但沒有了夏原吉的支持,朱棣的大軍這一次因為「糧盡」,無功而返。永樂二十二年,朱棣再次北征,在大軍到達榆木川時,朱棣病危。在交代完后事后,朱棣說了他人生中的最后一句話,《明史》云:

還至榆木川,帝不豫,顧左右曰:「夏原吉愛我。」

朱棣人生中的最后一句話是 「夏原吉愛我」,這是朱棣對自己堅持北伐的 悔意,更是對夏原吉3年牢獄之災的 道歉。

事實證明,沒有夏原吉,朱棣真的「玩不轉」。

五、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

當朱棣駕崩的消息傳到京城后,皇太子朱高熾第一時間跑到了大牢去釋放夏原吉,當時朱高熾非常激動,剛進大牢就高呼夏原吉的名字。《明史》云:

太子走系所,呼原吉,哭而告之。原吉伏地哭,不能起。

朱高熾顯然非常激動,對于接下來如何治理國家,他希望夏原吉能給自己一些建議。

于是,在牢獄之中,一個囚犯對一個未來的皇位提了三條建議:

其一,賑濟災民,減免賦稅;

其二,停止制造寶船,停止鄭和下西洋;

其三,為建文舊臣們平反。

夏原吉的這三條建議,都非常有實際意義。 第一條是希望朱高熾能夠 恢復因朱棣長年征戰而失去的 民心。第二條是希望朱高熾能夠精簡開支, 解決大明朝的財政 危機。第三條則希望朱高熾用自己的胸懷來解決歷史遺留的尷尬, 彌補明朝的 創傷。

面對這三條建議,朱高熾全部采納。

在歷史上,明仁宗朱高熾的在位時間雖短,但是,他所做的事情都是「仁君」所為,而他執政的指導「綱領」,幾乎都是源于夏原吉。

張載云: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

夏原吉此人,在牢獄之中,仍在踐行古代士大夫的終極理想。他是偉大的,是值得后人佩服的。

朱高熾登基后,夏原吉被重新任命為戶部尚書,并兼任少保、太子少傅。朱高熾對夏原吉異常信任,洪熙年間所有的減賦政策幾乎都出自夏原吉之手。明宣宗登基后,夏原吉更是朱瞻基倚重的肱股。當時,朱高煦以「清君側」發動叛亂,在朱高煦要誅殺的大臣名單中,夏原吉位列第一位,這也能看出夏原吉對朱瞻基的重要性。

夏原吉為朱瞻基服務了5年,為朱高熾、朱瞻基父子開創「仁宣之治」作出了巨大貢獻。

宣德五年,夏原吉病逝于任上,終年65歲。朱瞻基悲痛不已,下旨追贈夏原吉為太師,謚號「忠靖」。另外,朱瞻基還下了一道非常特殊的旨意:

敕戶部復其家,世世無所與。

意思是,夏原吉的后代,在大明朝永遠都不用交稅。

作為曾經的戶部尚書,作為一心為百姓減免賦稅的老臣,朱瞻基的這道旨意,算是給夏原吉最大的肯定了。

夏原吉出生于元朝末年,從小的貧苦經歷,讓他深刻理解民生維艱。他歷經洪武、建文、永樂、洪熙、宣德五朝。 在永樂一朝,他當了19年的戶部尚書,在仁宣時代又管理戶部6年,合計做了25年明朝的「賬房先生」。

當初,他求朱棣給他3天時間來整理戶部檔案,而今,朱棣相當于給了他25年的時間,在他的經營和輔佐下,明朝相繼出現了永樂盛世和仁宣之治。

在小編心目中,夏原吉是古代士大夫中的 頂級人物。他不顧辛勞去浙西治水,他千方百計為百姓減賦,他焚膏繼晷為大明理財,他不怕惹怒帝王而為民請命,他在牢獄之中仍在踐行自己的理想。

他可以一貧如洗,他可以嘔心瀝血,他可以埋頭苦干,但是,天下蒼生不能過的不好。

魯迅曾說過:

我們自古以來,就有埋頭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為民請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往往掩不住他們的光耀,這就是中國的脊梁。

在小編心中,夏原吉,就是頂級的古代士大夫!就是民族的脊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