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時宜打開血書那一刻,就知道周生辰為何要留在平陰了

相愛的兩個人真得會有心理感應嗎?

尖刀剔向美人骨,一下又一下……周生辰無一聲哀嚎,而時宜躺在床上卻感受到了刺骨的疼痛。

她雙手緊緊捂著胸口,表情痛苦,冷汗和眼淚也止不住地流。

丫鬟連忙過來關切地問她,是不是又做噩夢了?但是,我覺得時宜並沒有在做夢,王正遭遇剔骨之刑,她感同身受。

丫鬟去請太醫,而時宜醒來已經身在東宮。被重兵看守,連平秦王都進不去了。平秦王的手下都是精兵悍將,可是守城的士兵得到高人的指點。只要有人攻擊就火燒東宮,屆時將與時宜玉石俱焚,平秦王就投鼠忌器無何奈何了。

而此時的時宜還不知道周生辰已死,直到三娘來見她,並把血書塞到她手裡。

聰明的時宜感受到手裡的東西,頓時止住了心痛。她或許在想,或許事情還有轉圜的餘地,臉上竟然出現了光澤與鎮靜。

時宜慢慢展開血書,「辰此一生,不負天下,為負十一」幾行字映入時宜的眼簾,她又陷入撕心裂肺的哭海裡。

時宜坐在東宮的屋頂,像她在西州南辰王府時一樣。她仿佛看到了周生辰拿著捷報,滿眼都是溫柔的笑意。她似乎聽到周生辰說,王軍回來了。

可是一切都是幻覺,周生辰再也不會回來了!只有一個孤零零的時宜,深粉色的衣衫,滿頭珠飾卻無限淒婉。

時宜喃喃自語:「王軍都回來了,你為何要留在平陰?」

時宜說這些話的時候,其實她已經知道了周生辰為何要留在平陰,為何束手就擒,為何要遭遇剔骨之刑三小時而無一聲哀嚎。

周生辰為何要留在平陰呢?因為他與劉子行有一個不可告人的約定。

周生辰從大殿裡出來,那門就一下子被關上了。然後,湧出一排排手持器械的士兵,揚言周生辰刺殺攝政王,意圖謀反。

周生辰雖然從未有過謀反的念想,但別人誣陷,他也不是吃素的。

吾王出手,以一敵萬。劉子行的軍隊嚇破了膽,唯唯諾諾不敢上前。

劉子行高呼殺周生辰者,以西州賜之。金龍帶著他的手下參加了戰鬥。

曉煜死了,周生辰還在,金龍依然無法占得上風。接著,和尚帶著援軍也來了。

此時周生辰完全可以毫髮無損地撤離,那麼剔骨之刑也就不存在了。

金龍帶出了小皇帝,小孩直呼:皇叔公救我!

金龍一面重複小孩說的話,一面告訴周生辰兩百朝臣,還有劉氏皇族都被他挾持了。若周生辰不投降,就讓這些人一起為周生辰陪葬。

朝臣與皇族人都讓周生辰快走,不要管他們。連小皇帝也說自己不害怕了,叫皇叔公快走。鳳翹哀求師傅自私一回,周生辰的質問卻是向著劉子行的。

劉子行,你是要殺盡親族,屠盡朝臣嗎?

劉子行說 子行以性命擔保,只要皇叔放下武器,就不會再有人枉死。

周生辰說殺盡親族,其中也包含時宜啊!時宜雖然不是親族,卻是劉子行的王妃。既然金龍挾持了朝臣與劉氏宗親,那麼時宜的處境也不會太好。

朝臣與劉氏宗親在金龍手上,而時宜卻在劉子行手裡。

劉子行諾諾的以性命擔保不會再有人枉死,回答的也是周生辰的這個問題。

獲得保證,周生辰終于放下了武器。

事後金龍殺光了所有的人,朝臣和劉氏宗親。這些周生辰應該是能想到的,他唯一想保全的只有時宜而已。

世人皆知時宜為周生辰一躍而下,卻不知道周生辰先為時宜而死。

但是時宜知道,這也是她為何埋怨周生辰要留在平陰的原因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