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羋月傳》羋姝威脅羋月:放老實些,你楚國有人質,羋月:你敢?

许多多 2021/08/05 檢舉 我要評論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導語:女人一旦有了自己的孩子,「私心」就會變重。就如《羋月傳》原著中的羋姝與羋月。在沒孩子之前,僅僅為了一個男人,姐妹倆還不至於狠下心來撕破臉,一旦都有了自己的兒子,作為母親的本能就要為兒子廝殺、為兒子爭奪。不管對方是誰,只要擋了兒子的道路,那就一定是殺無赦。

羋姝如此,羋月也不例外,只是她們爭奪的方式不同, 羋姝是單刀直入式,羋月是曲折迂回式。

1、太子位之爭

張儀建議秦王立太子要以「立賢、立德立長」為首,卻唯獨沒提「立嫡」,這顯然與羋姝的嬴蕩不利。因為只有嬴蕩是「嫡」。

聽聞此消息的羋姝大怒,將室內的東西砸了個精光。玳瑁等人苦苦相勸:「王后,這只是張儀片面之言。自古立儲立嫡,乃萬世不變之理,廢嫡立庶,哪個國家不動盪?大王英明,必不會做此選擇的。」

羋姝跌坐在席上,掩面哭泣道:「如今張儀都敢欺到我的頭上來,甚至連魏氏都想要翻身。

玳瑁恨恨地罵道:「都是那羋八子野心勃勃,才會有今日的張儀阻撓。」

羋姝心情更壞,拍案道:「如今還說這些做什麼!我聽說大王能得巴蜀, 皆是因為她獻上的計策。如今你看宮中有多少人去奉承她, 她若是以此相壓制,我的蕩,我的蕩可怎麼辦?……」

玳瑁亦知羋姝的憂心,當下緩緩地道:「王后勿憂,您畢竟還有一個母國。您忘記了,您還有一位寵愛您的母后, 她的手中,還有羋八子的人質呢!」

羋姝一怔,眼睛亮了一下,迅疾又黯淡下去:「那又有何用? 她的親生兒子,難道不比她的弟弟重要?」

玳瑁卻冷笑道:「王后不知。公子戎定是羋八子軟肋。您可記得,當日魏夫人抓了魏冉那個野種,便能要脅住她,更何況公子戎是與她自幼一起長大的?再說,她要扶她兒子上位。是千難萬難。她若敢不聽從王后之意, 那便立時教她嘗嘗什麼叫痛,什麼叫悔!」

羋姝沉靜默了一會,輕輕點頭:事到如今,也只能這樣了。

2、姐妹倆狹路相逢。

這一日。羋月正走在廊道上,迎面看到羋姝從另一頭走來,忙退到一邊行禮讓道。自從嬴稷和嬴蕩交惡,她見到羋姝便繞道而行,椒房殿若有事,她亦託病推辭。

此事羋姝心中有數,每每見了她,亦是一臉的冷色。若是狹路相逢,羋月就會迅避讓,而她也會目不斜視地疾走而過。

不想今日兩人相逢。羋月避到道邊,羋姝卻不像昔日那樣徑直而過,反而停了下來,看了看羋月。忽然笑了: 「妹妹好久不見,如何與我生分了?」

羋月只當自己聽錯了話,一抬頭,便看到羋姝那張因努力微笑而變得微微扭曲的臉。羋月心中暗歎,不曉得她心裡打什麼主意,只微笑道:「王后主持後宮,忙碌異常,妾身無事亦不敢打擾。」

羋姝向後掃了一眼,眾侍女會意,退後一步,獨留玳瑁於身邊。她走到羋月身邊,拉起她的手,笑道:「 這是什麼話?你我本是親姊妹,便是無事,閑來聊聊家常也好。今日天色甚好,妹妹不如陪我走走……」

羋月無奈,心中卻提高了警惕,笑道:「既是王后有令,妾身自當奉陪。」

兩人並肩緩緩地走著。自遠處看,兩人均是面帶微笑,低聲絮語。羋姝輕笑道:「這些日子,我時常想起我們在高唐台的時候。那會兒你和茵姊不和, 每次皆要我來調停。我那時候,多半都是護著你的,惹得茵姊老是說我不公平。」

羋月淡淡地道:「 小時候的事,妾身已經不太記得了。」

羋姝「哦」了一聲,又道:「那你,是否還記得莒姬,記得你的弟弟子戎呢?你不會跟我說,也不記得了吧!」

羋月的手在袖中驟然握緊。她微低下頭, 以掩飾自己眼中的怒意殺機。

羋姝果然把來意亮明瞭,這是要拿莒姬和羋戎要脅她嗎?但她臉上表情不變,依舊淡笑著:「 唉,女人有了孩子,這顆心便全在自己的孩子身上了。不過,子戎是楚國公子,自有王兄、令尹等人照應, 便是宗族,也不會不管他的,我多操心也是無益。」話語中, 亦是隱隱拿宗族警告了羋姝一下。玳瑁見羋姝噎住,笑著插嘴道:「威後如今也老了,大王王位安穩,她自是放心得很,只是還念著我們王后,日夜掛心。 任是天大的事,也沒有比我們王后更重要的了。」

3、微笑談話裡的刀光劍影

羋月亦聽出她的意思來,不由得笑了,輕蔑地看了玳瑁一眼:「 原是個奴婢,竟不知道這下頭的人,也是勢利得緊。人老了,有些話,就未必管用了。」

羋姝聽了這話,不禁惱怒起來,口不擇言道:「那可難說, 他如今在軍中,須知刀劍無眼……」

羋月的聲音頓時變得冰冷:「王后慎言。帝子王孫,哪個不是軍中磨煉出來,哪個不是在沙場上立功授爵的?遠的不說,就說大王的諸子,公子華如今在軍中, 公子蕩將來亦要入軍中。孔子曰: 始作俑者,其無後乎?」

羋月的威脅更明顯,意思是:你若敢用此下作的手段謀害我在楚國的弟弟羋戎,將來嬴蕩去軍中,那我就會讓我弟弟魏冉給他點顏色看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果然,羋姝仿佛被當胸刺了一刀一般,大急:「 你敢?」

羋月忽然笑了:「我自是不敢的,敢做這種事的人,得有包天的膽子。若是機事不密,定會惹來翻天的禍。將來王兄的諸子皆要入軍中歷練,這些人,皆是不同母親所生。 有令尹坐鎮,軍中若出了這事兒,我倒不知,有誰敢替威後、替王后擔起這責任來?」

很顯然,在這次威脅和舌戰中,羋姝輸了。她欲發作,又強抑著心頭怒火。知道今日不能硬來,心念轉動,忽然笑了:「是啊,我楚國立國數百年來,倚仗的是宗族同心, 豈能自相殘殺?妹妹是知道進退的人,自然明白。

如今子戎年紀不小了,我聽說他也立了不少戰功。 我在宮中,多得妹妹相助,母后若知,定會十分高興,讓王兄給他封爵,賜他封地。如此,也可圓滿了莒夫人的心願,不是嗎?」

羋姝見硬的不行,就來軟的, 威逼不成,就轉成「利誘」

羋月自然也會順勢借坡下驢,忙向羋姝深深行了一禮,笑道:「 那實在要多謝母后和王兄對戎弟的照應,也多謝王后的特別關心。」

羋姝一愣,不想她自己態度放軟後,羋月倒變得好說話起來了。忙笑著將她扶起:「妹妹說哪裡話來,我們原是一家人啊!」羋月笑盈盈道:「是啊,我畢竟人單勢孤,若是戎弟得封地爵位,我也可以進退有據, 再為子稷謀求一個好封地,就再也沒有什麼可求的了。」

羋姝聽罷羋月這番表態終於放了心,笑道:「妹妹果然是聰明人……」

是的, 羋姝這次談判的目的就是讓羋月退出「太子位」的競爭,不要以卵擊石,不要「自行殘殺」。如今,見羋月果然說出了自己 只希望嬴稷能得一個好封地。那麼自己這次談判也就算成功了。

對於羋月而言,這次退讓不過是權宜之計,她要大王把他們母子分封到巴蜀,以退為進。巴蜀占盡地利,進可以攻退可以守。甚至,將來壯大之後可以與咸陽城裡的羋姝、嬴蕩相抗衡,相當於「國中國」。羋姝自然看不到那麼長遠,還以為自己目的已經達到了呢。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