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朝皇后很多,可是從帝謚的榮耀,卻也不是人人都能享受的

在某些「專家」的眼中,皇后就是皇后,沒什麼元配和繼室的區別。她們所生的兒子在繼承順序上也應該一視同仁,沒有什麼元嫡和繼嫡的差異。既然沒有差別,大明王朝的太廟之中為何一個皇帝只能配一個皇后呢?比如明世宗朱厚熜前后有三個皇后,四塊神主牌擺在一起,大家沒事打打牌不好麼?

然而實際上,大明王朝有為數眾多的皇后、皇太后甚至太皇太后,為了自己的牌位能夠進太廟而煞費苦心。可是哪怕皇帝本人有遺詔,并非「元配」的中宮皇后還是進不了太廟。今天筆者就來聊一聊明代皇后的謚號。

北京太廟

從帝謚:明代皇后的最高榮耀

對于歷朝歷代的皇后來說,「從帝謚」都是判斷一個皇后地位的基本標準。什麼叫從帝謚?舉個簡單的例子,西漢王朝的開創者劉邦,死后廟號為太祖,謚號為高皇帝。他的元配呂氏死后的謚號就是高皇后,這里的「高」就是所謂的「從帝謚」。

漢武帝劉徹在位之時,發生了一場震驚天下的「巫蠱之禍」。皇后衛子夫所生的太子劉據被逼起兵造反,兵敗自盡。而衛皇后也不得已自盡以明志,武帝駕崩后,新皇帝也沒有給她上謚號。直到太子之孫漢宣帝劉詢即位之后,才為曾祖母上了一個獨立謚號「思」,稱思皇后。

東漢以后,皇后的謚號從單純的「從帝謚」變成「從帝謚+獨立謚」。舉個例子,比如漢明帝劉莊的皇后馬氏,謚號為明德皇后,即明(從帝謚)+德(獨立謚)。

一直到宋朝,皇后謚號大抵都是如此規律。然而此時「從帝謚」的標準并不算嚴格,比如晉武帝司馬炎,元配皇后楊氏的謚號是「武元皇后」,繼后楊氏的謚號是「武悼皇后」,都可以用那個「武」字。到了元朝,皇后只有獨立謚號,比如元世祖忽必烈的察必皇后,謚號是「昭睿順圣皇后」,和忽必烈的謚號「圣德神功文武皇帝」沒有什麼關系。

朱元璋在建立明朝之后一心恢復漢唐舊制,那麼明朝皇后的謚號又會有什麼變化呢?

馬皇后與朱元璋劇照

大明皇后的標準謚號

蒙元至正二十八年(公元1368年)正月初四日,朱元璋在金陵(今江蘇南京)登基稱帝,國號大明,年號洪武,隨即冊立王妃馬氏為皇后。馬皇后是大明王朝第一位皇后,也是后世歷代皇后的楷模。

洪武十五年(公元1382年)八月初十日馬皇后崩,八月二十日朱元璋為老妻上謚號曰「孝慈」,稱孝慈皇后。這個很好理解,皇帝依然在世,已故皇后自然談不上「從帝謚」。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閏五月初十日朱元璋駕崩,即位的建文帝朱允炆為祖父上謚號為 欽明啟運俊德成功統天大孝 高皇帝」,馬皇后從帝謚為 「孝慈高皇后」

這里我們發現了一個變化,因為皇后謚號變成了獨立謚+從帝謚。朱元璋的謚號雖然很長,但最關鍵的是「皇帝」前面的那個「高」字。所以馬皇后的謚號就是孝慈(獨立謚)+高(從帝謚)。朱棣篡位之后,為了抬高自己的正統地位,將朱元璋的謚號從13個字增加到17個字: 圣神文武欽明啟運俊德成功統天大孝 高皇帝」。又將馬皇后的謚號增加到13個字: 「孝慈昭憲至仁文德承天順圣 高皇后」

朱元璋與馬皇后所在的明孝陵

朱棣駕崩后,繼位的仁宗朱高熾為他上謚號: 體天弘道高明廣運圣武神功純仁至孝 文皇帝」。朱棣的皇后徐氏去世于永樂五年(公元1407年),當時也和馬皇后一樣給了一個兩個字的謚號 「仁孝」。現在朱棣謚號確認之后,仁孝皇后的謚號也改為: 「仁孝慈懿誠明莊獻配天齊圣 文皇后」,簡稱仁孝文皇后。至此之后,13個字就成為后世明朝皇后的標配。

仁宗駕崩后,繼位的宣宗朱瞻基為他上謚號:「敬天體道純誠至德弘文欽武章圣達孝 昭皇帝」。自孝慈高皇后、仁孝文皇后以來,仁宗皇后張氏是第一個比皇帝活得長的皇后,死后謚號為:「 誠孝恭肅明德弘仁順天啟圣 昭皇后」。

廢后能不能有謚號?

宣宗駕崩后,繼位的英宗朱祁鎮為他上謚號:「憲天崇道英明神圣欽文昭武寬仁純孝 章皇帝」。皇后孫氏謚號為「 孝恭懿憲慈仁莊烈齊天配圣 章皇后」。但是在宣宗這兒,出現了兩位「從帝謚」的皇后。

當朱瞻基還是皇太孫的時候,皇太孫妃并不是后來的孝恭章皇后孫氏,而是山東濟寧人胡善祥。至于孫氏,雖然和朱瞻基算是青梅竹馬的愛情,但卻只是皇太孫嬪。仁宗繼位后,朱瞻基進封皇太子,胡氏進封皇太子妃。等到朱瞻基繼位,胡氏也順理成章被冊封為皇后,孫氏則為貴妃。

胡皇后劇照

然而朱瞻基和胡氏成婚多年,雖然有過兩個女兒,卻始終沒有兒子。就在這個時候,孫貴妃于宣德二年(公元1427年)十一月十一日生下皇長子朱祁鎮。為了確保這位皇長子成為無可爭議的皇太子,胡皇后被迫退位,讓孫貴妃成為皇后。

胡氏于正統八年(公元1443年)十一月去世,當時孫氏已經成為皇太后,在她的打壓之下,胡氏不但沒有獲得謚號,甚至只是以妃嬪禮進行安葬。

張太后憫后賢,常召居清寧宮。內廷朝宴,命居孫后上。孫后常怏怏。正統七年十月,太皇太后崩,后痛哭不已,逾年亦崩,用嬪御禮葬金山。—《明史卷一百十三·列傳第一》

不過等到孫太后一死,她的媳婦明英宗錢皇后就提出要恢復胡氏的皇后封號。錢氏當然有私心,因為她也沒有兒子,深怕自己步胡皇后的后塵。而明英宗為了杜絕皇太子朱見深生母周貴妃的僭越之心,同意了錢皇后的建議。

最終胡氏的謚號為「 恭讓誠順康穆靜慈 章皇后」。雖然和孫氏13個字的謚號相比,胡氏9個字的謚號略顯寒酸。但無論如何,這是一個標準的獨立謚+從帝謚的謚號,恭讓章皇后之中的「章」字,是多少皇后奮斗了一輩子都達不到的境界。嚴格意義上來說,胡氏不算廢后,因為她是主動退位,真正的廢后是沒有謚號的。

錢皇后與明英宗劇照

皇帝生母能否從帝謚?

英宗駕崩后,繼位的憲宗朱見深為他上謚號:「法天立道仁明誠敬昭文憲武至德廣孝 睿皇帝」。正如上文所說,新皇帝生母并非錢皇后,而是周貴妃。由于憲宗是大明王朝第一個以庶長子身份登基的皇帝,他的嫡母錢氏和生母周氏之間必然會有一番激烈的名分之爭。

成化四年(公元1468年)六月錢氏去世,周氏全力以赴阻止錢氏和英宗合葬,目的自然是不想讓錢氏「從帝謚」,更進一步不想讓她祔享太廟。

這不單單是一場名分之爭,更將對后世皇帝嫡母和生母的地位起到示范性作用,因此文官集團同仇敵愾,全力以赴對周太后的野心進行阻擊。最終錢氏仍然得以從帝謚祔享太廟并與英宗合葬,謚號為「 孝莊獻穆弘惠顯仁恭天欽圣 睿皇后」。但是文官們也付出了代價,日后周太后去世之后,也可以擁有和孝莊睿皇后一樣的待遇。

憲宗駕崩后,繼位的孝宗朱祐樘為他上謚號「繼天凝道誠明仁敬崇文肅武宏德圣孝 純皇帝」,為祖母周氏上尊號圣慈仁壽太皇太后。弘治十七年(公元1504年)三月,圣慈仁壽太皇太后崩。禮部按照當年的承諾,為周氏上謚號為:「 孝肅貞順康懿光烈輔天成圣 睿皇后」。

明英宗裕陵

這位孝肅睿皇后恐怕沒有想到,她從小一手帶大的孫兒朱祐樘否決了這個謚號。最終周氏雖然可以與英宗合葬,但謚號被改為「 孝肅貞順康懿光烈輔天成圣 太皇太后」。不但「睿」被取消了,名號也從皇后變成了太皇太后,祔享太廟自然更不可能。

孝宗的做法,雖然對不起祖母,卻符合禮法。周氏既然沒做過一天皇后,死后自然也不能被追謚為皇后。當然孝宗并不是探照燈只照別人,他自己的生母明憲宗紀淑妃的謚號也只是:「 孝穆慈慧恭恪莊僖祟天承圣 皇太后」。

繼后能否從帝謚?

孝宗駕崩后,繼位的武宗朱厚照為他上謚號:「建天明道誠純中正圣文神武至仁大德 敬皇帝」。正德十三年(公元1518年)二月,武宗的嫡祖母,憲宗的繼后王氏去世。上文說過宣宗孫皇后其實也是繼后,但她可以「從帝謚」為孝恭章皇后。那麼王氏作為繼后,能不能從帝謚呢?

憲宗的元配皇后吳氏,婚后一個月就被廢黜,正德四年(公元1509年)去世。據說當時大太監劉瑾建議以庶人之禮將其安葬,遭到了大學士李東陽等人的強烈反對。最終明武宗一錘定音,將吳氏以皇妃的禮儀進行安葬。這樣一來,憲宗繼后王氏自然可以從帝謚為:「 孝貞莊懿恭靖仁慈欽天輔圣 純皇后」。

朱厚熜劇照

武宗駕崩后,因其無嗣,由其堂弟興世子朱厚熜入繼大統,并為皇兄上謚號:「承天達道英肅睿哲昭德顯功弘文思孝 毅皇帝」。作為明朝最折騰的皇帝,朱厚熜一改歷代先帝的深情人設,前后共冊立了三位皇后。

元配陳氏,落第老生員陳萬言之女,嘉靖元年(公元1522年)被冊封為皇后。嘉靖七年(公元1528年)陳皇后有孕,朱厚熜卻當著皇后的面和順妃張氏打情罵俏。陳皇后氣性很大,一怒之下動了胎氣,最終因為小產在當年十月不幸去世。朱厚熜對陳皇后余怒未消,賜了一個惡謚: 「悼靈」

當年十一月,朱厚熜下旨冊封順妃張氏為皇后。這位嘉靖皇帝當真是無情之極,要知道此時距離悼靈皇后去世尚不足三個月。僅僅過了六年,張皇后就因為 「侮肆不悛」的理由,在嘉靖十三年(公元1534年)正月初六日被皇帝廢黜。兩天后的正月初八日,朱厚熜下旨冊封德嬪方氏為自己的第三任皇后。嘉靖十五年(公元1536年),經過禮部尚書夏言的據理力爭,悼靈皇后的謚號被改為 「孝潔」

嘉靖二十六年(公元1547年)十一月十八日,方皇后崩。我們暫且不去討論方皇后之死,是否真的如野史所說是朱厚熜坐視宮中失火將其燒死。嘉靖皇帝給這位第三任皇后上了一個不錯的謚號:「孝烈」,接下來準備再做一件驚世駭俗之事,讓孝烈皇后神主牌位先到太廟給他自己占位置。

明睿宗畫像

朱厚熜靠著「大禮議」,一步一步把親爹興獻王朱祐杬的名號從「叔父興獻大王」變成「本生皇考恭穆獻皇帝」,再到「知天守道洪德淵仁寬穆純圣恭簡敬文獻皇帝」,并以睿宗的廟號祔享太廟。

明朝太廟是九廟制度,也就是正殿之中只放九塊神主牌位。睿宗祔廟后,太廟中的九塊牌位如下:太祖朱元璋、成祖朱棣、仁宗朱高熾、宣宗朱瞻基、英宗朱祁鎮、憲宗朱見深、孝宗朱祐樘、睿宗朱祐杬和武宗朱厚照。

朱厚熜雖然現在是勝利者,但他也知道老爹那個所謂的「睿宗」有多水,他老人家一直擔心自己一死,睿宗的牌位就會被扔出太廟。現在孝烈皇后去世,機會來了。朱厚熜先是要求將方皇后的葬禮按照「元后」的標準進行操辦,接著便提出孝烈皇后應該升祔太廟。

太廟的位置已經滿了,太祖和成祖又是百世不祧,現在孝烈皇后代表朱厚熜進太廟,只能把血緣關系最疏遠的仁宗牌位移出正殿放進祧廟。經過大禮議的打擊,文官們在皇帝面前早已不堪一擊,略作抵抗便敗下陣來,不得不同意將仁宗牌位挪走。

己卯,詔議孝烈皇后升祔禮。時禮部以孝烈皇后忌辰祭禮未定,請上裁。上曰:「奉先殿未設后位,朕已前慮矣。爾等執泥弄文,不思大義。雖主祔廟庭,視朕猶閏位。然今正禮,必奉遷仁宗主。奉先殿設后位,即朕廟次乃可耳。禮部其即會官從正歸一議聞。」—《明世宗實錄卷三百六十六》

孝潔肅皇后畫像

嘉靖四十五年(公元1566年)十二月十四日,朱厚熜駕崩。他在臨終前還念念不忘孝烈皇后在太廟中的牌位,表示方皇后就是元后,應該從帝謚。但是文官們忍了嘉靖皇帝那麼多年,現在一朝翻身做主人,誰還拿他的話當回事。隆慶元年(公元1567年)正月,新繼位的裕王朱載坖(即明穆宗)同意了禮部官員的建議,將孝烈皇后的神主牌位遷出太廟,而以孝潔皇后祔享太廟。

孝烈皇后雖曾正位中宮,然非元配。今先已祔廟,又奉孝潔皇后同祔。則二后并配,非祖宗舊制。若因孝烈皇后先祔而遂使孝潔皇后不得升祔。則舍元配而祔繼配,亦非祖宗舊制。—《明穆宗實錄卷二》

當年二月,朝廷為為孝潔皇后上謚號為「 孝潔恭懿慈睿安莊相天翊圣 肅皇后」,孝烈皇后上謚號為「 孝烈端順敏惠恭誠祗天衛圣 皇后」。可憐孝烈皇后正位中宮十多年,又為朱厚熜在太廟之中搶占了十多年的位置,最終還是要讓位于元配陳皇后。

結語:通過本文的梳理,能不能「從帝謚」,有的時候不是禮法層面,而是政治層面的斗爭。比如上文提到的憲宗生母:孝肅太皇太后周氏(明世宗即位后將其改謚為孝肅皇后),當年既然有祔廟的約定,現在如果做不到,何妨像「恭讓章皇后」胡氏那樣,給一個9個字的謚號「孝肅貞順康懿光烈睿皇后」呢?反正胡氏也沒有祔廟。

但是文官們就是不肯,為什麼呢?還不是憲宗在位期間把他們打壓得太狠麼?明世宗方皇后同理,先帝心心念念要讓孝烈皇后祔廟,文官們為什麼不肯?是因為世宗對待他們,比憲宗還狠。好在繼位的明穆宗守住底線,沒有把他祖父睿宗的牌位挪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