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史之亂」有多亂?自古以來最血腥的叛亂,后來是如何被平定的

Wendy媽 2022/07/25 檢舉 我要評論

若要問到, 中國長達兩千多年的封建統治中,哪個朝代最為輝煌,我想答案或許會是唐朝。因為哪怕是到了一千多年后的今天,我們的華人,在世界各地還是會被稱為「唐人」。

自從唐太宗繼位,開創「貞觀之治」的局面以來,大唐一直都走在上坡路上。從唐高宗的「永徽之治」,到女帝武則天的「治宏貞觀」,再到唐玄宗的「開元盛世」。

唐朝用了近百年的時間,走上了巔峰,成為了世界上最強盛的國家。

圖丨大唐

詩圣杜甫曾在詩中寫道:「憶昔開元全盛日,小邑猶藏萬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倉廩俱豐實 這樣的四海升平,輝煌盛世,就如同幸福無比的夢境一般。

可是這夢境,卻被一場安史之亂打了個粉碎。可以說,唐朝在安史之亂之前有多麼富饒安定,在安史之亂后就有多麼的破敗不堪。

安史之亂被稱為自古以來最為血腥的叛亂, 那麼它究竟有多亂?又是如何平定下來的?這中間又發生了哪些故事呢?讓我們一同走進這段令人心痛的歷史。

圖丨安史之亂

冀馬燕犀動地來,自埋紅粉自成灰

天寶十四載(即公元755年),安史之亂中, 唐玄宗聽信奸臣讒言,斬殺潼關前線忠誠大將封常清,高仙芝,并啟用病廢在家的昔日大將哥舒翰,讓他上前線,鎮守潼關。

哥舒翰上了前線之后,沿用被斬的兩位忠臣所留下的計謀,加固城防,固守潼關, 漸漸地扭轉了戰局,將安祿山大軍擋在了關外。

可這一次,唐玄宗依然是不吸取教訓,又一次輕信讒言, 貿然下了死命令,讓哥舒翰開城應戰。

這一戰,不僅賠了哥舒翰大軍和潼關,還把長安城也折了進去。

圖丨哥舒翰(劇照)

無奈之下,唐玄宗只能帶上心愛的皇貴妃,帶上自己的皇子皇孫,帶上宮里的太監宮娥和朝中的大臣, 以及自己手下僅剩的一些兵馬,舉宮逃往馬嵬驛。

唐玄宗堂堂一個盛世皇帝,被叛軍逼得只能棄首都而去,這已經夠丟人了吧?但是更丟人的,還在后頭。

那便是到了馬嵬驛之后, 發生的那件千百年來一直讓后世唏噓不已的馬嵬兵變。

唐玄宗率領著自己的一眾親信和手下,從長安一路逃到馬嵬坡(今陜西興平市西北), 因為是臨時想出的下策,也沒來得及做足夠的準備。

圖丨馬嵬坡

在逃亡的過程中, 唐玄宗手下的一眾將士都又餓又累,不滿的情緒也隨著路途的艱險一路高漲。

當時的禁軍龍武大將軍陳玄禮認為, 自己和一眾將士們今日要遭受這樣的屈辱與痛苦,全都是拜紅顏禍水楊貴妃和奸臣楊國忠所賜。

若不是皇上過于寵幸楊貴妃,或許根本就不會造成楊家權傾朝野,一手遮天的局面, 更不會導致安祿山和史思明起兵謀反。

所以, 陳玄禮便托李輔國轉告太子李亨,說自己想要殺掉楊國忠。

圖丨陳玄禮(劇照)

恰巧這個時候的楊國忠正被隨行一起逃亡的吐蕃使者圍得團團轉,于是便有官兵趁機大喊:「 楊國忠正與胡虜謀劃策反!

這一喊,瞬間點燃了一眾官兵的怒火,陳玄禮帶著憤怒的官兵一路直追, 在馬嵬坡的西門擒住了楊國忠,并活生生地將他打死。

這時候眾人仍然覺得不夠解氣,于是官兵們又將楊國忠肢解, 把他的頭顱砍下來挑在紅纓槍上,懸掛在驛站的門口。

與此同時, 楊國忠的妻兒和家人,都被一一殺死,只剩下了他的妹妹,也就是唐玄宗懷里的楊貴妃。

圖丨楊國忠(劇照)

這時候,楊貴妃看著門口上高高懸掛著的哥哥的頭顱,攥緊了唐玄宗的手,眼中滿是絕望的神色。 她知道,自己的報應,終究還是要來了。

沒過多久,陳玄禮等人便破門而入,一進門就跪在唐玄宗的面前,請他處死楊貴妃。 唐玄宗自然是舍不得的,楊貴妃是他這一生中最愛的女人,也是他無法割舍的心頭肉。

況且這短短的數月之內,他不僅失去了大片的國土,失去了自己的皇宮和首都, 也失去了作為一個皇帝應該有的尊嚴。

如今還要讓他殺掉自己最心愛的女人,他當然一時之間無法接受。

圖丨唐玄宗和楊貴妃(劇照)

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高力士對玄宗苦心相勸,告誡他如果不順軍心,那麼后果肯定會不堪設想。 如果要順軍心,那便只能賜死楊貴妃,別無他法。

唐玄宗雖然心如刀絞,但是他最終還是聽了高力士的勸, 賜了一丈白綾,讓高力士在馬嵬驛的佛堂前縊死了楊貴妃。

于是便有了那一句:「 六軍不發無奈何,宛轉蛾眉馬前死。」以及唐明皇此后的夜夜凄涼和數不盡的眼淚。

然而這一切都只是這場戰爭的一小部分而已,若是唐玄宗沒有那個能干的兒子, 或許大唐數百年的光輝榮耀,都要斷送在他的手里。

圖丨楊貴妃(劇照)

肅宗即位,收復江山

楊貴妃魂斷馬嵬驛后, 懦弱的唐玄宗依舊選擇繼續逃命,他帶著手下的人一路逃到四川。

但是,唐玄宗的太子李亨, 以及另外兩個兒子李倓和李俶,都沒有選擇退縮,而是一路北上至靈武,開始了對安祿山和史思明一眾叛黨的大反擊。

很快,讓唐玄宗更為心碎的事情發生了,那便是他不僅沒保住大片國土,沒保住皇城, 沒保住心愛的女人,還連皇位都一起弄丟了。

公元756年,太子李亨在靈武稱帝,自行登基,史稱唐肅宗。隨后將年號改為至德,并將在蜀中逃命的唐玄宗尊為太上皇。

圖丨李亨(劇照)

此舉定然是讓玄宗非常難受的,畢竟又有哪個皇帝會想自己被從皇位上推下來, 變成一個空有名號但無實權的太上皇呢?

但唐肅宗到底是年輕,雷厲風行,且腦子清醒。不會像他爹唐玄宗那樣老糊涂,聽信讒言亂用奸臣。

他啟用郭子儀,讓他擔任兵部尚書和宰相,同時任用李光弼為戶部尚書兼宰相, 而后讓這兩個人一同去討伐安祿山史思明之黨。

郭子儀和李光弼,都是有勇有謀且忠心耿耿之人。他們先是兵分兩路,進軍河北,兩人在常山(即今河北正定)會師,前后夾擊,給史思明造成了重創,并成功收復了河北一帶。

圖丨郭子儀

與此同時, 從公元757年年初一直到十月,河南地區也處于叛軍混戰的局面。

當時的節度副使張巡也是一個忠義的將領。他抱著向死而生的決心,率領著六千多名唐朝官兵,抵擋安祿山的手下尹子奇的進犯。

尹子奇手下的兵力,是張巡兵力的數十倍之多, 但是張巡仍然沒有退縮,他和手下的將士們一同駐扎在河南軍事重鎮睢陽。

他們從一月堅守至十月,期間最久與敵軍奮戰過16個晝夜。并于一天之內打退叛軍的進攻二十多次,俘獲了六十多名敵軍將領,并斬殺了兩萬多名敵軍。

圖丨張巡

但是因為睢陽城小而孤,此前河南的其他地方也都紛紛失陷。

故而張巡的軍隊堅守到十月時,彈盡糧絕,且沒有等到援軍,寡難敵眾又缺乏糧草的情況下, 睢陽城最終還是陷落了,張巡與他手下的其他將領,也遭到了叛軍的殺害。

但是張巡軍隊保衛睢陽的這十個月, 給安史之亂的平叛,帶來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按照當時的情況來看,若是睢陽沒有保住的話,那麼江淮一帶會隨著睢陽的失守也跟著落入叛軍的手中。 江淮對于當時奄奄一息的大唐來說,簡直就是救命稻草一般的存在。

圖丨保衛睢陽

那個民不聊生的時候, 如果沒有長江和淮河流域老百姓納的稅,唐朝將失去最后的掙扎機會。

也正是有了張巡等人死守江淮,這十個月里, 朝廷才能看著江淮一帶的賦稅恢復元氣,重振旗鼓,備戰反攻。

在睢陽陷落的前一個月里,唐軍已經一舉收復了西京長安。 睢陽陷落后的第十天,又收復了東京洛陽,這樣的大捷讓叛軍壓力倍至。

再打下去,或許連小命都保不住,所以就算攻下了睢陽城,他們也不敢再南下了。 至此,河南河北得以收復,大唐王朝的天下也得以保全。

圖丨地圖

睢陽之戰作為平叛安史之亂中,最關鍵的一戰, 廣為后世流傳,張巡也因此而流芳千古。

或許是大勢已去,安祿山一黨的問題也接踵而至。安祿山性情十分殘暴,殺人如麻。就算是對待身邊的侍從,他也會經常施以重罰。

安祿山于公元756年的正月初一在洛陽稱帝,自號大燕皇帝。但是登上帝位后,他卻深居簡出,一不上朝見人,二不親自議事,幾乎所有的政事都是由他的下屬嚴莊來代為傳達的。

但是即便如此,只要安祿山有任何不開心的地方,他還是會打罵嚴莊。 就連安祿山的貼身宦官李豬兒,都會被他遷怒,經常被打得走不動路。

圖丨安祿山(劇照)

所以他們對安祿山這個土皇帝的怨氣都非常大, 這怨氣一多,謀反的心思就來了。

再加上當時安祿山有一個寵妾,名叫段氏。 這段氏不僅生得嬌俏,還給安祿山生下了一個大胖小子,這讓安祿山特別開心。

他給這個小兒子取名為慶恩,沒事兒的時候總會抱著慶恩,愛不釋手。 甚至還想著,將來將自己的帝位和基業一起傳給慶恩。

這樣的事情,往往是有人歡喜有人愁。歡喜的人是安祿山的小妾段氏,愁得睡不著覺的人, 還當數安祿山原本的繼承人,也就是他的大兒子安慶緒。

圖丨安慶緒(劇照)

于是這心有怨氣的人便漸漸勾結到了一起。 嚴莊,李豬兒還有安慶緒三人一同合計,準備殺死安祿山,而后安慶緒直接接替他爹的位置去當皇帝。

安祿山本就患有眼疾,這病在安史之亂這幾年里還越來越重,漸漸地他也開始看不見東西,再加上他還有疽病,(一種皮膚上長毒瘡的病癥)。

所以安祿山的身體狀況一直都不怎麼好, 這也成為了安慶緒,嚴莊和李豬兒的借口。

他們三人在公元757年的大年初五,趁著夜色摸進了安祿山的營賬里, 李豬兒手拿一把長刀,對著安祿山的腹部就是一刀。

圖丨安祿山被害(劇照)

年僅五十五歲的安祿山還沒來得及反抗,便一命嗚呼。就這樣死在了自己的貼身太監刀下,化為了一縷冤魂。

此后安慶緒稱帝,但是他也不是個擅長帶兵打仗的人,很快就被唐軍打得節節敗退, 最后死在了雙重叛變的史思明手里。

而沒過多久, 史思明也因為叛軍內訌死在了自己的兒子手中,落得個跟安祿山一樣的下場。史朝義此后被唐軍追殺,在逃亡的路上自縊而死,他的部下也都選擇繳械投降。

至此,長達七年零兩個月的安史之亂徹底結束。

圖丨安史之亂叛軍首領死因

人煙斷絕,千里蕭條

戰爭雖然結束了,但是戰爭所帶來的創傷,卻無法撫平。這些疤痕,永遠地烙在了唐王朝此前光輝的歷史之上,形成了一個又一個難看的瘢痕。

同樣是杜甫的《憶昔開元全盛日》,詩中提到:「 洛陽宮殿焚燒盡,宗廟新除狐兔穴。」描寫出了洛陽昔日豪華的宮殿,被安祿山一把大火燒得精光的慘相。

而《舊唐書·郭子儀傳》中也描寫道:「 宮室焚燒,十不存一,中間內,不滿千戶,人煙斷絕,千里蕭條。」這些詩句,都描寫出了戰爭給唐朝百姓帶來的災難。

眾所周知,開元盛世時唐朝的人口達到了七千多萬,戶數也達到了一千三四百萬戶。 但是經歷過戰亂之后,卻是「人煙斷絕」的景象。

圖丨一片廢墟

可見這場戰爭,帶走了多少百姓的生命,流淌著多少百姓的鮮血!

除此之外,在戰爭過程中,安祿山一行人的燒殺擄掠,也將當地百姓們世代積累下來的家財搜刮殆盡。 各地百姓都從「小邑猶藏萬家室」,變得食不果腹,衣不蔽體,生活得十分艱難。

盡管如此,但是由于戰爭后勞動力的嚴重不足,統治階級還加深了對老百姓的剝削,最典型的表現就是賦稅增長。 如此一來,民眾們更是生活在了水深火熱之中。

安史之亂是唐王朝自盛而衰的時間節點,此后興盛了百年的大唐開始走下坡路,封建集權被削弱,藩鎮割據的局面也開始產生。同時邊疆也因戰亂而失守,出現了內憂外患的局面。

圖丨水深火熱的百姓

結語

唐太宗曾說:「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

但是唐玄宗并沒有記住這樣一句極有道理的教誨,反而沉溺于女色,不問朝政,尋歡作樂,每天只顧「芙蓉賬暖度春宵」。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