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最颯的公主璟瑟,堅韌貼心,她是額娘的貂皮襖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永璉永琮接連夭折,齊魯一再診治後,斷定富察皇后再不能有孕,一心以家族和嫡子為念的琅嬅心氣挫磨殆盡,眼裡只剩乾涸的絕望,白髮夜夜叢生,如秋草衰蓬一般觸目驚心。

膝下僅存的女兒璟瑟來看望額娘,十六七歲的女孩子,放在現代,不過是剛上高中的年紀,可是璟瑟已經要承擔起激勵額娘壓制妃妾作妖的重任。

病榻前,瞧著全無生機的額娘,璟瑟忍不住落淚—— 皇額娘怎麼心氣頹喪到這種地步?您是皇后,皇阿瑪唯一的正室啊……皇阿瑪已經打算東巡,要帶著嫻貴妃和純貴妃為首的六宮嬪妃去齊魯之地,他們會去祭泰山,祭孔廟……哪怕二哥和永琮都不在了,您是皇后,還是不可動搖的皇后……兒臣一定會緊緊扶著皇額娘您,咱們母女,一定會走得很好很好。您放心!

這番話,是一個女兒對母親的鼓勵,更是一個公主對皇后的激勵。

躺在床上形如幽魂的富察皇后,這一瞬間,所有的意志被璟瑟眼底的堅毅與不肯服輸激得堅硬如鐵,她終于振作起精神,傳了齊魯來好生調治。

夫君東巡,琅嬅身為六宮至尊,焉能不隨駕出行?

十日之後,皇帝起駕東巡,皇后嚴妝麗服,從容相隨。

然而,唯有素心與和敬公主知道,皇后每天是服下劑量極重的提神益氣之藥,又以大補人參提氣,才支撐著她日漸枯竭的身體陪著皇帝言笑晏晏,遊歷山水。

這是一個皇后的尊嚴,而璟瑟身為皇后的嫡公主,自然要維護母親的尊嚴,壓制不安分的妾室,所以對于隨駕的純貴妃和嫻貴妃,她態度倨傲—— 皇額娘母儀天下,自然神佛護佑,你們不過是皇阿瑪的妾侍而己,一定要悉心伺候,恪守本分。

看起來,這是小輩對長輩無禮,但在嫡公主面前,庶母這種長輩本來也沒什麼份量。參照《紅樓夢》裡,王熙鳳動不動就大罵趙姨娘,論起來,她們也是侄兒媳婦和庶嬸母的輩份,可見在嫡庶尊卑面前,所謂輩份,是可以忽略不計的。

自然,驕傲的公主很快迎來了庶母的反撲。

蒙古博爾濟吉特部求娶嫡出公主,皇帝本來的意思,是下嫁太后嫡出的柔淑長公主。庶母如懿趁機進讒言—— 端淑嫁了驍勇善戰的準噶爾部,若是柔淑再嫁富庶尊貴的博爾濟吉特部,那麼蒙古宗親中最大的兩個部落,便都成了太后的勢力……由自己的女兒嫁去,才是最好最穩當的。

皇帝凜然。可是永琮死了才沒多久,璟瑟是皇后唯一的孩子,他不忍心教皇后再承受生離之苦。而且璟瑟自幼承歡膝下,是皇帝最疼愛的女兒,原本的打算是讓她嫁得近些,日日都在眼前。

嫻貴妃如懿擺出一臉大義,侃侃而言—— 公主首先是帝王家臣,然後才是父母之女。皇后一向說嬪妃先是皇上臣子,然後才是侍奉皇上的枕邊人,皇后以此教導後宮嬪妃,自然也如此教導公主。

眼見皇帝頗為傷感不舍,如懿又暗中傳話給太后,于是太后指使前朝後宮的「自己人」,頻頻建議將柔淑長公主下嫁蒙古。太后越是做出想獲取蒙古勢力的樣子,皇帝越是不放心太后的女兒嫁去蒙古,于是璟瑟下嫁蒙古之事便成定局。

皇帝口諭,要如懿與綠筠前往勸嫁公主,璟瑟不屑—— 純貴妃也好,嫻貴妃也好,都不過是皇阿瑪的妾室,奉灑掃殷勤之事。我是中宮嫡出,婚嫁大事怎是你們二人可以向我冒昧提及?即便真是要嫁,也該由皇祖母和皇阿瑪、皇額娘來向我說才是。

如懿奉皇命而來,巴不得可著勁兒打擊這位傲氣的公主—— 你是公主又如何?是皇后親生又如何?皇后身為天下之母,也要受皇上約束,受宮規約束,受天下悠悠之口約束。你是公主,享天下之養,自然要為天下傾盡畢生之力。古來公主和親之事數不勝數,能將一身靜胡塵時,多少女子都甘願捨身,何況只是讓公主遵從滿蒙姻親的舊俗呢?

這一回合,如懿大獲全勝,既討好了太后,又報復了皇后母女,卻也給自己挖了坑埋了雷。

熬死了富察皇后,終于輪到如懿登鳳位,封后大典那一日,和敬公主歸甯觀禮。一別數年,蒙古的風沙磨礪得公主明豔照人又堅毅凜冽。她的目光無所顧忌地掃視在繼後如懿身上,笑意鄙夷,「憑什麼呢?你配麼?」

公主自然是瞧不上這個繼後的,民間繼室入門,見嫡妻牌位要執妾禮,她額娘座下的妾室,再如何也是不能與她額娘比肩的。

雖然打從心底瞧不上這個繼後,此時的和敬公主不過冷笑幾聲, 「享得住這潑天的富貴,也要受得住來日彌天的大禍。我且看看,看你得意多久?」

這會兒的和敬公主並沒有針對繼後的實質性動作,因為她的舅舅傅恒請這位公主外甥女忍耐,傅恒自己又何嘗不是忍辱擔任冊後正使?

眼下烏拉那拉氏正得意,他們力有不逮,只能眼睜睜看她繼位皇后,身膺榮光。可是和敬公主從來沒有忘記烏拉那拉氏帶給她皇額娘的傷心與痛苦,公主身上流著富察氏的血,她怎能讓富察氏的仇人永踞高位?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