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周家把時宜的背景調查的很清楚,卻唯獨有兩樣查不到

時宜帶著前世的記憶來找周生辰,有些舉動竟然觸動了周生辰前世的記憶。

周生辰,周家的長子,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找個女人訂婚的,按照周家的家規,長子是要繼承周家家業的人,訂婚要選那些從小在家裡養著,學著怎麼管家的女子,門當戶對是一定的。

那些世家女兒,用非常正統的方式匹配了生辰八字,畫了畫像,周家從周生辰十幾歲開始就幫他挑選適合周家的女子,雖然時宜聽說過現在有很多家族企業,都有著自己的龐大家庭,而總有女孩子會被養在深專為門當戶對的婚配而生。她雖是道聼塗説,卻也明白,這樣門當戶對要的,是絕對的資產吸引力。

其實周家也調查了時宜家裡很詳細的資料,從第一次在機場認識那天開始調查,當然都是瞞著周生辰,包括時宜的家人,時宜從小到大每一年的畫像、經歷,愛好等足有兩百頁紙,因為認識的太特殊了,周家怕時宜接近他是有預謀的,所以才先調查清楚,周家稱其為「必要的程式」。

這還是周生仁問父親身邊的人要了給到周生辰,周生辰才知道的,上面有時宜的興趣愛好,所有的一切, 但奇怪的是有兩點竟然是周家查不到的

資料上寫明時宜的愛好是:精通古琴和國畫,愛好讀書,對中國古典文學及其熱愛。

先說國畫,資料上顯示時宜精通國畫,但查不到師從何人

周生辰和時宜訂婚之後,有一位世伯來給他們祝賀,現場寫了一副好字,

周生辰並不認識這個人,倒是他母親好意告訴他們,這是周生辰父親的朋友,寫的一手價值千金的字。

禮物送得突然,時宜收的時候,發現身邊竟無一物可回贈。

她想了想,笑問那位世伯:「世伯的字是千金難換,時宜的雖然比不上,卻還是想能夠回贈,不知道世伯是否會嫌棄?

時宜在得到世伯的允許後拿起筆,略微思考著。開始作畫,她畫的是荷花蘆草,筆法灑脫輕盈,風骨卻有些清冷。

所有人都對時宜的畫做讚不絕口,就連世伯都稱讚不已,「非常好,你的國畫,師從何人?」

她愣住,很快就掩飾過去,「沒有世伯,只是有人送過我一些畫冊,我喜歡了,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練,當作打發時間。」

其實這一點時宜瞞了他,周生辰對她的過去太過熟悉,熟悉到,能清楚記得她從幼稚園起,一直到大學所有同學、朋友的名字。這期間的資料,並未說明,她曾師從何人學畫。

其實畫的時候時宜的腦子裡,回想著自己曾經最擅長的,那些由他親手傳授,他最愛的靜物,便很自然地落了筆。

十年的傾心學畫,最擅長的就是畫荷。而他,便是那蓮荷。

周生辰和時宜在南蕭桓先生那裡也有做畫一副,畫的也是荷花,他們走後桓先生的門徒說我們這裡沒有荷花,時宜小姐怎麼畫出來的,桓先生說荷花在她心中,她畫的是她心中的荷。

時宜在周生辰被行剔骨之刑,劉子行賜她行貴妃之禮之前,桓先生送給時宜的一盆荷突然在寒冬落雪之時開了,本不該這個季節開的荷花卻開了,預示著周生辰和時宜的心意相通。

資料上寫時宜精通古琴,卻沒有寫明她從何而學

周生辰發現時宜喜歡彈琴是因為樓下的小姑娘喜歡彈琴,每次換了琴弦都要找時宜姐姐幫她調,時宜在調試的時候彈奏了一曲古風的曲子,周生辰聽的有點震驚,可能是激起了他記憶裡的東西。

其實這是時宜前世記憶裡的東西,時宜拜師之後周生辰說之前收的弟子都是帶兵打仗的,第一次收這麼正式的女弟子,不知道要教她些什麼,軍事跟他說那就教她最擅長的,其實周生辰除了打仗,棋棋書畫樣樣精通,只是彈琴自從跟高淮陽分開之後就再也不彈了,這次為了時宜把自己的琴技亮了出來,時宜選了周生辰曾經用過的一把古琴--名為長風。

梅行告訴時宜, 周生辰表字,長風。

「長風至而波起兮,若麗山之孤畝。勢薄岸而相擊兮,隘交引而卻會」。

前世,日日月月,年年歲歲。

琴棋書畫,她並非樣樣精通,卻偏好琴和畫。

前者,可在師傅不在的日子消磨時間,後者,則可趁師父處理公務時,用來描繪他的樣子。她不敢明目張膽地畫,只得將那雙眼睛,那身風骨,一顰一笑,睡著的,疲累的,抑或是因戰況盛怒的師父,都藏在了花草山水中。

只她一人看得,唯她一人懂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