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聽孔嬤嬤一席話,才知盛老太太是活得最糊塗的那個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這是古代女子的宿命。

盛家老太太是侯府嫡女,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她本可以嫁給一個家世、人品、才華樣樣出色的男子,可她卻一眼看上了風度翩翩的探花郎,心甘情願下嫁到盛家。

探花郎寵妾滅妻,盛老太太在盛家的日子並不舒心快活,被傷透了心。

盛家老太公也就是盛老太太的公公是個厲害的人物,掙下了一份偌大的產業,三個兒子中有兩個成器的,臨終之前親自把家產給分了。

盛老太公去世沒多久,盛老太太的夫婿探花郎也去世了,侯府千金年紀輕輕就成了寡婦。

盛紘是庶子,若不是盛老太太一心向著,早被那黑心的三叔給嚼的骨頭渣子都不剩了,哪還能有今天這個局面。

你當時要錢有錢,年紀還輕,勇毅老候爺和夫人都健在,再嫁也不是難事,縱然金陵和京城不好待了,天高海闊找個遠處去過日子就是了;男人一嫁,兒子一生,自己過小日子,豈不美哉?!你偏要給你那沒良心的守節,把庶子記到名下,撐起整個盛家,接著給他找師傅,考功名,娶媳婦,生兒育女,然後呢,你功成身退,縮到一角當活死人了?簡直不知所謂!

探花郎去世的時候,盛老太太還很年輕,有勇毅侯府撐腰,還有豐厚的嫁妝,想要再嫁那是很簡單的事。

但是,盛老太太並沒有再嫁的打算,而是將庶子盛紘記在名下,撐起整個盛家。

身為盛家主母和盛紘嫡母,盛老太太是沒少費心思。

盛家重新振作起來,盛老太太卻修身養性起來,不過問府內事務,仿佛外界的紛紛擾擾都與她無關。

紘兒終歸不是我親生的,何必討人嫌;況且我也乏了,當年折騰的天翻地覆又如何,還不是一場空空。

盛老太太年輕時很有派頭,不是甘願「修身養性」的人,她只是覺得自己不是盛紘親生母親,所以不太好管得太寬。

盛老太太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她為何不能管?

你雖不是他的親娘,可卻是他的嫡母,對他更是恩重如山,你大可挺直了搖杆擺譜,有什麼好顧忌的?告訴你,兒子都是白眼狼,娶了媳婦忘了娘,你若是自己不把自己當回事,他樂得把你撇邊!我朝以孝治天下,他但凡有半點忤逆,他就別想在官場上待了!你好歹把日子過舒坦些,就算不為了你自己,也得為了你的那寶貝兒小丫頭。

在那個年代,對於庶出的子女來說,嫡母要比親生母親更有話語權,奉養嫡母是庶子庶女應盡也必須盡的義務。

從孝道上說,盛老太太是盛紘嫡母,她在盛紘面前完全可以擺架子,不用在意別人的想法,這在法理上是理所應當的。

從情理上說,盛老太太對盛紘有大恩,沒有盛老太太就沒有盛紘的今天,她大可以理直氣壯的表達自己的心之所願,沒必要束手束腳的。

盛紘最注重官聲和盛家的名聲,所以就算盛老太太提出一些無理的要求,盛紘也會盡力去滿足,不然就是自毀前途。

你既然還有口氣在,就得好好過下去,看見不平就說,瞧著不對就罵,把你金陵徐家大小姐的架子端出來,把府裡的規矩振一振,不說你自己能過的舒坦些,也能給你盛家子孫留個好樣不是,你說是不是這個理?

孔嬤嬤和盛老太太是多年的老姐妹,她是真心實意為盛老太太著想的。

盛老太太給人的形象一直是清醒而豁達的,那是對於別人的事情,對於自己的事她有些糊塗,可謂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最清醒的盛老太太其實是最糊塗的那一個,不然也不會這麼多年委屈自己,在自己院裡剁了這麼多年。

孔嬤嬤一番話,徹底點醒了盛老太太,她知道自己不能繼續佛下去了,不為自己,也得為明蘭,只有她堅強起來,才能為明蘭爭取一個更好的未來。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