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先婚後愛,感情線發展超出想像

時宜是在一個家庭和美的環境中長大,父母是開明的,對於女兒卻也是在意的,就如同大多數父母一樣,有時候會非常矛盾,既擔心自己孩子眼界太高嫁不出去,又擔心孩子會被有錢有勢的人,騙著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來。

母親看出時宜的奇怪,說要幫時宜把關,不讓他被人騙,時宜表示:“不會的,我對錢不感興趣,那些誘惑不到我。”時宜的立場,放在現實生活中多少有些凡爾賽的意味在,可若是聯繫上作品人設一說,書香門第的出身,不菲的工作收入,她確實不會因為錢而發愁。

尚且在猶豫要不要聯繫周生辰的時宜,卻不知她所猶豫的對象,此刻已經在律師梅行的幫助下,都擬好了婚前協議。

“時宜小姐來鎮江了。”雙車道交叉而過的一個瞬間,眼力極好的林叔已經看到了對面的時宜,這話一出,車內的周生辰神情都不一樣了,有詫異有震驚還有一絲慌亂,大抵是在想怎麼這麼快見面?自己的求婚怎麼進行?

“你們倆這是什麼緣分啊?既然人都來了,要不約出來當面說?”好友的提議,有種哪壺不開提哪壺的意味,難得讓周生辰開始慫了。

甚至面對調侃說是不是怕求婚失敗,周生辰也是一本正經地解釋,“讓你對著一個你只約會過一次的女孩子求婚,你覺得成功的概率能有多少啊?”

“那就看你的個人魅力嘍。”

人家是調侃加打趣,此刻的周生辰卻是笑不出來,原來無所不能的化學教授也會有不自信的時候,他並非是一個想一出是一出的人,恰恰相反是個未雨綢繆的人。

因為家族的原因他不得不儘快結婚是事實,可物件是他有好感的女孩子,怎麼求婚不僅是說辭,還有如果一次不成功的話,是不是就不會有後續,這些都是他想要考慮的。

看破這一切的梅行與林叔,看著院中凹沉思者造型的周生辰不約而同地笑了,沉思在院中打電話會不會太吵了?這個說法估計連周生辰自己都說服不了。

兩個人的笑意不止,呆萌的化學教授還是害羞了,“我還是回房間打吧,安靜點。”

另一邊,適齡的男孩或女孩終究是躲不過相親,即便是貌美的時宜,依舊躲不過老家叔叔嬸嬸的這個話題,只得藉口脫身,卻終於等來了周生辰的電話。

緊張到不知所措的周生辰,電話一接通都開始磕巴了,“喂,是、是我。”隨即的對話既憨厚也真誠,直白地告訴時宜,自己知道她在鎮江,手上也有全部有關她的家庭資料。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