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帝幼子胤祕:17歲封親王,被哥哥雍正捧在手心里,侄子乾隆也很照顧

康熙帝的子女不少,光兒子就35個,正式齒序的也有24個之多,排序靠前的那些阿哥可謂耳熟能詳,因為他們參與了九王奪嫡,在老十四以后那些阿哥們,知名度就遠遠不如哥哥們了。

而在這些弟弟們之中,有一個最小的弟弟,那就是小二十四胤祕(其實胤祕還有個弟弟,但出生不久就夭折了,沒有齒序),他是康熙帝的幼子,他6歲喪父、11歲喪母,本是個可憐之人,但 一向決絕的哥哥雍正帝對這個小弟弟卻是偏愛無比。

雍正帝給了這個弟弟最深的寵愛,簡直把他當成兒子來養了,不!簡直比對兒子還好(除了年貴妃所生的八阿哥)。

這位比侄子還小的皇叔到了乾隆朝更是備受重用,一生沒有經歷什麼波折,得以善終,雖然他的人生算不上十全十美,但也別有一番滋味。

生母低微,年幼喪父,長在宮中的皇弟

胤祕的生母陳氏是康熙帝晚年較為寵愛的低階妃嬪,她甚至連一個正式的位分都沒有,只是「庶妃」。

陳氏的記載很少,只知道她是位蘇州美人,而且沒有記載其旗屬,應該是一位不屬于八旗的漢人。

假裝是陳氏

陳氏位分雖低,但頗受寵愛,他在康熙五十五年和五十七年兩次生子,其中長者就是小二十四胤祕,次者是康熙帝生理上的幼子胤禐,或許是因為康熙帝確實年齡大了,也或許有其他因素,小胤禐剛出生不久就去世了。

在康熙帝人生的最后幾年還能生育二子,陳氏的受寵自然是不言而喻,至于為何如此受寵卻沒有加以尊號,在康熙朝也是尋常。

康熙帝鮮少調整后宮位分,像惠宜德榮四妃,一封就是41年不變動,而且老十三的生母章佳氏生育了一子二女,逝世前也只是個庶妃,去世后才追封為敏妃。

胤祕出生于康熙五十五年五月十六日,作為康熙帝事實上的幼子,康熙帝自然十分疼愛。

關于小二十四,有一則挺有趣的記載。在康熙六十年,來京任宮廷畫師的意大利人馬國賢來到了承德避暑山莊,機緣巧合之下他見到一個身著深紅色斗篷,頭戴華貴珠寶的美人坐在湖岸邊,一個四五歲模樣的孩子正在對他行跪拜之禮。

避暑山莊湖邊

陪同他的太監告訴馬國賢,這位女子是皇帝的一位寵妃,那個小阿哥正是她的親兒子,這位女子近日身體不適,來湖邊納一些新鮮空氣,小阿哥是來陪同母親侍疾。

這則記載出自馬國賢所著的回憶錄《京庭十三年》,書中沒有明說小阿哥和女子是誰,但在康熙六十年,宮中只有一位四五歲的小阿哥,那就是小二十四胤祕,去熱河諸阿哥中,胤祕最小的兩個哥哥當時也已經九歲十歲了。

以此推之,這位美麗的貴婦就是陳氏。而且陳氏在此時生病也印證了她沒幾年也撒手人寰的事實,看來陳氏之病是舊疾。

再現在有曾生兄弟之母、未經受封者,俱應封為貴人。—《清世宗實錄》

一年后,康熙帝駕崩,雍親王胤禛即位,他下詔尊封各位母妃,其中 陳氏被尊為皇考貴人。根據清宮檔案,陳氏當時的宮分是150兩,這是一個很奇怪的數字。

雍正皇后那拉氏畫像

清朝貴人等級的宮分是100兩,嬪位為200兩,這多出來的50兩不知是因為是先帝遺妃所以特意優待,還是因為陳氏有一子,雍正帝格外照顧。

雍正五年,11歲的胤祕失去了母親,沒有了母親的照顧, 兄長雍正帝和皇嫂皇后自然對這個幼弟十分上心。

和碩諴親王持躬端謹。賦性恪誠。髫年即與朕同學讀書。—《清高宗實錄》

雍正帝不僅讓弟弟和兒子弘歷、弘晝等一起讀書,還讓他居住在咸福宮中,因為史料記載的缺失,未知雍正帝是讓某位后妃撫養他,還是命人照拂,因為咸福宮在清代偶為皇帝暫居之處。

迎娶皇親,17歲封親王,包辦婚姻也有春天

在雍正帝的關懷下,胤祕逐漸長大,到了雍正十年,雍正帝決定為16歲的小弟找一門好親事。

「將內大臣海望的女兒,指給咸福宮的阿哥。其娶親之日,以本年下半年為佳。」—雍正朝諭旨

胤祕嫡福晉烏雅氏

雍正帝選來選去,最終選擇了內大臣海望之女烏雅氏為胤祕嫡福晉,這位烏雅氏正是雍正帝生母孝恭仁皇后的族侄孫女,算起來是雍正帝的表外甥女,明顯看出這是雍正帝有意扶持外祖家。

這門親事算是親上加親,而胤祕也是雙喜臨門。雍正帝在確定以表外甥女烏雅氏為弟弟的嫡福晉后,下令以郡王之例給嫡福晉的娘家準備恩賞,此時已經可以看出雍正帝對弟弟的偏愛。

須知在此時,與胤祕次序相近的那些兄長們,最多也不過是個貝勒,包括因為《甄嬛傳》而走紅的允禧,他的郡王位還是后來乾隆帝封的。

雍正帝以郡王禮給小二十四嫡福晉備賞,已經暗示了弟弟將來的爵位至少是個郡王。

朕幼弟胤祕秉心忠厚,賦性和平,素為皇考之所鐘愛。數年以來,在宮中讀書,學識亦漸增長。朕心喜悅,著封親王」。—《清世宗實錄》

果不其然, 轉過年來的正月初九,雍正帝就下旨封小弟為諴親王,這一隆恩可不簡單。

果親王允禮畫像

康熙帝諸子中沒有封親王的不在少數,果親王允禮實心用事,給朝廷辦了好多事情才從郡王提為親王,而一個17歲的小孩子,一無建功,二無立業,直接就封為親王,這份榮寵足見雍正帝之愛。

無疑,胤祕是康熙帝諸子中年紀最小封親王之人,此前雍正帝和允禮都是31歲封親王,老十六繼嗣莊親王一脈時也已經28歲了。

與胤祕同期封為親王的還有兩個侄子弘歷和弘晝,其中弘歷封寶親王,弘晝封和親王,二人當時都已經23歲了,換句話說,雍正帝對這個弟弟簡直比對兒子還要好。

皇八子福惠薨。照親王例殯葬。—《清世宗實錄》

當然,前文已具,這要排除掉已經早|夭的福惠,他是年貴妃的愛子,7歲那年便早早離世了,雍正帝痛心疾首,以親王禮下葬,若是活到胤祕受封那年也才12歲。

影視劇中的雍正帝和胤祕

小二十四為何能得到哥哥如此喜愛,史書沒有明確記載,但從史料的縫隙中似乎可以窺見一點端倪。

其一, 雍正帝是延續父親對弟弟的愛。雍正帝的諭旨中都說了「素為皇考之所鐘愛」,既然如此,父親已經去了,弟弟的母親也已經去了,自己這個哥哥當然要承擔起照顧弟弟的重任; 其二, 雍正帝特殊的政治考量。因為文人的勾勒,把雍正帝描述成了一個刻薄寡恩的薄情帝王,可實際上除了老八老九,雍正帝對兄弟們總體還是不錯的,對那些沒有參與奪嫡的弟弟們更是十分照顧,胤祕只是其中的一個典型。 其三, 雍正帝確實把弟弟當兒子了。胤祕養在宮中,又無父無母,雍正帝不照顧他,誰照顧他,長久下來,對弟弟產生深厚的感情是很正常的事情。 其四, 胤祕很爭氣。說實話,雍正帝是個「實力控」,且看他在弟弟中封的貝勒、郡王、親王,真的是看人下菜碟,誰的能力強誰的爵位就高,不肯實心用事的他直接連降三級,貶為輔國公(小二十允祎),而胤祕聰慧醇厚,不僅性子招雍正帝喜歡,又表現出將來無限的潛能,自然受雍正帝看重。

影視劇中的胤祕

回過頭來看雍正帝給弟弟的這個封號「諴」,說起來這個封號不甚常見, 意思是「和睦」「真誠」,也貼合了雍正帝在諭旨中稱贊弟弟「秉心忠厚,賦性和平」,可見胤祕為人很不錯。

不得不說,雍正帝的眼光真是極好,雖然是包辦婚姻,但他給弟弟找的這位嫡福晉真是好極了。

烏雅氏與胤祕成婚后夫妻恩愛,從雍正十二年到乾隆十年這11年間,烏雅氏為丈夫生下了一子六女,而胤祕一生也不過四子七女,足見胤祕與妻子之間的感情是相當不錯的。

不得不說,這烏雅氏的女子確實厲害啊,雍正帝的生母孝恭仁皇后生育了三子三女,光緒帝的祖母莊順皇貴妃(道光帝琳貴妃)生育了三子一女,這還是在道光帝已經老邁的情況下。

胤祕與烏雅氏的孩子中有三個女兒早夭,剩下四個長大成人,烏雅氏雖然只生育了一個兒子弘旸,但恰好是長子,既長又嫡,而且還長大成人,自然是要延續父母的恩榮。

身歷雍乾,備受重用的諴親王

影視劇中的胤祕

除了對胤祕生活上的關懷,雍正帝也給了弟弟不少露臉的機會,從雍正九年開始,在祭祀太廟等活動中,雍正帝經常讓弟弟代自己前往行禮。

乾隆初,同時尊封者:穆嬪,陳氏。自貴人卒后追尊封。—《清史稿▪后妃傳》

乾小四即位后,對這位小叔叔很是不錯,先追封庶祖母陳氏為穆嬪,又給皇叔賜予了府邸。在此期間,乾隆帝也學著父親委派皇叔前往各種大禮上代他行禮。

直到乾隆五年,乾小四任命皇叔為鑲白旗蒙古都統。早在康熙帝晚年,就曾把八旗的都統交給兒子們擔任,但那時兒子們少說都三四十了,而此時的胤祕不過才25歲。

后來,乾隆帝又任命皇叔管理御書處、宗人府、玉牒館等處,胤祕逐漸成為了愛新覺羅家族中舉足輕重的大人物,也是,那些年長的皇叔們逐漸離世,胤祕作為皇族尊長,能力又頗強,自然是擔得起這些。

乾隆帝戎裝圖

不過乾隆帝也訓斥過這位皇叔,而且是和弟弟和親王弘晝綁在一起訓斥。

乾隆八年,乾隆帝意圖整頓八旗,打算從宗室中找出幾個典型案例處置,以震懾皇族和八旗,而胤祕和弘晝在此時卻犯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錯誤,那就是「皇帝食肉未畢即放筷默坐」,這種錯誤完全取決于皇帝的心情,若說違禮了倒也沒有冤枉他們,但如果乾隆帝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就過去了。

可是乾隆帝正想ㄕㄚ雞儆猴,誰讓胤祕和弘晝這個時候撞進來,于是被乾隆帝怒斥一通,皇族和八旗聽聞深受恩寵的皇叔和皇弟都受到如此嚴厲的訓斥,自然也消停了一陣子。

總的來說,乾隆帝對這位皇叔還是很夠意思的,除了此事外,胤祕在乾隆朝幾乎沒經歷什麼風波,享受了尊貴而太平的后半生。

乾隆三十八年,胤祕病重,乾隆帝親往其府邸探望,胤祕病逝,乾隆帝再次前往其府邸祭奠,這份恩寵在乾隆帝的皇叔中實屬重禮, 在接下來的諭旨中,乾隆帝強調了胤祕「在諸叔中最為親篤」,可謂官方承認了自己與他是最佳叔侄。

影視劇中的胤祕弘歷叔侄

乾隆帝給小叔叔上謚號為「恪」,這個謚號意在表達胤祕情操高潔,是一個相當不錯的美謚。

此外,乾隆帝后來還把堂弟弘旸從郡王抬為親王,自然也是延續了對小叔的遺澤,不過弘旸后來犯了錯又被降了回去,到底沒有攀上一門兩親王的隆恩。

編后語:

胤祕是康熙帝晚年的愛子,雍正帝鐘愛的皇弟,乾隆帝感情最好的皇叔,可謂幸運至極,他一生尊榮平順,可也算不上十全十美,終究少了父母的陪伴。

幸好哥哥疼他,也為他選了一門好親事,對于胤祕來說, 他這一輩子沒有做過什麼轟轟烈烈的大事,卻扎扎實實享受了一輩子太平富貴,這未嘗不是一種圓滿。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