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細品真是值得一句一思啊,解析太后為什麼同意皇后打掉甄嬛的第一胎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太后雖然不喜歡甄嬛,但聽到太醫說甄嬛有身孕之後,她立刻笑顏逐開,並叮囑甄嬛:「頭三個月最要緊最要小心,你要好好安心靜養才是。」

前腳還在為富察貴人流產而生氣的太后,現在就滿臉開心了, 因為皇嗣是她作為後宮大領導放在首位的工作KPI

雖然甄嬛有了身孕讓太后高興,但一碼歸一碼,皇后設計陷害富察貴人流產的事,令她非常不滿,於是她當晚把皇后叫來。

太后說自己睡不著,當然睡不著了,她的親皇孫一個個被皇后墮胎打掉了,能不焦慮麼?

而皇后也說自己睡不著,是因為她好不容易打掉了富察貴人的孩子,這甄嬛又懷了,按下葫蘆浮起瓢,焦慮得很。

太后問責皇后,說把責任推給一隻畜生,是當她眼睛瞎了。並把松子抓來,當場演示了皇后讓松子撲倒富察貴人的真相,皇后也無從狡辯了。

於是,太后明確警告皇后:「富察貴人保不住就算了,但是莞貴人的孩子不能再有差錯。」

太后說這話是從自己的管理利益出發的,為了江山社稷的長足發展,必須保證皇家子嗣枝繁葉茂。

可是,皇后沉迷于打胎不能自拔,聽到太后不讓她墮胎,就跟太后博弈起來了。

她說:「臣妾還有一件事未稟報,華妃想請外面的大夫給她瞧瞧。」

太后立刻警覺起來:「好好的,怎麼提起這事。」很明顯,太后不想跟皇后討論這事。

皇后說:「華妃一直沒有身孕,認為宮中太醫無能,所以想請外頭的大夫給她看看,華妃是這樣請旨的,聽說也是年羹堯的主意。」

雖然說得是華妃請旨找外面的大夫看看,其實是暗示太后:華妃為什麼不能懷孕,你心裡最清楚,如果要是讓華妃和年羹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會怎樣呢?

皇后這是反駁太后:你和皇帝都能墮華妃的胎,為什麼我就不能墮甄嬛的胎。

這時太后的表情是非常微妙的,她自然懂得皇后的暗示,這時年羹堯實力正盛,歡宜香的秘密要是被華妃和年羹堯知道了,起兵造反都未可知。但是她不確定皇后對華妃不孕不育這事究竟知道多少,便進一步試探皇后:「皇后覺得呢?」

皇后回答說:「別人不知道該怎麼打量太醫院呢,怕是失了體面。」這話表面上是在說太醫院,但實際上是指太后和皇帝忌憚年羹堯,從而用歡宜香防著華妃,這手段是很low,皇上和太後身處高位的人,還用此等齷蹉的手段,一旦說出來是會被眾人恥笑的。

太后心裡也認可這一點,說「是有失體面」,但是太后還是同意了華妃的請旨,並安排外面來的大夫給竹息也看一下。

皇后一聽太后竟然不怕她的威脅,只好說讓竹息姑姑看看也方便。

然後太后說:「華妃說得對,淨是些不溫不火的太醫,這病好得慢些。」這話在這裡,乍一看說得很突兀,因為前後語境裡並未提到生病的事,但從太后說「華妃說得對」能捋出來這話背後的深意。

那麼,華妃說了啥?

前面皇后說「華妃一直沒有身孕,認為宮中太醫無能」。 事實上,並非是宮中太醫無能,而是太后和皇帝的授意,說白了就是皇權壓倒一切。

皇后想要叫板太后,那太后自然就要讓她弄清楚誰才是絕對的老大,於是她說「淨是些不溫不火的太醫,這病好得慢些」。這話是在敲打皇后:你知道了歡宜香的秘密又怎樣?太醫院的人都知道真相不照樣沒一個人敢說?這事的厲害關係你掂量掂量,你敢走漏風聲,就能分分鐘辦了你!

聽完這話皇后低著頭,臉上掠過一絲害怕。

按理說到這裡,太后仍舊是下定決心要保甄嬛這一胎的。 然而,後面事情發生了變化。

皇帝回宮後,得知甄嬛有孕,便一直和甄嬛待在一起,就連和皇后的十五月圓之夜也不來了。

皇后本就不得寵,還屢屢被華妃欺負,作為中宮皇后本來就夠憋屈了,聽說皇帝不來她第一反應就是:「是華妃請皇上去用晚膳了,還是皇上身體不適了?」

因為在皇后心裡,能讓皇帝打破慣例,狐媚爭寵的人就只有華妃這個難搞的對手了,沒想到蘇培盛說是皇帝要陪懷孕的甄嬛。

皇后的臉色當場都快掛不住了,有一個華妃就夠她對付的了,天天覬覦她皇后的位置不說,還可勁給她添堵,如今又來一個甄嬛?皇后要氣死了……

緊接著,皇帝在皇后宮裡吃橘子,一吃太酸了,第一反應就是別扔,給甄嬛送去,她懷孕改了胃口,最愛吃酸的。

酸兒辣女啊!皇后更焦慮了:這還沒生下皇子就已經被皇帝惦記成這樣,要是生了皇子,那還了得?

這還不算完,皇帝還要趕緊冊封甄嬛為嬪妃。

如果前面只是爭爭寵愛,讓皇帝多陪一會兒就算了,晉升嬪位可是碰到皇后的逆鱗了。一個華妃都快摁不住了,甄嬛這又跟坐了火箭似的升遷,直接威脅皇后的地位和權力了。

皇后的地位和權力,正是太后的家族利益。

太后自然意識到這一點,於是把皇后和甄嬛叫到跟前,先問皇后,時間倉促,冊封禮準備得咋樣了?

潛臺詞就是暗示皇后:這甄嬛升遷地也太快了,都已經是個正經主子了,要引起注意了。

並特意向皇后強調:「只是雖然倉促,這禮數是不能失的。」潛臺詞就是:要搞甄嬛的話,手段要高明點,別用富察貴人那種蠢笨的方法了。

皇后笑著回復太后說,已經準備妥當。表面上說吉服來不及趕制,用了敬妃當年的吉服改制的,但實際上是告訴太后:已經想好萬全之策,借刀殺人,甩鍋給別人。

這裡也暗藏了一個小玄機,這時皇后就當著甄嬛的面跟太后說吉服可以穿改制的,為後面甄嬛穿純元舊衣做了鋪墊。皇后可能從很早之前就想過各種算計甄嬛的辦法了。

太后聽完皇后的彙報稱讚說:「事從權宜,又不失禮數。」這話的重點是「事從權宜」,就是 暗示皇后局勢有變,可以靈活採取應對的辦法

而與變化對應的就是她對甄嬛腹中胎兒的看法,之前太后雖然力保,但如今局勢有變,威脅家族利益,且一個華妃都夠對付的了,再加個甄嬛,怕是應對不了了。與其等她勢力強大不好掌控,不如現在就趕緊行動。

於是,太后拿出來那支簪子,是眉莊假孕時太后賞的那支。

要知道,這簪子可不吉利,太后說要賞賜給甄嬛的時候,甄嬛的表情充滿了抗拒。

太后還說:「惠貴人無福戴上這支簪子,你要好好積福,為皇帝多添皇子才是。」

甄嬛的表情簡直了,仿佛在說:給我這不吉利的玩意幹什麼!但沒辦法,也不能拒絕。

太后是故意賞甄嬛這支簪子的。首先,這支簪子是太后懷十四王爺的時候戴的,而皇帝超級討厭這事;其次,這簪子能提醒皇帝眉莊假孕爭寵的事;最後,是想挑撥甄嬛和眉莊,你看你沒福氣,但是你姐妹有福氣懷孕啊。(好在我們眉莊完全不在乎)

同時, 太后也是用這支簪子明確告訴皇后:你打胎吧,我不攔著了。因此,一旁的皇后笑得如此開心且不懷好意。

於是,緊接著,甄嬛一回宮,安陵容就來送舒痕膠了。打響了給甄嬛打胎的第一槍。

看這部分劇情的時候,被彈幕笑到打鳴,有人說:「進口的CPB SKII不用,非用微商的三無產品,甄嬛啊,教訓吧」,哈哈,形容地倒是很貼切。

接下來,華妃晉升貴妃,皇后當著眾人的面,給甄嬛拉仇恨,並且故意挑撥華妃對甄嬛的敵意:「你們學著點莞嬪,多有福氣啊」。就是故意膈應華妃,你看你當貴妃又怎樣?你沒孩子呀!為後面華妃折磨甄嬛做了鋪墊。

皇后一轉身,又偷偷對甄嬛說:「華貴妃的性子你也知道,能忍就忍著,等皇上和本宮回來給你做主,不過你有孕在身,她也不敢拿你怎樣」。這是故意給甄嬛拱火,給甄嬛撐腰,讓甄嬛別怕華妃,最好跟她對著幹。

皇后這盤棋下得那叫一個聰明,挑起爭端,讓甄嬛和華妃鬥起來,她坐收漁翁之利。

皇后還不忘關心甄嬛的傷疤如何了,其實就是擔心甄嬛用的量不夠多。

她看甄嬛沒有起疑心,便鼓勵甄嬛多用舒痕膠。皇后和安陵容左右開工,算計得甄嬛神不知鬼不覺。

舒痕膠用得差不多了,甄嬛的胎就要不行了,皇后和皇帝就出宮了,而太后也非常有眼力見地「一直病著呢」。

太后說自己病了,只能把六宮的事都只好託付給華貴妃。

甄嬛被華妃罰跪,被折磨到不行的時候,浣碧跑來求太后出面做主,太后宮裡的人攔著不讓進。

這是因為太后早就知道甄嬛這胎必定保不住,不吭聲,好讓華妃背鍋。

其實,在太后眼裡,華妃、甄嬛,包括皇后在內都是棋子而已。利用甄嬛這一胎,既打壓了華妃,又挫傷了甄嬛,同時又穩住了皇后在後宮的地位。

對太后來說,甄嬛這一胎,打得非常值。

畢竟失去一個皇孫的損失要比家族權益的損失輕得多,畢竟皇孫還可以再生,皇后的位置可只有一個。

其實對上位管理者來說,壓根就不存在什麼是非對錯,只不過是「兩弊相衡取其輕,兩利相權取其重」罷了。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