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驚心:若曦從閣樓上摔下來,為何沒有人幫她討回公道?

若曦身為瑪律泰將軍家的女兒,是八阿哥府上側福晉的妹妹,又是這一屆的待選秀女 ,為什麼從閣樓上摔下來,卻沒有人去追究責任?幫她討回公道呢?這不符合常理。

張曉初來清朝時,神志還有些不清醒,恍惚間看到來來往往匆忙行走的人,還以為是哪家醫院,環境奇怪,制服也奇怪。

再次清醒,下床穿鞋,卻發現不是自己熟悉的拖鞋,而是古人穿的鞋,一摸頭,才發現眼鏡沒有了,多年近視現在卻看得很清楚。

一臉懵B的走到旁邊的鏡子看了看,頭上圍著紗布,頭髮也變長了?難道躺了很長時間了嗎?可一看周圍的環境,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她只能安慰自己:做夢,做夢,睜開眼睛就沒事了。

這時,巧慧進來了。一見她巧慧就質問她,你誰啊?這是哪兒啊?我什麼地方的房間?瞬間問懵了巧慧。

以為若曦的腦袋摔壞了。

卻不知,此時的若曦已經換了人。

張曉不能接受現在已經在清朝的事實。

若曦從閣樓上摔下來,從若曦變成了張曉,清醒過來的若曦能確定交通事故後昏迷前,看到一個穿著騎裝的女子拍著手,仰著下巴不屑的從她摔下來的地方揚長而去。

那一幕,很可怕。

可為何在八阿哥府中發生這樣的事情,沒有一個人去找到真相,懲罰兇手呢,有以下幾個原因:

一、若曦是受害者,她最有理由為自己尋找兇手,但她是張曉。

若曦醒來,太醫的診斷是小姐受到過度的驚嚇,神志有些糊塗,不過,服些藥調養調養,過些時日,會好起來的,而不是從此失去記憶。

張曉剛來,沒有若曦的記憶,平日裡只能從巧慧那裡套話,先適應新的身份。處處小心,不能讓人看出端倪,處于權利階層頂端的圈子,一不小心,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更何況,她只想回去,當初穿越過來的時候,張曉和他男朋友吵架,也是因為他疑似劈腿,接受不了。

你以為你在古代啊,三妻四妾,一拖二。

張曉接受不了現在在的清朝的事實,沒有空調,沒有冰淇淋,大夏天還要穿六七件衣服,而且她還是一名待選秀女,即將入宮。

而且現代家中有年邁的父母,擔心家中的兄弟沒有照顧好他們,更擔心白髮人送黑髮人,她一門心思只想找到回去的辦法。哪會去考慮什麼其他的。

而且她沒有人證、物證,誰會相信她?躲都來不及,怎麼會想著去找麻煩,敢在八貝勒府裡下手,光想就知道,這人的背景不簡單。所以若曦根本不會去想找別人的麻煩。

二、若蘭

若蘭是若曦的姐姐,個性說好聽了是溫婉賢淑,說難聽了呢,就是懦弱無爭,一天的時間裡,總要花半天的時間來念經,但對自己的妹妹,事無巨細,唯恐她不舒服。

泥人尚有三分脾性,更何況是自己疼愛的妹妹受了這麼大的傷害。

她對若曦從閣樓上摔下來應該是有想法的。

一是若曦讓巧慧帶她去摔下來的地方看,巧慧說,明玉格格在,她說是你自己滾下來的,明玉和明慧姐妹兩一直都在找她的不痛快,明玉在現場,此事肯定也脫不了干係;二是在十爺壽辰當天,巧慧在閣樓上被若曦套話,不小心說出:不要再出什麼事情才好,上次已經在這裡領教過了,又來了。

巧慧是若蘭的貼身丫鬟,可想而知,若蘭也是隱約知道的,但是她沒有追究。

一是和她的性格有關,她在八阿哥府中,終日禮佛,對八阿哥很冷淡,最多相敬如賓,不想受寵,更不願多惹事端;

二是當時只有明玉格格和若曦在場,明玉格格表示是若曦自己摔下去的,而若曦醒來之後失去了當時候的記憶,自然沒有第二個人知曉真相,再不甘心,這事,也只能這樣了。

三是若蘭覺得若曦摔了之後,性子比以前更好了,像個待選的秀女模樣,這樣的變化,若蘭是非常樂意看到的,明玉是嫡福晉明慧的妹妹,她母親是和碩公主,皇上的堂妹,爺爺是開國元老,背景雄厚,自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三、八爺

至于八爺,他和若曦還沒有後來的糾葛,現在只是他側福晉的妹妹,作為一家之主,他的野心在朝堂,府中有八福晉打理的井井有條,家事不會過問太多。

家宴前,他在池塘邊碰到若曦時說的話就可以知道,聽說早前你從閣樓上摔下來,摔的應該不輕,以後,要好好注意。這個聽說,自然是嫡福晉明慧說的。

在他心裡,是若曦自己不小心從閣樓上摔下來的,這跟明玉沒有任何關係,自然就沒有什麼討公道只說了。

四、嫡福晉郭絡羅明慧

作為事件的中心人物明玉,這件事情不會瞞著她姐姐明玉,明玉是八阿哥府中的嫡福晉,在後宅這片天她是老大。

這裡不得不說一句,明慧的危機公關處理的非常好。

府中一應大小事物都由她一手抓,所以當初若曦失憶,記不清發生什麼的時候,她就知道,主動權握在她們的手上。

若曦偷偷溜出府,她第一時間就知道了。迅速反應,先下手為強,抓住她的錯處,處罰與此事有關的下人,進而興師問罪。

而後明慧故意率先發難,想打若曦,若蘭阻擋不成反而被推倒,這行為激怒了若曦,推搡期間,把明慧的額頭磕破了,這雖然不在明慧的預料之中,但這樣的發展形式顯然更有利于她們。

明玉推若曦,只有她們兩個人知道,若曦失憶,明玉矢口否認就好,但是若曦推明慧,以下犯上,卻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想否認都不行。明慧不追究此事,還能體現她的大度。

由此可見,若曦真想討回公道,基本上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形勢如此。這也是她後來她順其自然安心留下,和明玉成為冤家對頭的根本原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