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為迎接新媳婦時宜的到來,似懂非懂的周生辰同意換床

一直都知道《一生一世》這部劇的糖,大多數都源于點點滴滴的細節,可對于周生辰暗自計算時宜洗澡所需時間這個梗,除了彈幕中的笑點之外,一直看得是雲裡霧裡,但願是後續會有呼應的情節出現。

#一生一世#見完時宜的周生辰帶著病連夜回了鎮江,除了他自己累得睡著之外,更讓人暖心且心疼的是林叔,林飛調侃他說,您怎麼對他跟對親兒子一樣。

一夜未眠開車的林叔,毫不掩飾地表示在自己心裡,他就是。劇情看到第五集,在偌大的周家,林叔算是真正關心周生辰的人吧。

不得不說周家真的是個大家族,一頓早飯都是非同凡響的排場,人人都有著自己的小算盤,身為長子的周生辰,即便有著弟弟周生仁的幫襯,還是免不了與後媽秦婉的針尖對麥芒。

相對那一大桌子人的壓抑氛圍,周家也還是有著幾個活寶,林飛跟周生辰的對話簡直不要太好笑。

「哥,吃葡萄嗎?」

「不用了,你自己吃吧。」

林飛頓了頓,繼續套近乎「哥,他們不好意思問你,就是你那床要不要換個新的?」林飛啊林飛,人家不好意思問,你倒是問得挺自然。

「為什麼要換新的?」周生辰顯然沒get到他要表達的意思。

「哎呀,這不就是人家時宜小姐要進咱們家門嗎?不是得住你這兒嗎?怎麼說都是新媳婦進門,是不是好歹床得先換一張吧?」

周生辰對林飛的苦口婆心根本不在意,「不用換,我覺得挺好的。」

「嗯……那、那你確定承重也沒問題嗎?」林飛不死心地繼續遊說。

「沒問題啊,我自己睡了那麼多年了,能有什麼問題?」周生辰一本正經地回答,感覺這二人說的根本不在一個點上,一個在虎狼之詞,一個在表面的就事論事。

「那、那就是,就不換了唄?」

都走到門口的周生辰,猛地一個轉身,「不然還是換吧。」

「準備換床,換最大的,明白嗎?」得了話的林飛,馬上吩咐,周生辰像是懂了又像是沒懂,繼續補了一句,「還有二樓的客房,順便也收拾出來,我睡那個地方。」

分房睡?林飛活寶上線,哎呀,第一天嘛,裝裝樣子,男人!

比起前面那些周家人,感覺這才更像一家人,看看這一來二往的,螢幕前的我感覺自己大概看了一個喜劇,笑得嘴就一直沒有合攏過。

如果說《一生一世》這部劇裡面,時宜最讓我心動的,不是在于她的美貌,也不是在于她對周生辰的勇敢,而是她對于感情的執著與專一,確認自己的心意是周生辰,那就不會給其他追求者一絲一毫的誤導訊息。

為了參加頒獎典禮準備借禮服的時宜,得知追求者王應東幫忙聯繫了品牌方,果斷地拒絕道「不用了,自己已經挑選好了。」

此時的時宜尚且不知周生辰已經替她私人訂制了禮服,只是人沒到而已。而另一邊周生辰對于周文川與王曼的事情,即便年邁的外婆主動提及,那也是看在眼裡終是什麼都沒說。

一到外婆家就習慣性到處檢查,四處修修補補的周生辰,果真猶如保姆阿姨說的,不僅對于外婆很有孝心,同時也很細心。

周生辰被外婆領著給好吃的小零食這一幕,不知道戳到螢幕前的多少人內心呢?是不是像極了小時候被外婆寵著哄著的感覺?

「小辰,你老婆什麼時候來看看我啊?」外婆雖然年紀大,卻是吃瓜前線的一員,在周生辰還未開口就知道了。

周生辰只得如實道來,他過來就是為了說這件事情,只是還沒找著機會,是訂婚後戀愛,直接把老人家驚到了,現在這年輕人流行這樣了?

上海的時宜收到禮服了,鎮江的周生辰在不停的擦東西,面對林叔的問話,還嘴硬地否認沒有心不靜,反被直接戳破,「你從小就這樣,心裡有事啊就開始不停的擦東西。」

周生辰歎了口氣,無奈承認道「我怕她會不喜歡,但現在又來不及再做新的,我現在真有一點後悔了,我應該帶著她去買的,但她當著我的面,又只會挑便宜的,不會挑合適的,林叔,我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嗯,確實啊,瞻前顧後。」通透的林叔,看著這孩子愁成這樣,回答得倒是毫不客氣。

想什麼來什麼,時宜的電話一來,周生辰愁的直皺眉頭,生怕時宜說出什麼不喜歡的話來,萬幸的是時宜給了他定心丸,「雖然你沒問,但是我想告訴你,我都喜歡。」發愁的人才終于展開笑顏。

原來周生辰一直在緊張,便是在等時宜的電話,應該是因為在意,才會想得太多吧,比如禮服,又比如開車,被迫不喜歡熱鬧的林叔,不僅沒了去看頒獎典禮現場的機會,還要帶著周生辰去練習車技。

好多年沒開車的周生辰,讓林叔帶著多熟悉熟悉,被調侃他臨時抱佛腳,笑道人生有的時候是需要做出一些改變的。

然而真要起步的時候,周生辰反復地跟林叔確認,自己真要出發了,那緊張帶著幾分無措的小表情,好像當年剛拿駕照的自己,知道開車是一回事,真的要開車出發又是另外一回事,看林叔都忘記系安全帶,所以緊張的哪一個到底是誰?而周生辰究竟車技如何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