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天子清世祖福臨:好皇帝有很多,但真正懂得放棄的帝王,只有順治一個

(皇太極 畫像)

崇德八年,公元1643年。

大清帝國的第二任皇帝愛新覺羅·皇太極駕崩了。

這位皇帝可以說是個文武全才。

對內,改革后金體制,推進漢化制度,發展國力民生。

對外,拳打松山(城池名)、腳踢錦州,連破山東八十余城。

很強,是真的很強。

按作者的話來說,雖然皇太極在歷史上出現的時間比較尷尬,前有父親努爾哈赤開疆拓土,奠定王朝之偉業,后有兒子順治入主中原,開大清盛世之局,但我們同樣不能忽略皇太極的存在。

這是一位偉大的帝王,他的所作所為,和中國歷史上那些傳奇皇帝,譬如劉邦、劉秀、朱元璋之流都不遑多讓。

但很不幸,今天文章的主角并不是他。

這位勵精圖治的皇帝死于崇德八年,離歷代后金先祖的夢想——滅亡明朝,入主中原做主人,只差一步。

帶著未竟的夢想,帶著即將完成的壯志,皇太極龍馭上賓。

先皇共育十一子,按規矩,當由長子豪格即位。

但皇太極的弟弟多爾袞表示不服。

中原政權,例如大明,在繼承制度上講究「有嫡立嫡,無嫡立長」,按這種制度來說,豪格即位是沒問題的。

但多爾袞認為,大清是女真人建立的政權,何必處處效仿漢制?

既然不必效仿漢制,那麼皇位就應該是能者居之。

縱觀大清皇室,誰最有能力?

首屈一指的當然是常年跟隨皇太極指揮作戰的多爾袞。

這麼一來,豪格和多爾袞之間就出現了不可調和的矛盾。

(多爾袞 畫像)

倆人都想當皇帝,并且倆人都寸步不讓。

但倆人僵持日久,誰都沒能讓誰當上這個皇帝。

大清此時坐擁遼東大地,國事日漸繁忙,滿朝文武全指著新皇帝登基,帶著大家再創佳績,再攀高峰,所以皇位也不能一直這麼空著。

本著我當不了皇帝也不能讓你好受的心態,僵持不下的豪格和多爾袞最終各自讓步,咱倆誰也別當皇帝了,咱們在先皇的子嗣里選一個合適的當皇帝,咱倆當輔政大臣,一起輔佐他不就完事兒了。

倆人選來選去,最后選到了皇太極的第九個兒子,愛新覺羅·福臨的身上。

按理說皇太極子嗣眾多,有會打仗的,有懂謀略的,還有文化水平高的,不管怎麼選,都選不到福臨的身上。

但多爾袞和豪格卻毫無例外地都選擇了他。

這背后當然有發人深省的原因。

選歲數大的當皇帝,自己不好控制。

福臨年僅六歲,只不過是個小屁孩,主少國疑,倆人當輔政大臣,那還不跟當二皇帝一樣嗎?

反正當皇帝也是為了過癮,當輔政大臣一樣能過癮,既然如此,何樂而不為?

于是,福臨被選中了。

崇德三年,公元1638年,福臨登基九五,次年,改元順治。

皇帝六歲登基,正是主少國疑的時候。但福臨同志卻和那些年幼登基的傀儡皇帝們截然不同。

他是個很有主見的小朋友。

登基大典前夕,福臨要到篤恭殿祭拜先祖,宮人們抬出一頂輦來請福臨乘坐,他的乳母覺得福臨年幼,自己一個人坐車可能不太安全,所以提出想要和福臨一起乘車,跟著福臨一起去,沒想到,被福臨一口回絕。

福臨說了這麼一句話:

福臨明白,輦是天子專屬的座駕,只有自己才配乘坐這頂轎輦。

我坐可以,你想做,自己打車。

年幼的福臨在這一刻展示出了他不可冒犯的帝王尊嚴。

但隨著年齡長大,順治皇帝(福臨的年號)突然發現,自己雖然貴為天子,但是總有兩個人有事沒事就挑戰自己的權威,這兩個人就是豪格和多爾袞。

多爾袞常年在外征戰,不怎麼回盛京(當時的清朝首都在沈陽),但豪格同志常年在朝堂上把持朝政大權,勾結黨羽,沆瀣一氣,時不時就給順治臉色看,這讓順治皇帝非常惱火。

按輩分,你是我哥,我應該尊重你。

可是按禮儀綱常,我是天子,你是臣子,你應該對我俯首帖耳,畢恭畢敬。你是輔佐我登基不假,但你不能蹬鼻子上臉啊,看看這把你狂的,眼看你就要騎到我頭頂上來了。

向來要強好勝的順治當然不能忍,恰在此時,有大臣向皇帝遞上一道折子,內容就是告發豪格侍君背主,想要謀逆。

豪格同志當然不可能謀反,因為他早就位極人臣,跟當皇帝沒什麼兩樣,就算他要謀反,他率先要對付的人也應該是他的老對手多爾袞。

所以這上折子的大臣,必然是順治安排的。

這一招直接把豪格給陰了。

順治佯裝暴怒,借著謀反的名頭,直接把豪格一擼到底,貶為庶民。

(豪格 畫像)

時間轉眼來到公元1644年三月。

按清朝紀年,是順治元年,按明朝紀年,是崇禎十七年。

這是風云變幻的一年。

而在這一年,農民起義軍首領李自成攻破北京城,大明的崇禎皇帝自|縊,綿延二百七十六年的大明王朝宣告滅亡。

一個新的時代開始了。

京師陷落,順治在關外也坐不住了。

世代先祖苦心孤詣地跟明朝干仗,好不容易把大明打趴下了,這個洋落兒不能讓李自成白撿。

想要策馬中原,跟李自成較量較量,就必須從遼東進入中原。

從遼東哪旮沓進入中原?

首選當然是山海關。(河北秦皇島)

巧的是,此時大明在山海關的守將吳三桂是個老奸巨猾的利己主義者,一看大明要完蛋了,果斷倒戈投降了清朝。

吳三桂大開城門,清軍順山海關可就跑進來了。

絕代戰將努爾哈赤,智謀無雙皇太極,他們窮盡一生的愿望,終于在順治這一代得以實現。

長驅直入的清軍很快擊潰了李自成的隊伍,李哥一時不敵,匆忙敗退,北京城再次易主。

順治入主北京城,立刻又搞了個登基大典,并且宣布:

江山代有王朝出,現在輪到我們大清當家做主了。

北京城是拿下來了,但全國各地仍有不少動亂勢力。

老朱家雖然丟了江山,放棄北京,但卻在南方成立了「南明小朝廷」,和清朝繼續對抗。

各地農民起義軍,如李自成、張獻忠之流雖然對明王朝后期的腐朽統治有著深深的仇恨,但也不愿意大好江山落到滿清的手里,所以繼續在各地流竄,負隅頑抗。

這麼一看的話,順治初登大寶,臨御北京,面臨的是一個極度動蕩不安的社會。

但幸好,朝堂之內,皇太極的妻子孝莊太后輔佐順治,把大清政壇治理得井井有條,朝野之外,多爾袞作戰勇猛,四處平亂,替皇帝一步一步打下了大好江山。

對清朝來說,這是好事,家里有賢后當家,出門有忠臣保國。

但對皇帝本人來說,日子過得并不好。

朝政大事,事事有孝莊太后做主,自己根本摻和不上。

(孝莊太后 畫像)

對外軍事,多爾袞位封攝政王,全權處理,自己更是一點發言權也沒有。

沒有主權,說話不算數的皇帝,那就是傀儡皇帝。

坊間更有謠傳,說自己的母親孝莊太后和叔父多爾袞關系親密,很可能有一腿。

皇帝很崩潰,但他沒辦法,年紀尚小,不能親政,說話也不算數,只能忍著。

忍忍吧,畢竟他還年輕。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了順治七年,公元1650年。

向來乾綱獨斷的多爾袞病逝塞外,領了便當。

皇帝終于得以親政,這一年,他十四歲。

皇帝這段時期的作為和政績咱們暫且不說,我們要說的,是一個叫做董鄂妃的女人。

她是皇帝最寵愛的妃嬪,但卻因為天生體弱,和順治皇帝相處了幾年就香消玉殞。

我們的順治同志是個癡情種,董鄂妃的死對他造成了非常大的打擊。

他是飯也吃不下了,睡覺也睡不香了,睜眼閉眼全是董鄂妃的佳人倩影。

(董鄂妃 形象)

但大清剛剛立國,中原百廢待興,皇帝只好壓下傷痛,把無盡的悲傷化為工作的動力。

一封一封的奏折被他處理,一件一件的國事被他解決。

他為大清帝國未來的繁榮昌盛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但突然有一天,順治皇帝做了一個讓所有人都出乎意料的決定。

具體是哪一天,年代久遠,已經不可考證,但皇帝做出的這個決定卻是非常重大的

他決定主動放棄皇位,出家為僧。

要知道,上一個主動讓出皇位的君王,還是戰國時期的燕國君主燕儈,

而這一讓,已經過去了兩千多年。

稱王稱霸很容易,問鼎九五也不太難。

勵精圖治,改革奮進,一展宏圖大志更是諸多優秀帝王的共有質量。

中華歷史五千年,一共誕生了將近400多位皇帝,混到中等以上的,能有半數。

當皇帝不稀奇,當好皇帝更不稀奇。

但當一個懂得放棄的皇帝,卻是難上加難。

也許是日復一日的操勞讓順治皇帝產生了對皇位的厭煩之心。

也許是紅顏佳麗董鄂妃的猝然離世深深的打擊了這位癡情的帝王。

也許是他早年間篤信佛教,潛移默化地受到了這種東方哲學的影響。

也許....

也許有很多可能,但皇帝的中心思想很明確,皇帝愛誰干誰干,我是不干了。

順治要撂挑子,那些看著順治長大,對大清朝,對皇帝忠心耿耿的大臣們也不干了。

我們來看一段出自電視劇《康熙王朝》的臺詞。

順治要辭職出家,大臣們震驚異常。

皇帝勤勉,能干,賢德,妥妥的明君氣象,怎麼能說不干就不干了呢?

(索尼 畫像)

這幫大臣拼死力諫,在順治皇帝的寢宮外,開國忠臣索尼說了這麼一段話:

福臨!福臨!

愛新覺羅·福臨!

你是愛新覺羅的子孫啊,大清的開國之君吶!

福臨!你六歲登基吶!少年親政,刀劈御座,千里親征,剿滅前明叛軍,光照列祖列祖啊!

這一段話說得擲地有聲,悲涼而又決絕。

扮演索尼大臣的朱藝丹老師可以說是把清朝大臣們當時的心情演繹得淋漓盡致。

面對這樣一個明君,大臣們死活不同意他禪位。

這一段雖然是電視劇演義,但卻是順治皇帝一生的寫照。

他從危機四伏的皇權爭奪中脫穎而出,六歲就成了天下至尊。

文治武功,入主中原之后,為了坐穩皇位,在刀光劍影中成長,在詭譎陰謀中長大。

平定農民起義軍叛亂,剿滅南明殘余政權。

他將一個動亂不安的新生王朝一步一步帶入正軌。

而現在,他卻要放棄這一切。

他的舉動讓我想起一首歌,盡管這首歌和封建王朝的歷史似乎毫不相干,但縱觀順治一生的經歷,我腦海里第一時間閃現的就是這兩句歌詞:

當然,就算不用我來總結順治的一生,他也曾親自留下一首千古絕句《贊僧偈》來述說自己的內心。

這不是虛構,不是小說美化,而是順治皇帝的親筆作。

也許,順治皇帝在十八年的風風雨雨中,早已看破權力和紅塵,什麼帝王將相,千秋霸業,對他來說,早已不重要了。

王朝周而復始,時光晝夜輪轉,順治,已經徹底超脫。

順治十八年正月初二,入夜。

北京城里喜氣洋洋,千家萬戶燈火通明,鞭炮聲此起彼伏,人們都在慶祝新年的到來。

一心皈依佛門的順治皇帝屢屢受到大臣們的阻攔,悶悶不樂,外出郊游,居然染上了天花,回京后不久就駕崩了。

皇帝的遺詔里除了立皇三子玄燁(康熙)為太子繼承帝位外,還羅列了自己的十四條罪過。

諸如不遵從祖制、過分漢化、重用漢官、縱容臣子等內容,這幾乎是把自己一生中最為光彩的作為全盤否定了。

(順治 畫像)

就像他在自己的詩里寫的那樣:

是的,古往今來,皇帝有很多,但像順治這樣的皇帝,只有一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