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時宜的人格美,外柔內剛,看似任意擺佈,實則寧折不彎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此文所述,關于時宜的短暫人生經歷,時宜的性格,時宜的愛情觀,時宜的文人風骨。

時宜出生名門世家,家世顯赫,從小被嬌養著長大。但即使是名門貴族,也會有犧牲,也會有諸多委曲求全。

她的父親因為得罪了皇后一族,只能通過和離的方式保全時宜和她背後的漼氏。小小年紀失去了父親的庇護,她受刺激失語,只能在長長久久的年月裡,與詩書相伴,寂寂無言。她拜周生辰為師,也是漼家鞏固家族勢力的一種形式而已,當時的周生辰並不想答應,但礙于舅舅有負于漼家,只好應了下來。

時宜年紀尚幼,就要離鄉遠遊。一開始在南辰王府,她的確是惶恐的。一個人悄悄地躲在藏書樓:看書,想家,難過了,也只能偷偷地哭。

所幸,她遇到了天底下最好的師父,周生辰出身皇室,自少年時期就馳騁沙場,他身上的殺氣其實是掩不住的。但是對于時宜,他一直格外關心照顧,擔心她在王府孤寂,主動送給她藏書樓的鑰匙,鼓勵她讀書消遣;因材施教,教她彈琴,畫畫;外出出征了,也會定期及時送上捷報,讓時宜安心;大年三十,快馬加鞭,回王府陪時宜過節。

周生辰所做的一切,都暖在了時宜心裡。

時宜心裡掛念師父,她無法開口表達,只好以詩文寄意。那一牆工整的《上林賦》,就是她表達情感的方式。幼時的她雖然不懂得「色授魂與,心愉于側」的含義,但隨著年齡漸增,她終是明白了,也清楚了自己的心意。

只是她有婚約在身,而師父也曾立誓不娶妻妾,所以她什麼都不能說,只是希望自己留在王府的時間能長一點,多點時間陪伴師父。

師父出征回來,聽聞師父受傷,她急得顧不得師父不讓離開王府的規矩,跑到軍營去看師父。她一夜不眠不休,照顧師父,藥撒了,她既著急又愧疚。

師父與他人動手,她擔心師父受傷,一急之下居然開了口,從此,她的失語症,因為師父而痊癒。

舅舅朝中受挫,召她回家,她悶悶不樂,她不捨得自己的師父,卻又違逆不了家族的命令。

這期間太子來訪,面對這個掛著她「未婚夫」頭銜的太子,她始終以禮相待,卻不願意多看他一眼。她明明知道,自己的婚約從她未降生時就已經註定, 然而對于那個身為她「未婚夫」的太子,她仍然不由自主地排斥,敬而遠之。

在這個世上,由于種種原因,身體可能是束縛的,但思想和心卻是自由的,它們有自己想要追逐的風景,也有自己的秘密角落。此時的時宜,深知她的一言一行,均代表著漼家的門楣,所以她始終小心翼翼,步步留心。只是,她能管住自己的行為,卻管不住自己的心。

周生辰入宮處理宮變,她跪在佛祖面前祈禱,祈禱師父一切順利;

宮變被順利解決之後,她第一時間入宮,就想及時看看師父安好;

聽到了師父情感上的傳聞,她不由自主地吃醋,泫然欲泣;

而當師父及時澄清之後,她又輕鬆開心不已;

太子來訪,她竟然藉口身體不適來推拒太子,這方法算不上高明,卻是她作為一個小女孩能想到的最直接有效的方法了。

後來,舅舅考慮到她和太子的婚姻已經沒有了家族聯姻的優勢,便做主退了婚,她第一時間就望向了師父。此時的她,心情一定格外輕鬆,這代表她自由了,那個套在她身上,無法選擇的婚姻枷鎖,終于摘掉了。

從這之後,其實她對感情的態度大膽了許多。

三年孝期一過,她帶了整車的書,心心念念要把王府藏書樓的二樓裝滿。她歸心似箭,一心想要早早看到師父。

路上聽到雍城被圍,她雖然不會武功,卻在第一時間趕去支援。

誠如周生辰所說,時宜在王府生活的時間很長,這段時間她的所看所學皆出自王府,所以她也會有很重的家國思想,做不到見死不救。

只是她帶的兵馬也不多,眼看城門將破,她憂心不已,幸而師父及時趕到,救下了他們。

這是時宜第一次直面戰場的血肉紛飛,她終于體會到師父所經歷的一切。

戰火硝煙之下,她忍不住奔向師父,只想抱住那個她心心念念的人。

這一瞬間,她也理解了師父心中的大愛:「百姓炊煙不斷,千里綿延」。看似簡單的一句話,卻包含著師父多少次的捨命沙場,多少次的生死一線。

眼下的時宜雖然沒有了婚約,但是她明白師父立下的誓言不容打破,師父的願望是這世間太平,百姓安居樂業,所以即使她心中有愛,卻也不能言說。她內心期盼的,唯有留在南辰王府,陪著師父,和師兄師姐們在一起,不婚不嫁,終此一生。

如果時間在這裡停止,他們發乎情,止乎禮的愛情恐怕也會隨著他們終了一生。只可惜,天意難測,她名門貴女的身份,實在引來了太多的覬覦,她註定無法像一個普通的女孩,悄無聲息地度完此生。

十一被挾持後,跟隨周周生辰來到南蕭的那段時間應該是她最快樂的一段時光了。在南蕭,師父不再是她的師父,她可以輕鬆地撒嬌,和周生辰一起用餐,一起作息,一起遊船,一起飲酒過重陽節。他們不用再考慮加諸于他們身上的那些枷鎖,在南蕭,他們就像最普通的男女,輕鬆,甜蜜。

她拒絕了前來求親的氏族子弟,勇敢表達了自己的心意,雖然曲折幽微,但是懂得的人自然懂。

只可惜,歡樂易逝,良辰短暫,他們不得不踏上歸途。

很快,太子又重新拿到了與時宜的婚約,時宜再也找不到任何留在王府的藉口。她只能匆匆拜別師父,前去完婚。想到和師父從此天涯海角,相望而不能相對,時宜自然心如刀絞。但哪怕是到了此時,我們會發現時宜仍然是按部就班,順從了所有的安排。

表面看上去,她和那些懦弱的名門之女沒有什麼區別,沒有抗爭,只有屈從。

事實上,她只是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她懂得師父的理想,不忍百姓流離失所,所以從未言明自己的心事,避免師父糾結,影響師父的情緒;

她懂得與皇室聯姻對于家族的重要意義,哪怕是為了漼氏一族的興衰,她都無法置身事外;

她更懂得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後果,所以她選擇順從,穩定目前所有的局面。

她明知自己就要永遠留在深宮之中,不見天日,與師父再難相見,仍然在皇室的安排下與劉子行成婚。劉子行想要做皇帝,雖然時宜一開始認為于理不合,但最終她仍然決定像自己的舅舅那樣,輔佐身為攝政王的劉子行。

只可惜,她的步步妥協,並沒有換來想要的和平。而師父蒙冤慘死,更使她完全看清了劉子行的猙獰面目。她身為一介弱女子,想要與兇手同歸于盡已是不能,更何況,她還要顧及自己的家族,自己的母親。最終,她選擇了殉情的方式,來表達命運的不公,自己對愛情的堅持以及對劉子行最致命的報復。

她一死,劉子行失了民心,失了望族的信賴,更失去了自己的摯愛。毀滅一個人最好的方式不是讓他丟掉性命,而是毀了他的信仰,讓他眼睜睜看著擁有的一切漸漸失去,最終無能為力。

時宜其人,看似身嬌體弱,實則內心格外堅定。她雖然手不能提,肩不能扛,但是,她有自己的信仰,有自己的原則,有自己的堅守,也有孤注一擲的勇敢。

在王府,她是最瞭解周生辰的那個人,她瞭解師父的抱負和理想,也理解師父做這些選擇的緣由,所以她毫無條件地支持師父。她曾經借自己母親之口轉述,如果有一天,南辰王軍打完了,他們願意以整個書院相贈,只為了給周生辰留下最後一方堅實的依靠。

因為有這樣堅定的家國思想,她願意犧牲自己的愛情,自己的自由,只為了換回王朝一世的穩定繁榮。

但是,當她和師父的理想破滅,國家已被竊國者任意操控,她無法袖手旁觀,置身事外。于是她選擇了決絕離開,洗掉師父和南辰王軍身上的汙名,拒絕與竊國者同流合污。

她從小受到的教育,使她格外珍惜家族榮譽,但是,為了自己內心的堅守,為了保全家族,她又決然放棄族姓,脫離與家族的聯繫,這一舉為了自己的自由,為了家族的安危,更是為了自己的信仰。

時宜不是一個勇敢表達愛的女子,但她卻是一個勇敢奔赴愛的女子,所以她在城牆上的縱身一躍才會格外悲壯,淒美。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