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秦始皇用「朕」做專屬代稱,史學家:將「朕」拆開你就明白了

引言

秦始皇在公元前221年「 六王畢,四海一」之后,認為自己「 功過三皇、德蓋五帝」,王的稱號已經無法使其滿足,便將「三皇」、「五帝」合二為一,創造出「皇帝」這一特有稱號,自號「始皇帝」。此外,秦始皇還別出心裁的將「朕」這個字作為皇帝的專屬代稱。自那以后,中國的封建王朝秉承秦制,皇帝都將「朕」作為自己的專屬代稱,一直到清朝結束。

秦始皇

熟知歷史的讀者可能知道,在春秋戰國乃至整個先秦時期, 共有六個比較常用的第一人稱代詞,即「余」、「朕」、「我」、「吾」、「臺」、「卬」。東漢著名的文學家蔡邕就曾指出: 朕者,我也。上古尊卑不嫌,貴賤共之,由此可知在先秦時期人人可自稱「朕」 。那麼在先秦時期有那麼多第一人稱代詞,緣何秦始皇就相中了「朕」這個第一人稱代詞呢?

「朕」作為第一人稱代詞,最早見于甲骨文上的記錄。在此之后,《爾雅》和《說文》皆記載「 朕,我也」。《爾雅義疏》則云:「 朕為通稱,上下所同」。《馬氏文通讀本》則表示:「 朕亦發語者自稱也,書經之用」。在先秦時期,「朕」不僅僅作為口語,還常常出現在諸子百家的經典中作為書面語使用。

六個常用的第一人稱代詞

例如,《莊子·在宥》中就連續多次出現這個朕字: 再拜稽首,愿聞于鴻蒙。鴻蒙曰:「浮游不知所求,……朕又何知!」云將曰:「朕也自以為猖狂,而民隨予所往;朕也不得已于民……。在屈原的《離騷》中可見「 朕皇考曰伯庸」、「 哀朕時之不當」等語句。選擇「朕」作為皇帝的專屬代稱,絕不是秦始皇一時的心血來潮,必然是經過其深思熟慮的考量。

首先,相比于「余」、「我」、「吾」等起源最早、最廣泛使用的第一人稱代詞,「朕」自戰國末期起便已不再作為口語使用,僅見于書面語。鑒于其余的第一人稱還在口語中廣泛使用,秦始皇不便自己單獨使用,而將「朕」字作為自己的專屬自稱,可以避免平民百姓犯諱。其次,「我」、「吾」使用起來比較隨意,而「朕」具有端莊、鄭重的色彩意義,更加符合皇帝這一身份。

蔡邕

還有一點非常重要,從《尚書》和《左傳》中我們不難發現,將「朕」作為自稱的人,不是九五至尊、位高權重的帝王將相,就是萬人服膺、威震四方的部族首領。上古時期的圣王堯、舜便是用「朕」作為自己的稱呼的,例如《尚書》記載「 帝曰:‘咨!四岳:朕在位七十載,汝能庸命。巽朕位?’」「帝曰:‘咨四岳,有能典朕三禮’」。

周武王在盟津大會諸侯時,曾說「 格爾眾庶,悉聽朕言」,滅商之后,「 典聽朕誥,汝乃以殷民世享」。《左傳》還記載了春秋時期周天子封賞諸侯時經常說「 往踐乃職,無逆朕命」、「 敬之哉,無廢朕命」。由此可知,雖然「朕」在先秦時期無論尊卑貴賤,人人皆可使用,但是其更得當權者的青睞,而流傳甚廣的「余」、「我」、「吾」則更得士農工商的青睞。

尚書

秦朝取代周朝之后,秦始皇也取代了周天子成了新的天下的共主,自然而然的延續了周天子的自稱。與前朝不同的是,秦始皇將「朕」作為自己的專屬代稱,即只有皇帝才可以將「朕」作為自稱。而著名史學家呂思勉先生則有不同的看法,在他的作品《先秦史》中表示古語「朕」是一個象形字,將其拆開便是「舟」和「灷」,其本義為舟中火種。

上古時期的百姓通常臨水而居,舟就成了捕漁出行的必備物品,是財富、地位的象征。而火種通常是由德高望重的一族之長所保存,是身份與權力的象征。久而久之「朕」的本義就從舟中之火引申為財富與權力。所以此后無論是三皇五帝還是周天子乃至是秦始皇,都以「朕」作為自稱,意為天下共主、富有天下。只不過秦始皇作了制度上的規定,將「朕」作為皇帝的專用。此種說法雖然只是史學家呂思勉先生的個人看法,但還是有一定道理的。

先秦時期的朕字

結語

幾乎每一位君主在建立王朝后,或多或少的會承襲前代留下的文化、經濟乃至政治,秦始皇也不例外,就比如其將「朕」作為皇帝的專屬代稱一樣。「朕」不但有深刻的歷史淵源,也蘊含了豐富的文化意義和權力象征。雖然秦始皇「 朕為始皇帝。后世以計數,二世三世至于萬世,傳之無窮」的愿望落空,但其所創造的「皇帝」這一稱號,以及將「朕」作為皇帝的專屬代稱,卻貫穿了此后中國封建王朝的始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