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高祖劉邦:事實證明,單排上不了王者,只有組隊開黑才能贏

秦昭襄王五十一年,公元前256年。

這是一個非常稀松平常的年份。

全年翻來覆去,只有兩件大事可敘。

第一件,秦軍覆滅東周。

第二件,蜀郡太守李冰修建都江堰。

但如果仔細翻看史書,就會發現這一年還發生了一件事。

這件事在當時看起來微不足道,在以后卻影響了整個世界的進程。

這一年,沛郡豐邑中陽里,一個嬰兒呱呱墜地,這個嬰兒就是我們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劉邦。

(劉邦 畫像)

史書記載,劉邦同志長相很不一般,他是個高額頭,腦門要比一般人隆起不少。

長成這個樣子呢,跟帥基本是不沾邊了,但劉邦本人心態非常良好,樂觀開朗,積極外向,十里八鄉的人都很喜歡他。

劉邦出身于農民家庭,生而為農,就要靠土地吃飯,但劉邦偏偏不愛種地,不僅不愛種地,其它農活,家務,也從來沒見劉邦干過。

當然,不愛勞動并不能代表一個人就是與眾不同,也不能代表他未來就能干一番大事兒。

相反,不愛勞動,在那個年代里,大家都會認為你以后會是個無賴混混,終其一生,也沒有成就。

既然不干農活不下地,那麼劉邦同志的時間就富余起來了,那他把這些富余的時間用來干什麼了呢?

答案很啼笑皆非:追星。

劉邦是當時魏國公子信陵君的忠實粉絲。

信陵君呢,是戰國四公子之一,戰國四公子這個名頭,你可以理解為戰國四大美男。

信陵君人長的帥,會唱歌會跳舞,能帶兵能打仗,在戰國時代俘獲了萬千迷弟。

劉邦就是其中之一。

但是眾所周知,追星是要花錢的。

劉邦不種地不勞動,每天靠著在沛縣蹭吃蹭喝混日子。

魏國首都在今天的河南開封,離劉邦所在的江蘇沛縣并不算太遠,直線距離只有250公里,如果坐火車,一個半小時就能抵達。

但在古代,別說火車,腳踏車也沒有,劉邦想要見偶像一面,需要步行百余里。

一路山高水長,風餐露宿,這顯然是年輕的劉邦不能辦到的。

年少的劉邦把這份對偶像深沉的喜愛深深的埋在心底,一直到他成年。

成年后的劉邦終于有了遠足開封的能力,他快馬疾馳,到達開封,卻發現自己的偶像已經去世多年了。

對劉邦來說,這是一場沒有結局,徒勞無功的追星行動。

當然,浪漫一點說,也可以說是少年情懷的幻滅。

這一刻,劉邦突然明白,這個世界是如此的殘酷無情,因為自己沒錢沒勢,不能年少時就有能力來面見偶像,導致自己有了能力時,偶像已經掛了。

(信陵君 雕像)

劉邦同志突然就開始理解了這個世界的運轉。

這個世界是如此的殘酷,如此的現實,而自己慵懶放縱多年,已經和這個世界徹底脫軌了。

劉邦決定,不行,自己不能做時代的淘汰者,自己要和新時代接軌。

于是劉邦返回家鄉沛縣,洗心革面,準備重新做人。

要重新做人,擺在劉邦面前的路有三條。

第一條,子承父業,接著種地。

可劉邦志向遠大,當個農民他肯定是不樂意的。

第二條,做點生意,經商致富。

這個方向很好,做生意沒有種地那麼辛苦,搞不好就能混成暴發戶,光耀四里八鄉,豈不是美滋滋?

但問題又來了,劉邦家徒四壁,沒有啟動資金,所以經商致富這條路也走不動。

那麼就只剩下第三條,從政,讀書致仕,看看能不能混個一官半職當一當。

這條路雖然前景開闊,但當官不是那麼容易當的,從政之路就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誰也不能保證自己就是那個幸運兒。

但劉邦很有自信,他二話不說,就去參加了秦朝的公務員考試。

不學習,不預習,也不溫習功課,活脫脫的裸考。

但誰都沒想到,劉邦一來二去,還真就通過了考試,成了秦帝國的一名公務員。

他被朝廷委任職務:沛縣泗水亭長。

(劉邦的工作單位)

秦時,每隔十里就設置一個亭,每亭之中,再設置個管事兒的,叫做亭長。

當時整個秦帝國的亭長,恐怕沒有一萬,也有八千。

這個職務,是個芝麻大的小官,相當于本地最小的派出所的一名所長。

輾轉半生,劉邦同志終于混上了一份穩定工作。

這份工作雖然掙得不多,權力不大,但還算比較體面。

有了體面的工作,愛情也隨之而來。

沛縣里最大戶最闊綽的豪門望族,非呂氏一家。

呂氏的當家人是個老頭,人稱呂公。

呂公有個女兒,叫做呂雉,正值芳齡,呂公替自己的女兒擇婿,挑來挑去,就挑到了劉邦的身上。

(呂雉 畫像)

這實在是件奇怪事兒。

論外表,劉邦同志長相有些怪異,算不上難看,但也絕對談不上帥氣。

論財富,劉邦雖然是公務員,但每個月工資就那麼幾個錢,別說積蓄,自己養活自己都成問題。

如果說呂公是相中了劉邦派出所所長的身份,也不太合理,因為沛縣很小,泗水更小,劉邦名義上是個亭長,但其實手底下只管著兩三個人,是個位列末席,小到不能再小的芝麻官兒。

如此看來,不管從什麼角度看,劉邦都不是當女婿的最佳人選。

但呂公卻十分堅定,表示我就算倒貼錢,也要把女兒嫁給他。

呂公的理由在今天看來也很詭異,他認為劉邦面相驚人,未來一定是干大事兒的人,自己的女兒跟著劉邦,未來肯定過的是大富大貴的日子。

聽起來像是拿自己的女兒在賭博。

當時的人們都認為呂公是歲數大糊涂了,居然把女兒把火坑里推,但他們不知道,這個名不見經傳的老人,在此時,做了一個多麼正確而偉大的決定。

公元前209年,秦朝境內已經開始陸陸續續爆發農民起義。

秦帝國來得快,涼得也快。

統治黑暗,嚴刑峻法,對百姓又不好,大家起義造反是遲早的事兒。

陳勝吳廣起義的消息很快傳遍了全國。

(陳勝吳廣起義)

這一年,劉邦已經48歲了。

48歲的劉邦兢兢業業地在亭長的崗位上干了很多年,沒有展示出任何和別人不同的地方。

我見過很多同行和所謂專家在陳述這段歷史時,很有意思。

他們說秦末農民起義一開始,劉邦還在被窩里睡覺,聽說各地都開始造反,二話不說,穿上衣服扛上大刀就和秦兵干起來了。

如此描述,好像劉邦天生就是為了造反而生,他似乎這麼多年就是在等待這一天。

但這種說法,純屬子虛烏有。

相對比較真實的情況是,他聽說各地農民紛紛起義的消息之后,非常震驚,然后一股深深的恐懼感傳遍了全身。

是的,劉邦很恐懼。

因為農民造反,第一步就是要干掉當地的長官,占領縣城和村鎮。

自己雖然官兒很小,但也勉強算是秦朝委任的地方公務員,沛縣的百姓如果要造反,豈不是第一個就要拿自己開刀?

面對造反,劉邦很恐懼,也很擔憂。

和那些一聽說造反,劉邦抄起家伙就上的記載不同的是,這位在未來覆滅秦帝國,建立大漢王朝的漢高祖,造反之初,只不過是個膽小鬼。

這很合理,因為這才是真實的劉邦。

他會害怕,會閃躲,會逃避。

在那個時代,如果不是被逼上絕路,誰會閑著沒事就造反?

權衡利弊之后,劉邦決定還是再等等。

因為造反起事對他來說風險很大,能不能成功尚且不論,一旦失敗了,腦袋肯定要搬家。

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沛縣的百姓很快就找上門來了。

這可把劉邦嚇尿了,因為他以為這幫人是來收拾自己的。

但讓他沒想到的是,百姓們這趟來,是請求劉邦帶著他們造反的。

沛縣百姓早就受不了秦帝國的殘酷統治,但造反不是小事兒,他們需要一個足智多謀,見多識廣的領導者,而這個領導者,現在看來,曾經周游魏國的劉邦最為合適。

當然了,百姓以為劉邦是出去歷練,實際上他當時是去追星去了。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想不造反也不行了。

劉邦拉桿子扯大旗,正式踏上了造反之路。

(劉邦斬白蛇起義)

這是一個十分倉促,且沒有準備的決定。

一旦走上這條路,就再也不能回頭。

要造反,先除當地縣令。

劉邦帶領起義軍(百姓)攻陷沛縣縣衙,干掉縣令,獲得了當地的實際控制權。

沛縣,巴掌大的地方,有沒有都無所謂,反正以后早晚要走出去開疆拓土。

但在占領縣衙的過程中,劉邦收獲了一個人,這個人的名字叫做蕭何。

彼時,這個名字普普通通,不為人知,但在未來,蕭何二字將會響徹天下。

自此,劉邦開始了他的刷怪升級之路。

一路攻城略地,不斷發展壯大自己的勢力。

打打村鎮,攻一攻縣城,積攢積攢經驗值。

在這個過程中,劉邦又收獲了兩位人才,一個叫張良,一個叫韓信。

這是兩個同樣迷茫的年輕人。

前不久,張良曾經行刺秦始皇失敗,狼狽逃跑,而韓信已經在社會上混了挺長時間,一無所獲,差一點就要餓死。

他們加入了劉邦同志的隊伍,并且成為了這支隊伍中最為重要的人物。

槍打出頭鳥,這個時候呢,最開始造反的陳勝吳廣等人已經歇菜,其它的造反勢力也已經被逐漸發展壯大的劉邦兼并。

(項羽 畫像)

中原戰場上,除了劉邦,就只剩下一股勢力,楚國貴族項羽。

秦朝已經是必亡之局,所以最后的勝利一定是從劉邦和項羽之間產生。

劉哥和項哥一比,簡直可以說是繁星比皓月,野雞比鳳凰。

項羽是楚國后裔,名動天下,劉邦只是個草根出身,一文不值。

項羽兵強馬壯,實力雄厚,他本人更是舉鼎小能手,力大無窮。

項羽坐擁中原大片土地,劉邦只有川蜀之地一塊地盤。

所以不管怎麼比,劉邦都很拉胯。

如果非要說劉邦比項羽多點什麼,那就是多了三個人。

這三個人就是蕭何、韓信、張良。

但就是這小小的三個人,卻成了劉邦戰勝項羽的關鍵因素。

所以無論古今,人才都是相當重要的。

很顯然,劉邦是個極度重視人才的人。

劉哥充分發揮了我不行,但是有人行的理念,治國安邦,他不如蕭何,所以他把國家全權交給蕭何治理。

出謀劃策,他不如張良,所以基本國策,發展方向,他一概交給張良負責。

領兵打仗,他不如韓信,所以他干脆一股腦兒把軍隊全交給韓信,讓他替自己打工。

善用人才,發揮長處,這是劉邦致勝的關鍵,而他,只需要當個甩手掌柜,坐享其成就夠了。

張良(左) 蕭何(中) 韓信(右)

反觀項羽同志,可以說是標準的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型,手底下就一個足智多謀的范增,但他還不愿意聽人家的話。

剛愎自用,一意孤行,這是項羽落敗的因素。

劉邦和項羽你追我打,打來打去,項羽同志的百萬大軍被劉邦打得只剩下幾桿人,最后落了個烏江自刎的下場,徹底涼了。

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

烏江自刎實在悲慘,但很可惜,項羽并不是本篇文章的主角。

所以他英雄氣短的一生,我只能一筆帶過。

歷史屬于勝利者,劉邦。

公元前202年,按中國獨有的干支紀年法,是戊戌年,

這一年,歐洲爆發扎馬之戰,羅馬將領西庇阿打敗了多年未逢一敗的迦太基將領漢尼拔。

世界風云變化,中原大地上,一個帝國已經陷落多年,一位梟雄已經身死他鄉,而一個舉世聞名的英豪,高歌猛進,建立了一個全新的王朝。

公元前202年,2月28日,劉邦建漢,即皇帝位。

多年前的一個深夜,一個已經步入中老年的小小亭長懷著忐忑的心情舉兵造反,然后締造了他一生的傳奇。

而如今,西漢王朝屹立在世界東方,一個新的傳奇又即將被他締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