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中心狠,《延禧攻略》中善良,真實的富察皇后到底如何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談及風流的帝王,乾隆帝愛新覺羅·弘曆一定榜上有名,影視劇中的乾隆帝總是一個妥妥的「花心大蘿蔔」形象——坐擁後宮四十一位後妃,六巡江南尋花問柳,留下多少風流韻事,《還珠格格》裡的夏雨荷,更為乾隆帝的風流板上釘釘。

然而,事實果真如此嗎?《延禧攻略》顛覆了傳統影視劇中的乾隆帝形象,劇中的乾隆皇帝與富察皇后帝后齊心,鶼鰈情深,演繹了一段帝王家的愛情佳話。

富察皇后,在《延禧攻略》中是乾隆帝的白月光、朱砂痣,在《後宮·如懿傳》中卻是個表裡不一、兩面三刀的大反派,她與乾隆帝的愛情也並非那麼完美,充斥著猜忌、懷疑、利用。

同樣的角色不同的人設,究竟是哪個富察氏更貼合史實?乾隆帝留下的詩會揭露答案。

「曾孫畢姻近,眠者可聞知」,「忽作春風夢,偏于旅岸邊」,「雲巢若問前巡事,淚灑空庭不忍留」……乾隆一生寫下了四萬多首詩,而他被公認最情真意切的一百餘首詩都有一個共同的主題——悼念富察皇后。

富察皇后,永遠是懸在乾隆帝窗前的明月,是他相愛而不得相守的朱砂痣,是他窮盡48年的事與願違,愛而不得,是讓天下江山都為之失色的,乾隆心頭的白月光。

一、雍正指婚,少年夫妻伉儷情深

時間倒流到雍正五年(1727年),清宮裡花林粉陣,八百姻嬌,一場由雍正親自操持的選秀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他要為大清帝國未來的繼承人愛新覺羅·弘曆選定一位後妃。

其實,雍正帝心中早就有了合適的人選——早年間,當時還是雍親王的雍正帝去大臣富察李榮保家中做客時,便被桌上一幅娟秀清麗的書法作品所吸引,詢問後得知,居然是李榮保九歲的女兒所書。

小小年紀便寫得一手好字,這引起了雍親王的極大興趣,將小丫頭叫來一看,果然字如其人,不僅容貌清秀,舉止也是端莊典雅,溫潤如水,雍親王對嫺靜溫柔的富察氏大為喜歡,特意將小丫頭的書法作品帶回府中來激勵孩子們:「你們再不努力,可是連富察家那個九歲的小姑娘都比不過啦!」

這便是富察氏和弘曆的初次交集,又有誰能想到,這個不經意間闖入弘曆的世界的小丫頭,會在日後成為弘曆畢生都難以放下的女子呢?

而雍親王一直沒有忘記這個蕙質蘭心的小姑娘,在他登基後,秘密冊立了弘曆為儲君,同時欽定了富察氏為嫡福晉,即未來大清帝國的皇后。

雍正五年,17歲的寶親王弘曆和16歲的富察氏大婚,雍正親自操持了這場盛大的婚禮,將這對少年夫妻送入了重華宮,他們在重華宮中度過了整整九年的快樂時光,直至1735年,雍正帝崩逝,和碩寶親王弘曆繼皇帝位,史稱乾隆帝,富察氏則被冊立為皇后。

弘曆早年曾被雍正賜予「長春真人」的名號,因此,他便將皇后居住的中宮賜名為「長春宮」,又在圓明園興建了「長春仙館」,愛屋及烏,這便是最浪漫的告白了吧。

其實,關于富察氏本人,留下的史料並不算多,甚至連她的真實姓名都沒有保留下來,但是從《清史稿·後妃傳》中的寥寥幾百字,卻足以見得弘曆對富察氏的珍愛。

《清宮詞》記載:「列戟通侯十四人,外家恩澤古無倫。」在整個清朝,富察氏是最受恩澤的外戚;富察氏所生的皇子永璉,早在六歲便被秘密立儲;富察氏為他縫製的衣服,乾隆帝總是穿在身上;富察氏次女固倫和敬公主,乾隆不捨得她遠嫁,親自為她選婿,將她留在京師;富察氏次子永琮,也是一出生就被內定為繼承人……

其它妃子都是母憑子貴,富察氏卻是子憑母貴,而富察氏能夠成為乾隆帝的「白月光」,自有她的過人之處。

富察皇后留下的畫像儘管穿越了千百年的時光,那股溫潤如水的氣質卻依然可以透過畫像徐徐而來,雖沒有令人驚豔的國色天香,卻勝在平正端莊,不疾不徐,溫婉平和,顯示出極好的風度和教養。

富察氏平日不喜珠翠,生活簡樸,同時宣導後妃也勤儉節約,如此才能盡後宮之力為前朝分憂。

一起攜手並肩的少年夫妻,總是特別能體察另一半的內心。有一年塞外秋獵,乾隆帝無意間提及關外舊俗,那時征戰四方生活艱苦,衣服的裝飾都是用鹿尾的絨毛搓成線再縫製到袖口,不像在皇宮裡,生活奢靡,衣服的裝飾都是金針銀線。

不經意間的一句話卻讓富察皇后記在了心裡,後來她便親手縫製了一個用鹿尾絨毛作邊緣的荷包送給皇上, 《清史稿》記載:「上甚重之。」

簡單的一個荷包,乾隆皇帝一直戴著,捨不得摘下。

郎有情妾有意,最美好的愛情莫過于,我說的話你都記得,你都有回應。

富察皇后對弘曆的生活起居也是事事親力親為,從不假手他人。

乾隆身上長了癤子,雖然治癒了,但是百日內還需要時時換藥。富察皇后不辭辛勞,將自己的寢具搬到皇帝寢宮的側室,每日奉茶倒水,親自換藥,直至徹底痊癒她才回去。

不僅如此,富察對皇太后也是無微不至的照顧,婆媳關係相處融洽,毫無芥蒂。

自古帝后大多是政治聯姻,鮮有感情,弘曆和富察氏卻一起經歷了許多事情,他們將彼此放在了心中,他們既是彼此的初戀,又是彼此的慰藉和依靠,奈何,世間好物不牢靠,太美好的愛情總是易碎的。

二、接連喪子,東巡途中溘然長逝

弘曆和富察氏婚後一年曾有一女,可是這個女孩僅僅活了十四個月便夭折了,這給了弘曆夫婦沉重的打擊,萬幸,此時富察已經再次有孕,對下一個新生子的期待暫時沖淡了這對夫妻的悲痛。

雍正八年(1730年)的六月二十六日,富察氏產下一名男嬰,這是弘曆的嫡長子。這在宮中可是一件重大的喜事,爺爺雍正親自為孩子取名為「永璉」,「璉」是宗廟之器,也寄託了父輩們對這個孩子的殷切希望。

永璉出生後不久,富察又產下一女,此時的富察和弘曆兒女雙全,夫妻恩愛,在帝王家,這是難得的幸福美滿。

乾隆元年,剛即位不久的乾隆帝便秘密立儲,將密旨藏于乾清宮匾額之後——弘歷年僅26歲就早早立儲,對永璉的寵愛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了。

然而,乾隆三年,永璉患上風寒,並在此後一病不起,于當年十月病逝。永璉的早夭給了他們沉重的一擊,富察皇后因此大病一場。

弘曆將永璉以皇太子禮儀安葬,又為他修建了清朝所有皇子陵墓中規格最高的皇太子陵,又僭越古制,欽派大臣四時祭祀,而自古只有帝后陵寢才四時祭祀。

大辦葬禮並不能沖淡他們的悲痛,富察氏的身體大不如前,直至七年後,她才再次有孕,誕下一子,雖然此時的乾隆已經有了好幾個兒子,但是依舊對即將出生的皇七子滿心偏愛。

為了不讓皇后經歷舟車勞頓,乾隆取消了當年的去圓明園慶祝元宵佳節的活動。在悉心照料之下,乾隆十一年,皇七子出生,乾隆為他賜名永琮,「以黃琮禮地」,琮是一種重要的禮器,同時也有繼承之意,加之永琮是事實上的嫡長子,這個孩子,一定會是皇位的繼承人。

可是,上天似乎總是不肯放過這對夫妻,乾隆十二年,年僅兩歲的永琮死于天花。

這一次打擊幾乎是致命的,面對生死,即使貴為天子也無能為力,除了給永琮以遠超規格的葬禮,乾隆什麼也做不了。

「必欲以嫡子承統,行先人所未曾行之事,邀先人所不能獲之福,此乃朕過耶。」

他甚至自責,是因為自己執意要立嫡長子為皇位繼承人,才招致如此報應。

永琮去世後兩個月,乾隆準備他即位後的第一次東巡,儘管自從永琮夭折後,富察皇后的身體一直很虛弱,但是一直以來,乾隆巡遊都有富察隨行,因此富察氏堅持跟乾隆一起去登了泰山。

三月初三,雪後初霽,兩人心情極好, 「雲中隱約山含黛,雪後熹微天蔚藍。」然而這場新雪卻讓富察皇后再次染病,乾隆急忙下令駐守濟南,三天后,為了不打亂皇帝的行程安排,她力勸乾隆繼續啟程。

從濟南到德州,一切順利,然而,當抵達德州,轉水路準備回京的那個夜裡,富察皇后的病情急轉直下,無力回天,溘然長逝。

皇后崩逝當日,乾隆是震驚的,這些年習慣了富察皇后的陪伴,讓他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那個暖心的人兒已經永遠地離開了他,在此後的漫長歲月裡,巨大的悲痛時常將他籠罩,富察氏的音容笑貌總是在他眼前揮之不去。

自富察氏走後,乾隆常常一個人獨宿,整宿地望著長春宮的長明宮燈發呆。皇后喪滿之日,他寫下一首長長的悼亡詩《述悲賦》: 「春風秋月兮盡于此矣,夏日冬夜兮知複何時?」

春花秋月,從此在他眼中都失了顏色。

三、老來健忘,四十八年不忘相思

史學家總是將乾隆十三年作為一個分水嶺,乾隆十三年之前的弘曆性情溫和,禮待群臣,但是在乾隆十三年之後,弘曆就像變了一個人,他開始變得暴戾,易怒,只要誰對富察的葬儀稍有疏忽,便會招致殺身之禍。

他執意要將富察彌留之際乘坐的那條大船搬進宮裡,甚至不惜拆除城牆;翰林院在皇后的滿文冊文中出現疏漏,乾隆便處死了刑部尚書;光祿寺給皇后準備的祭品不夠乾淨,乾隆便將涉事官員降級;湖廣總督在皇后喪期擅自剃頭發,乾隆下令讓他自盡;大阿哥因為不夠悲痛被乾隆罵到憂懼而死……

對富察皇后的追悼,成為了乾隆帝整整一生的執念。

清史稿中密密麻麻記載的全是乾隆帝去皇后墓前祭酒;自富察氏死後,乾隆帝四過濟南而不入,只因「恐防一日百悲生」;乾隆五十五年,已經80歲高齡的老皇帝坐在妻子墓前,寫下「平生難盡述,百歲妄希延。夏日冬之夜,遠期只廿年」的詩句——我不想要長命百歲,不過二十年,我們就會再次相會了。

乾隆六十年,老態龍鍾的老皇帝依舊來墳前探望妻子,探望那個永遠留在三十六歲的愛人, 「齊年率歸室,喬壽有何歡」,自你走後,我再無歡喜。

第二年,86歲的乾隆帝最後一次來到富察皇后的陵前,暮春中浣憶,四十八年分,他與富察氏陰陽兩隔,已經整整四十八年了。

忍誦關雎什,朱琴已斷弦——自富察氏走後,他從此不敢誦《關雎》。

世間最悲痛莫過于生離死別,長春宮冰冷的嫁衣,精美的首飾,久明的宮燈都宛若從前,只是佳人早已不在,即便後來又有嫻妃那拉氏,令妃魏佳氏,可即使是立她們為後,乾隆都要惶惶地去長春宮給亡妻解釋。

富察氏和弘曆,就是愛情的真切詮釋。

愛情是什麼呢?從前有一位小王子,他愛上了一朵玫瑰花,在小王子眼裡,這朵玫瑰花便是獨一無二的,是最美麗的,雖然這樣的玫瑰也許遍地都是,但是在小王子眼裡,他這朵玫瑰花就是無可取代的——因為這是他見過的第一朵玫瑰花,是他親手澆灌長大的。

即使玫瑰花枯萎了,也依舊是他心中最美的玫瑰花——在乾隆心中,富察氏便是那一朵,永遠不可取代的玫瑰花。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