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安陵容與甄嬛,不同圈子,何必強融,甄嬛傷透了她的心

《甄嬛傳》中的安陵容,她原本也善良,真心待友,可終究因為出身低微,姐妹之間處在不平等的高度上,終是漸行漸遠,反目成仇。

一、卑微出身,形成自卑敏感的心理

出身低微的她,雖是家中嫡女,卻因母親年老色衰,父親寵妾滅妻,導致其自卑而膽小。為改變命運,讓母親日子好過一些,才決定參加選秀,為自己和母親博得一絲希望。

初入京中,因無依無靠,家中清貧,選秀時遭人刁難,恰逢甄嬛挺身而出,化解危難。對于此時的安陵容無疑是雪中送炭,心中自然不勝感激,所以此後她對于和甄嬛的友情是看得相當重的,甚至可以說是全身心的。

但對于甄嬛而言,不過是看不慣夏氏的仗勢欺人罷了。在後來與眉莊閒聊時,眉莊不止一次提到,到底不是從小一起的情誼,勸其不要太過投入。

倘若沒有入選,她或許日子過得清苦,卻也不會淪為棋子,墜入黑暗,身不由己。

三人入選以後,安陵容住的客棧比較偏遠,受邀住在甄嬛家裡,眉莊則是因為和甄嬛有自小的情誼,也客居甄府,這裡便能看出二人的不同。

她小心翼翼的,與富麗堂皇的甄府顯得格格不入。家境不同,眼界和受教育的程度不同,所以她與甄嬛眉莊是無法有太多共同語言的。

其實在三人在一起就能看出,有一次,教習嬤嬤在講起宮中妃嬪品階和稱呼時,陵容當時一句「九品芝麻官」之後,其他幾位都露出若有所思的眼神。然而她的出身和學識註定了她也只能說一些大白話了。

其實甄嬛瞭解陵容出身情況,對于一些淺顯的道理是可以給她多講一些的,而她並沒有,或許覺得是小事,沒必要。但既然認了姐妹,許諾入宮以後相互照應,就應該明白,一些不經意的小事也有可能帶來危險的。

二、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卻用力過猛

余答應冒充甄嬛,冒領她的恩寵,又陷害甄嬛,最後被賜死,死前大鬧不肯離去。膽小的陵容卻敢隻身跑去陰森森的冷宮,出主意讓太監勒死余氏。此時的她已大概經知道了宮中生活的殘酷了吧。在她心裡,她是定要幫姐姐出氣的,這種惡人惡事就由她來做,不要打擾她的甄姐姐。

可當她滿心歡喜地來找姐姐時,卻聽到眉莊告誡甄嬛的話,眉莊覺得如此心狠手辣,應當防范。而甄嬛並沒有明確表示理解或者心疼陵容。

在她們看來,餘氏早晚會死,按照大家閨秀的教養,是不屑于再痛打落水狗的。殊不知,陵容也只是動動嘴皮子,餘氏之所以死狀慘烈,也是因為平日裡得罪的人太多。可以想象當時陵容的心是有多難過。

三、長期透明一般的存在,受寵也不過是甄嬛的棋子

陵容入宮,一直都是小透明一樣地跟在甄嬛身後,因此也受到華妃的打壓與羞辱。第一次侍寢還被退了回來,之後的處境更是艱難,畢竟身在後宮,沒有帝王的寵愛,是很難立足的。

這些甄嬛不可能不知道,卻從來沒給她任何實質上的幫助。直到眉莊被囚禁,遞出扶持陵容的字條,甄嬛這才不得不幫忙讓陵容引得皇上注意。

然則陵容被皇帝帶走後,她卻又獨自傷心,吃醋,說「早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卻還是難過」,但對于眉莊她卻完全不存在這樣的心思。後來與陵容說話時便有些強顏歡笑。

而同樣與她交好的純常在出身頗好,在受皇帝寵愛以後甄嬛也沒表現出不舒服。當陵容給皇帝繡的寢衣被命人剪下一塊給純常在玩耍時,陵容當時臉色就不對了。純常在不知道是陵容繡的,但甄嬛卻是認識陵容的繡工的。

陵容手頭拮据,拿不出上好的緞子繡寢衣,皇帝看不上也是情理之中。可甄嬛卻沒有及時開導,只是過後表示陵容心思敏感,怕其多想,隨後也只是派人敷衍了一番,導致陵容更是傷心自卑,覺得自己在這段友情當中自己就如同笑話一般。

出身低微的她,才意識到,她們從來不是一路人。

四、塑膠姐妹情,終于繃不住,露餡了

因為出身低微,平日裡甄嬛常常給陵容一些東西。這些她都記在心裡,所以在獲得皇帝賜的浮光錦時,就想著終于能有上得了檯面的東西可以送給姐姐了。

巴巴地送過去,可甄嬛的表現很奇怪,並沒有看出為好姐妹高興的意思,隨後與浣碧說的幾句話更是讓人不舒服,「她是皇上的妃嬪,皇上賞賜她東西再正常不過……」,更是轉臉便送給浣碧了。

送都送了,卻還叮囑她不要太招搖,可浣碧是什麼人呢,自恃清高,一向是看不起陵容的,轉眼便趾高氣昂地穿出去到處招搖,又恰巧被陵容看到。

浣碧雖是甄嬛妹妹,可在外人眼裡,她不過是婢女,所以這對陵容而言無疑是一番真心被踐踏和羞辱。

甄嬛作為皇帝的寵妃,出身大家,又有學識,自然是不眼紅這些身外之物。她所擁有的東西,是陵容一輩子都無法趕上的。但對于陵容而言,那浮光錦是姐妹之間的情誼,是當時的她能給甄嬛最貴重回禮。在這段友情中,論身家她一無所有,論才情學識,她亦是不會與其談詩論畫,她所能給出的委實不多。

圈子不同,就不要硬融,她最後應該是明白了吧。

表面上,是皇后抓住把柄要脅其戰隊,但是能輕易答應,應該也是對這份友誼徹底死心了吧。從前的種種,終究是將她內心的陽光一點點磨滅了吧。後宮險惡,她不投靠皇后,似乎也沒別的出路吧。

被人人痛駡唾棄的安陵容,如果甄嬛但凡有一丁點真心對待她,也許,陵容就不會為了生存,投身到當時最大的靠山皇后身邊,也不會成為甄嬛的對手。

甄嬛,那份高高在上的姿態,和自視甚高的傲氣,是安陵容一輩子都夠不上的天花板。原本就不是一個圈子的人,又何必假惺惺強拗什麼姐妹情深人設?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