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林噙霜真是個人精,這公關水準太高了,超級演說家級別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電視劇《知否》裡,衛小娘難產死後,痛失小妾和孩子的盛紘對管家娘子林噙霜失望透頂。

在盛家老太太曉之以理的勸說之下,盛紘決定把管家鑰匙從林噙霜手裡收回,重新交到心直口快但心地善良的大娘子手中,並約束自己不再踏進林噙霜的房門, 讓她徹底失寵。

謀害小妾,欺瞞夫君,心胸狹隘等等罪名朝林噙霜頭上扣下來,任何一項罪名都壓得她無法翻身。 尤其是自己的死對頭,大房娘子又重新掌管權力,這以後還怎麼活啊?

被打入冷宮的林噙霜非常不甘心,她自認是盛家最精明的女人,絕不允許自己被大娘子那樣的耿直女人踩在腳下。

于是,林噙霜精心組織語言,展開了一場感天動地的超級演說,一戰奪回了失去的所有寵愛。

我們一起來看看這場堪稱教科級公關的演說吧!

01

第一步:惡人叫屈,把水攪渾

失去丈夫寵愛的直接原因就是衛小娘的死,讓丈夫盛紘覺得是自己有意謀害衛家妹妹,在丈夫眼中自己成了蛇蠍婦人。

那就必須從這件事入手,改變丈夫對自己的看法,先把水攪渾再說,反正他又沒有親眼看到,真相是什麼都是其他人嘴裡說出來,我也可以說。

一進門,林噙霜撲通就跪在了地上,哭的是梨花帶雨,「我冤枉啊,主君!」

「今天就是死了,我也要把實情說出來,做鬼也要做個清白鬼。」 林噙霜的這句話就是給盛紘埋下懷疑的種子。

估計這時候的盛紘是不大相信林噙霜有冤屈的,因為很多事實都已經指向她就是個毒婦,旁人嘴裡聽來的情況也基本證實了這件事,林噙霜管家時衛小娘一屍兩命就躺在那裡。

但是他肯定會聽林噙霜繼續說下去,因為盛紘畢竟也只是從別人處聽來的事實,讓一個女人要做個清白鬼,萬一真有別的隱情呢?畢竟自己是喜歡林噙霜的。

讓盛紘心裡產生「萬一」的疑慮就已經夠了,林噙霜就可以接著說下去了,而不是直接被轟走。

緊接著,林噙霜把自己是如何對衛家妹妹好,又是如何在平日裡多給她吃的穿的,什麼都是用最好的,還自掏腰包幫妹妹滋補身子等等一切都描述了一遍。

還加了一句:「這一切主君都是在家裡看著的。」

描述只是鋪墊,「主君在家裡看著」才是重點,對啊,我自己都是親眼看到的,這個假不了,林噙霜對衛小娘的照顧是實實在在的。

這時候盛紘對林噙霜犯罪一事本來還堅定的心,徹底動搖了。

平日裡對衛小娘這麼照顧,又是加派人手伺候,又是掏腰包送人參、當歸的大補的,林噙霜怎麼會去害她呢?看來這其中還真有隱情啊,讓她說下去。

這時候,林噙霜把水攪渾的第一個目的就達到了。

02

第二步:抓替罪羊,充當好人

雖然不是自己親手害死了衛小娘母子,但是衛小娘難產而死,一屍兩命總得有個說法吧?說她自己就那樣自然死了也說不過去啊。

于是,林噙霜站到道德制高點,把長姐對妹妹的愛護情懷抒發了一遍。

「我提前幾天就安排好了全揚州最好的穩婆,還專門封了五兩銀子給她,讓她一定要時刻守護衛家妹妹,做好接生工作。可誰知道他看孩子太大不好生,中途嚇跑了啊!」

我不但給她找了穩婆,還找的全揚州最好的,中途穩婆自己嚇跑了不能怪我啊!

鬼知道你那五兩銀子是封口費還是讓穩婆好好接生的?

穩婆跑了為什麼不去再找?肯定要找的。

「我就趕緊吩咐下人去找懂接生的趙嬤嬤,可是我使喚不動她們呀,這些個嬤嬤都是府裡幾十年的老人了,那幾日主君和大娘子、老太太又都不在家,沒人聽我的呀!」

「這些下人們吃酒的吃酒,放鬆的放鬆,都不服我。你沒看連六姑娘親自去叫都沒叫過來麼!」

確實沒叫過來,被你的人給灌醉了。

「要是早知道叫不動,我就親自去請了,都是我的錯啊!平日裡太心軟了,才造成了那日自己很被動的局面。」

「不是我不想救衛家妹妹,我吃奶的勁都用上了,但是指使不動人啊,能想的法子都想了,要是有半句假話就叫我被亂棍打死。」

這一套說辭下來, 自己不但沒有錯,還盡了最大努力幫助衛家妹妹接生。

這時候盛紘已經開始相信林噙霜了,因為她說的這些,正好也都是盛紘瞭解到了情況,穩婆半道跑了,下人們都推三阻四,跑到城東才找來個男郎中等等。

原來林噙霜不但沒有謀害衛小娘的心思,那日竟然還為她做了這麼多事,我差點就錯怪了好人了,我的好霜兒啊,你確實冤枉。

都是那些下人們的錯,我不怪你了。

到這裡基本就可以洗脫罪名了,可是還不夠,我既然是冤枉的,那肯定就得有人故意造謠,證據鏈得給它弄完整了!

03

第三步:轉移矛盾,嫁禍于人

大娘子聽完惱火了,非常擔心盛紘信了林噙霜的鬼話,「你害了人,照你這樣一說不但無錯,反倒有功了?」

「不,我錯得厲害,我不該平日對下人們心太軟,都是我心態善良了,下人們都不怕我,才指使不動人。否則也不會釀成如此後果,求主君重重責罰我。」

領錯也要領個「我是好人」「我太善良」的錯。盛紘怎麼可能會因為她善良而責罰她呢,巴不得人人都這麼善良,妻妾和睦相處呢。

林噙霜哭天搶地傾訴完了「苦水」,叫完了「冤屈」, 矛頭一轉對準了一旁剛從自己手裡接過管家鑰匙的大娘子。

「我知道姐姐一向厭棄我,可是我對主君是一片赤誠真心啊,你就把我當成個小貓小狗,給我個蜷縮的地方留在主君身邊,不要趕我走好不好?」大娘子瞬間就愣了,壞了,上當了!

自己與這個林噙霜平日裡不對付,全盛家的人是有目共睹的,現在她失寵了,我重新拿到了管家鑰匙,整件事獲利最大的就是我啊!

這一下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褲襠裡裝泥巴,不是屎也是屎了。

一旁的盛紘翻眼看了大娘子一眼,心想,原來是你從中作梗啊,為了重新拿到管家鑰匙,竟然如此栽贓陷害霜兒。難產死人是正常的嘛,怎麼就成了謀殺了呢?

感情那些混淆視聽的謠言,都是你為了陷害霜兒,故意讓其他人說的。

這個時候, 林噙霜成功地把衛小娘之死與怨自己的矛盾,轉移到了大娘子看自己不順眼,想奪走管家權力的矛盾。盛紘已經開始信任林噙霜,而對一旁的大娘子充滿了厭惡,原來蛇蠍婦人另有其人。

04

第四步:回憶往事,以情動之

剛說完大娘子厭棄自己,林噙霜又含著淚撲倒在了盛紘腳下,訴說自己往日對丈夫的付出和癡情,以讓盛紘產生對自己的愧疚之情。

「我也是好人家出身,放著大家庭的正室不做,卻偏要來給主君做小妾,是因為我深愛著紘郎啊,哪怕吃再多苦,受再多委屈都不怕。」

「我做小妾,被人看不起,被人唾棄,但是只要能跟紘郎在一起,我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能在紘郎身邊,名分什麼的我都不在乎了。」

看著哭得淚人一般的林噙霜,盛紘內心充滿了內疚。霜兒如此深愛著我,為了跟我在一起付出了這麼多,遭人唾棄,如今我竟然聽信讒言,冤枉她是蛇蠍毒婦。

盛紘就要去扶林噙霜起來,去安慰安慰這個受傷的可憐人。

林噙霜見盛紘動了情,知道已經成功了大半,趕緊又趁機往大娘子身上多潑髒水, 「姐姐我給你磕頭了,我什麼都聽你的,求你不要趕我走!」

這一句話可是一語雙關,非常的重啊!

她不去求主君盛紘留下自己,反而去求大娘子,這明顯是在挑撥離間啊,在用激將法,因為在盛紘聽來這是自己不當家的意思啊, 我就是要留下林噙霜,看我當家不當家。

而且一句「我給你磕頭了,什麼都聽你的」更是讓盛紘煩透了大娘子,心疼透了林噙霜,你好歹也是家裡的主母,看把妾身們都欺負成什麼樣了,跟老鼠見了貓一樣害怕。

說完,林噙霜竟然一頭暈了過去。

把盛紘心疼得心都快掉地上了,趕緊一把抱住林噙霜,「霜兒,霜兒,快來人啊!」

抱起來就往屋外跑,趕緊去找郎中救治他的霜兒去了,丟下惱怒中的大娘子,守護了林噙霜一夜。

氣得大娘子直罵,「她就是個妖精!」

林噙霜真是一位公關高手,超級演說家,本來對自己非常不利的局面,在運用了把水攪渾、抓替罪羊、轉移矛盾、動之以情等手段之後,一步步瓦解盛紘的心理防線,最終重新獲得了信任。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