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壽輝:起義10年,培養兩個皇帝,朱元璋稱帝,得感謝這位老大哥

公元1368年正月,朱元璋在南京登基,一個嶄新的王朝開始。朱元璋從創業到稱帝,歷經15年,這15年內,曾經和朱元璋一起戰斗的「大佬」們,一個個倒下了。《明史紀事本末·卷三》云:

太祖崛起濠梁,而同時并興者,則有張士誠據吳,徐貞一據蘄,明玉珍據蜀,方國珍據江東,然皆闔門坐大,非有圖天下之志也,獨陳友諒以驍鷙之姿……

這里面,提到了5個人,分別是 張士誠徐壽輝(徐貞一)、 明玉珍方國珍陳友諒

方國珍起義最早,但胸無大志;張士誠是個好人,但不是個好領導;明玉珍偏安巴蜀,力量有限;只有陳友諒略有雄才,只可惜運氣不好。然而,人們偏偏最容易忘記一個人,此人就是 徐壽輝

元朝末年,徐壽輝帶領南方紅巾軍揭竿而起,攪動風云長達10年時間,麾下兵馬多達百萬人。然而,其興也勃,其亡也忽,徐壽輝培養了兩位開國皇帝,最終卻被下屬錘死,他為抗元立下大功,但《明史》連一個列傳都沒有給徐壽輝留下。這樣的人物,委實讓人可惜。

本文,筆者將來和大家分享元末最「奇特」的起義軍領袖,希望通過史料的對比,帶大家了解一個人和一個時代。

一、洗澡改變命運

根據《明史·陳友諒傳》記載:

壽輝,羅田人,又名真一,業販布。

徐壽輝又名徐真一,本是蘄州羅田人,最初靠販布為生。元朝末年,義軍首領們的職業可謂五花八門,朱元璋是僧人,陳友諒是漁民,張士誠是私鹽販子,而本文的主角徐壽輝則是個布販子。

元末紅巾軍起義聲勢浩大,但真正的紅巾軍,其實有兩個不同的派系。

元順帝至正十一年(1351年),元朝征召數萬民夫修河,潁州(安徽阜陽)人 韓山童趁機發動黃河民夫起義,因起義者頭戴紅巾,因此稱之為紅巾軍。

韓山童起義約3個月后,徐壽輝在大別山天堂寨發動另一場農民起義,《新元史》云:

其眾以紅巾裹首,與汝、穎妖賊同。

也就是說,徐壽輝發動起義時,大家也是頭裹紅巾,所以后來也稱紅巾軍。

因韓山童的義軍活動區域主要在黃河流域,徐壽輝的義軍主要在長江流域,因此,史學上把前者稱為 「北方紅巾軍」,把后者稱為「 南方紅巾軍」。雖然都叫紅巾軍,但二者相互沒有統屬關系。

北方紅巾軍最先遭到元軍鎮壓,韓山童起義不久便被捕犧牲,北方紅巾軍由劉福通和韓山童之子韓林兒領導。其分支較多,濠州紅巾軍元帥郭子興名義上也歸韓林兒領導,朱元璋后來參加了郭子興的義軍,因此,嚴格意義上說,朱元璋一直隸屬于北方紅巾軍。

因為有讀者對這段歷史不熟悉,因此才有了上面的贅述,下面來具體說說南方紅巾軍領袖徐壽輝。

徐壽輝雖然是以布販子的身份起義的,但他最初是個老老實實的商人。元朝末年,他「往來蘄、黃間」,為了生計,經常在蘄州和黃州之間奔波。他之所以能成為義軍領袖,全賴另一個人,此人就是彭瑩玉(下圖為《倚天屠龍記》中的彭瑩玉劇照)。

彭瑩玉是個僧人,準確來說,是個不安分的僧人。彭瑩玉通醫術,他擅長用泉水給人治病,先后治好了上百人,因此「遠近神之」,擁有不少信徒。實際上,彭瑩玉早有不軌之心,他想借醫術神化自己,進而領導百姓反元。但是,彭瑩玉知道槍打出頭鳥,他不愿意自己親自領導起義,而是喜歡推出一個頂缸的,他好在背后操控。最先被彭瑩玉推出來的人,名叫周子旺,是彭瑩玉的大徒弟。《新元史·徐壽輝傳》記載:

至正十年,其徒周子旺以妖術惑眾,從之者五十余人,僭稱國王,官王獲而ㄕㄚ之。瑩玉遁去,匿淮西民家,日夜密構異圖。

元順帝至正十年,也就是紅巾軍起義的前一年,彭瑩玉讓大徒弟周子旺發動50多名信徒造反,周子旺自稱「國王」。不料,剛造反沒多久,周子旺就被官府處決了。作為幕后的操盤手,彭瑩玉僥幸逃跑,躲到了淮西的一個農民家中,每天想著該如何再謀「大業」。

就在這個時候,他遇到了徐壽輝。《明史·陳友諒傳》記載:

袁州僧彭瑩玉以妖術與麻城鄒普勝聚眾為亂,用紅巾為號,奇壽輝狀貌,遂推為主。

意思是說,彭瑩玉和二徒弟鄒普勝(鐵匠出身)要聚眾造反,彭瑩玉本打算讓二徒弟鄒普勝來主導,鄒普勝是聰明人,不想步周子旺的后塵,因此建議另找一個人。這時,他們看徐壽輝相貌奇特,因此推徐壽輝為主。這個說法,比較含蓄,而《新元史》說得則更為傳奇:

壽輝浴于池,瑩玉之徒見其有赤光,異之。

原來,至正十一年夏天,布販子徐壽輝做生意太累了,到池塘里洗個澡,正好彭瑩玉和鄒普勝路過池塘,遠遠看去,見徐壽輝背上泛著明晃晃的紅光,因此覺得徐壽輝是「真命天子」,便強行將徐壽輝拽上岸,尊為義軍之主。

其實,后人分析,可能是徐壽輝在洗澡時,日光通過他背上的水流反射,再加上池塘里有紅色的物體(如荷花)的折射,正好在彭瑩玉的視角上看到了「赤光」。于是,在彭瑩玉的忽悠下,徐壽輝便糊里糊涂地成為了義軍首領。后來徐壽輝稱帝,開始了長達十年的抗元征程。

元朝末年的徐壽輝,命運就是這麼奇特。縱觀中國歷史,因洗澡而改變命運的,最后成為皇帝的,也就徐壽輝一人。

二、最霸氣的國號

1351年,徐壽輝在起義不久,便帶兵攻下了黃州,在黃州,徐壽輝正式稱帝,國號「天完」,年號治平。這里必須說一下徐壽輝的國號,眾所周知,元朝的國號其實不是「元」,而是「大元」。徐壽輝的國號「天完」,是在「大元」兩個字的頭上,各加幾筆,意思是「蓋過大元」的意思。這個國號,相比于唐宋明清來說,堪稱是最霸氣的國號了。

徐壽輝麾下人才濟濟,除了幕后大佬 彭瑩玉外,還有 鄒普勝(太師)、 倪文俊(元帥)、 趙普勝(水軍元帥)、 丁普郎陳普祥孟海馬等人。接下來,還會有兩個大人物投奔徐壽輝,一個是陳友諒,一個是明玉珍。

紅巾軍起義后,元朝迅速派兵鎮壓,韓山童等北方紅巾軍首當其沖,徐壽輝在南方雖然也遭到圍剿,但最初的壓力要小一些,因此,南方紅巾軍在最初的幾年,發展的很快。史載:

先是,承平日久,壽輝兵四出,州縣皆望風降附。

徐壽輝是底層百姓出身,很了解百姓疾苦,他每攻克一個州縣,不ㄕㄚ不掠,還將官府的糧食分給窮苦百姓,因此深得人心,百姓們紛紛加入徐壽輝的隊伍。

至正十二年,徐壽輝派兵攻下襄陽、荊門兩大重鎮,震驚元廷,而后,徐壽輝麾下大將丁普郎攻下漢陽、安陸。到了年底,徐壽輝派趙普勝攻下了武昌,一時間,徐壽輝聲勢浩大,大軍如犁庭掃穴,《新元史》記載:

順流攻江西,江州總管李黼與主簿也孫帖木兒拒戰,大敗之……普勝遂陷南康。是月,孟海馬陷歸、峽、房諸州。壽輝別將陷岳州,徇忠、萬、夔諸州,皆下之……

徐壽輝拿下湖廣之后,順流而下攻打江西,奪下九江,又攻下南康,歸州、峽州、房州。徐壽輝又派兵攻下岳州、萬州、夔州等地。徐壽輝一躍成為元末勢力最強的起義軍。

而這一年,朱元璋還在皇覺寺出家,所以說,朱元璋尊徐壽輝一聲「老大哥」,也合情合理,畢竟,徐壽輝抗元,把元朝打得稀里嘩啦的時候,朱元璋還沒入伍呢。

徐壽輝的地盤,最高峰的時候包括湖南、湖北、江西全境,河南、四川部分區域、后來還攻下皖南、浙西,甚至打到了杭州。

元朝至正十三年,元順帝調集幾省人馬,開始集中元軍主力圍剿徐壽輝。徐壽輝在這一年面臨了巨大的壓力,彭瑩玉也在這一年戰死。史載:

六月,行省左丞火你赤復瑞州,執彭瑩玉斬而臠之。

當年六月,元朝大將火你赤攻克瑞州,彭瑩玉沒有逃脫,被元軍所俘,當場被處決。彭瑩玉死后,徐壽輝擺脫了操控,野心更大了。

也就是在這一年的四月,在濠州走出了一位成年僧人,他見天下大亂,便投奔了濠州紅巾軍元帥郭子興,郭子興見他勇猛果敢,便把義女馬氏許配給他,從這里,他開啟了自己的帝業,這個人,名叫朱元璋。

不過,朱元璋雖然參加義軍,他最初兩年都在淮西鬧騰,和徐壽輝并沒有見過面。

三、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徐壽輝沒有和朱元璋見過面,但在這一年,徐壽輝見到了日后另一個的梟雄。這個人叫明玉珍。

根據《明史·明玉珍傳》記載:

明玉珍,隨州人。身長八尺余,目重瞳子。徐壽輝起,玉珍與里中父老團結千余人,屯青山。及壽輝稱帝,使人招玉珍曰:「來則共富貴,不來舉兵屠之。」玉珍引眾降。

明玉珍本是農民,徐壽輝起義時,明玉珍帶領家中父老反抗朝廷,在至正十三年,明玉珍接受徐壽輝的招降,從此成為徐壽輝的心腹。而在兩年后,徐壽輝見到了另外一位梟雄,此人就是陳友諒。

《明史·陳友諒傳》云:

陳友諒,沔陽漁家子也。本謝氏,祖贅于陳……徐壽輝兵起,友諒往從之,依其將倪文俊為簿掾。

元朝至正十五年,元軍在沔陽打敗了徐壽輝的義軍,徐壽輝整肅兵馬,派元帥倪文俊重新奪回了沔陽,而陳友諒順勢投到了倪文俊麾下,被任命為書吏。

徐壽輝此時已經稱帝5年時間,他沒想到,陳友諒和明玉珍二人,日后會建立屬于他們自己的王朝。

徐壽輝本是一介小商販,雖然心里有盤算,但卻不喜歡猜忌別人。早年,徐壽輝受彭瑩玉控制,后來彭瑩玉死后,徐壽輝終于撐起腰桿。他信任倪文俊,因此軍國大事多聽信元帥倪文俊的建議。

倪文俊也是奇人,他出生時,母親曾夢到一頭白虎入室,倪文俊后來驍勇善戰,立下赫赫戰功,人稱「倪白虎」或「倪蠻子」。

在太師鄒普勝去世后,倪文俊擔任丞相,更加膨脹,日漸囂張起來。《新元史·徐壽輝傳》云:

十六年正月,文俊乃建都于漢陽,迎壽輝徙都之。壽輝性寬縱,權在群下。及鄒普勝死,以文俊為丞相,大權悉出其手,壽輝無如之何。

意思是,至正十六年,倪文俊建議把國都遷到漢陽,徐壽輝欣然前往。這期間,倪文俊不愿再受徐壽輝領導,他想取而代之。

元朝至正十七年,徐壽輝派明玉珍攻打巴蜀,倪文俊看徐壽輝身邊人馬不多,打算發起兵變,籌劃帶兵直奔徐壽輝府邸,不料,消息走漏,徐壽輝聽聞后,立即派人逮捕倪文俊,倪文俊見勢不好,便火速逃往黃州。他為什麼要逃往黃州呢?因為黃州是他的屬下陳友諒的地盤。《明史》云:

十七年九月,文俊謀弒壽輝,不克,奔黃州。時友諒隸文俊麾下,數有功,為領兵元帥。遂乘釁ㄕㄚ文俊,并其兵,自稱宣慰使,尋稱平章政事。

陳友諒最初只是書吏,他在倪文俊麾下待了一年多,被倪文俊提拔為元帥。也就是說,陳友諒是倪文俊的嫡系部隊,所以,倪文俊才放心地來到黃州。不料,陳友諒卻改弦更張,他趁這個機會除掉了倪文俊,吞并了倪文俊的兵馬。隨后,陳友諒立即拿著倪文俊的人頭向徐壽輝表功,徐壽輝大喜,同意陳友諒擔任平章政事。一時間,陳友諒風頭無兩,成為了徐壽輝麾下的二號人物。

而這一年,朱元璋剛剛攻下南京不久,正在迅速向皖南和浙西擴充勢力。不過,朱元璋麾下猛將雖多,但有一座城池朱元璋一直沒敢攻打,這座城池就是安慶。

元朝末年,安慶位于南京上游,扼長江咽喉,元朝派重兵把守,朱元璋沒有十足的把握,不愿意主動攻打安慶。但是,朱元璋不敢的事情,不代表陳友諒不敢。

至正十八年,陳友諒率領趙普勝等人攻打安慶,雖然元軍的防守非常嚴密,但陳友諒舍生忘死,水陸并進沖擊敵軍,最終艱難拿下安慶,隨后,陳友諒又攻破「 龍興(南昌)、瑞州、邵武、吉安、撫州、建昌、贛、汀、信、衢」十座城池。《明史》云:

當是時,江以南惟友諒兵最強。

陳友諒僅僅用了3年的時間,就變成了元朝末年最強的起義軍領袖。而此時的徐壽輝,在野心勃勃的陳友諒面前,早已失去了原來的光彩。

四、為他人作嫁衣裳

陳友諒的崛起,意味著徐壽輝開始沒落。雖然陳友諒表面上隸屬于徐壽輝,但陳友諒頗有馭人之法,將士們唯陳友諒馬首是瞻,徐壽輝儼然成為了一個傀儡。《明史》記載:

始友諒破龍興,壽輝欲徙都之,友諒不可。

陳友諒攻克南昌之后,徐壽輝認為南昌地理優勢絕佳,應該遷都到那里去。但徐壽輝的這個決定因陳友諒的否決而沒能實施。

通過這件事,可以看出: 陳友諒表面上雖然是徐壽輝的臣子,其實他的話語權已經超出了徐壽輝。徐壽輝已經被陳友諒所操控。

果然,接下來,陳友諒開始學習倪文俊,取徐壽輝而代之。不過,陳友諒比倪文俊聰明。《明史》云:

壽輝遽發漢陽,次江州。江州,友諒治所也,伏兵郭外,迎壽輝入,即閉城門,悉ㄕㄚ其所部。即江州為都,奉壽輝以居,而自稱漢王,置王府官屬。

陳友諒先讓徐壽輝來江州(九江),因為江州是陳友諒的地盤。然后,陳友諒在城外埋伏兵馬,將徐壽輝迎入城內,立刻關閉城門,城外徐壽輝的親信被陳友諒一一除掉。然后,陳友諒以江州為都城,自稱漢王。當然,此時的徐壽輝,仍然是「皇帝」,只不過,所有的政令都出自陳友諒之手了。

在這期間,陳友諒的大軍在皖南池州等地和朱元璋因搶地盤發生多次沖突,陳友諒勝少敗多,無奈之下,陳友諒決定率領大軍向朱元璋復仇。至正二十年,陳友諒帶著傀儡徐壽輝沿江而下,一舉奪下了太平。太平是南京上游的門戶,太平一破,南京危矣。《明史·陳友諒傳》云:

(陳友諒)遂挾壽輝東下,攻太平。太平城堅不可拔,乃引巨舟薄城西南。士卒緣舟尾攀堞而登,遂克之。

太平被陳友諒拿下之后,朱元璋和陳友諒的處境大變,朱元璋這邊的將士們大駭,有人建議投降,有人建議放棄南京逃往鐘山,朱元璋問劉伯溫的意見,劉伯溫只給朱元璋提了5個字:伏兵邀取之!

而陳友諒則顯得有些不可一世,史載:

(陳友諒)志益驕。進駐采石磯,遣部將陽白事壽輝前,戒壯士挾鐵撾擊碎其首。(出自《明史》)

陳友諒認為,太平他都攻下了,下一站就能拿下南京,生擒朱元璋。他不愿再當漢王了,他要當皇帝。于是,他讓部下請徐壽輝來,假裝要向徐壽輝匯報事情,等徐壽輝來后,陳友諒命人用鐵撾砸碎了徐壽輝的頭。「 鐵撾」是兵器的一種,類似于鐵杖。可見,徐壽輝最后死的時候,估計是腦袋開瓢,凄慘無比。

陳友諒除掉徐壽輝后,立即稱帝,建立「大漢」,改年號為大義。這是中國歷史上最后一個「漢朝」,因為中國歷史上的「漢朝」實在太多,為了區分,史稱陳友諒的政權為「陳漢」。不過,陳友諒運氣非常不好,他登基時迎來了狂風暴雨,登基大典都沒能順利舉行。《明史》云:

壽輝既死,以采石五通廟為行殿,即皇帝位,國號漢,改元大義,太師鄒普勝以下皆仍故官。會大風雨,群臣班沙岸稱賀,不能成禮。

陳友諒登基后,第一戰便吃了大虧,因為他被朱元璋打敗了。朱元璋讓陳友諒的老朋友康茂才詐降,寫信引誘陳友諒到河道狹窄的龍灣。陳友諒深信不疑,結果被朱元璋在龍灣伏擊,陳友諒大敗而逃。史稱「龍灣之戰」,龍灣之戰對朱元璋意義重大,對陳友諒來說,卻是稱帝后的糟糕開局。

陳友諒逃到武昌后,全面整肅軍隊,順利地接過徐壽輝的「接力棒」,不過,并不是所有徐壽輝的舊部都愿意服從陳友諒,比如遠在巴蜀的明玉珍。

上文提到,徐壽輝早期曾派大將明玉珍去討伐巴蜀,明玉珍后來攻下巴蜀后,便鎮守于此。陳友諒除掉徐壽輝后,明玉珍不愿臣服陳友諒,并且出兵為徐壽輝報仇。《明史》記載:

玉珍議討之,閉夔關不與友諒通。二十一年,劉禎勸玉珍自立,玉珍不許。戴壽、張文炳復勸之,玉珍咨于部眾,同心推戴。二十二年三月戊辰,遂僭稱皇帝,都重慶,號大夏國,建元大統。

明玉珍因不是陳友諒的對手,最終和陳友諒斷絕一切聯系,兩年后,明玉珍稱帝,建立大夏,史稱「明夏」。不過,和陳友諒不同的是,明玉珍雖然稱帝,但他仍每年祭祀徐壽輝。

也就是說,徐壽輝雖然被ㄕㄚ了,但他卻培養了陳友諒和明玉珍兩位開國皇帝。南方紅巾軍的衣缽,被這兩人傳承了下去。

五、斯人今已矣,長江空自流

從至正十一年(1351)起義,到至正二十年(1360)被ㄕㄚ,徐壽輝整整在元末歷史上活躍了10年,這十年里,他最高擁兵多達百萬,在長江流域掀起了浩浩蕩蕩的抗元熱潮。然而,元朝滅亡后,后人知道陳友諒、知道張士誠,更知道朱元璋,卻很少有人知道徐壽輝。《明史》中,甚至沒有給徐壽輝一個「列傳」。

筆者認為,徐壽輝在元朝末年的作用是巨大的,他的歷史地位,和他所做出的的貢獻是極其不匹配的。關于徐壽輝,筆者有三方面的評價:

第一,徐壽輝曾經是一位抗元的先鋒官。徐壽輝的輝煌人生,起于彭瑩玉,終于陳友諒,他曾被彭瑩玉、倪文俊、陳友諒操控,但這都不足以否定徐壽輝的作用。元朝末年,徐壽輝獨霸長江中游,是反元勢力最大的一個。也正是因為徐壽輝的存在,才分擔了韓林兒、張士誠等人的壓力,所以說,徐壽輝對反抗元朝暴政起到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

第二,徐壽輝是一位仁慈的君主。因為《明史》沒有單獨為徐壽輝列傳,根據《新元史》記載「壽輝收合余眾,饑民多附之」,可以看出,徐壽輝對窮苦百姓非常同情,也很受百姓擁戴。另外,因陳友諒在江州幾乎把徐壽輝的心腹全部ㄕㄚ光,當時明玉珍遠在蜀地,通過明玉珍對徐壽輝的態度可以看出,徐壽輝雖然是「傀儡」起家,但他頗受愛戴。但是,徐壽輝雖然仁慈,同時,他也有軟弱的一部分。例如,他對倪文俊、陳友諒的深信,足以說明他對別人少有猜疑和戒備,這也是徐壽輝死于非命的原因。

第三,徐壽輝對明朝的建立,有著巨大的推動作用。徐壽輝和朱元璋雖然一同反元,但他和朱元璋沒有見過面,更沒有為爭奪地盤而相互攻打過。明朝統治者之所以不愿提及徐壽輝,一方面是朱元璋認為徐壽輝是個傀儡,不值一提,另一方也是因為徐壽輝曾是陳友諒、明玉珍的上司,朱元璋對他的功績不可過多描述。

但是,站在歷史的觀點來說,徐壽輝當年建立天完王朝,聲勢浩大,元順帝在擊敗韓山童之后,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打擊徐壽輝這邊。正是因為徐壽輝牽制了元軍在中原地區的主力,朱元璋因此才有機會在南京迅速立足。若沒有徐壽輝這個「老大哥」,朱元璋再怎麼「高筑墻、緩稱王、廣積糧」也沒有用。 因此,筆者認為,朱元璋能稱帝,要感謝徐壽輝」。

《莊子·內篇》云: 天下有道,圣人成焉;天下無道,圣人生也。

時勢造英雄,如果沒有生在元朝末年,徐壽輝一輩子或許都只是一個輾轉在蘄州和黃州之間的小布販子。但因為「天下無道」,徐壽輝應運而生。 他不是圣人,也不是英雄,但是,在反抗暴政的路上,他是一條漢子。歷史該留下徐壽輝的名字和事跡,讓更多后人了解他輝煌的抗元史。

本文參考《明史》《明史紀事本末》《元史》《新元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