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龍門客棧》武功再高,也怕菜刀,督公最後輸給了廚子

 

大家好,我是超愛看电影的許多多,記得關注我哦!帶你一起赏析电影中的紛繁世界!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自然就有俠客,而江湖風雲再起,正是因為那座遠離繁華和城市的龍門客棧,明朝中葉的天順年間,宦官當權,權傾朝野,其中最為囂張跋扈的是負責情報監察的東廠。

東廠為了剷除異己,不惜用重金招募一批兇狠死士,組成一支冷血戰隊……黑騎。大太監曹少欽自任東廠督公,上挾天子下令百官獨攬大權,甚至在東廠私設公堂將反抗他的朝廷忠良,抓進東廠酷刑致死,其中就有兵部尚書楊宇軒,楊宇軒向皇上成交諫書彈劾東廠,請求皇上關閉東廠,並嚴懲東廠督公曹少欽。

曹少欽對楊宇軒是以酷刑逼他交出兵權,楊宇軒誓死不從咬舌自盡。事後東廠陷害楊宇軒屯兵關外,意圖造反將其滿門抄斬,卻故意留下她的一雙兒女流放塞外,企圖引出楊宇軒的得力部下周淮安,妄圖將其部下一網打盡,以達到斬草除根的目的。

並暗下調動黑騎秘密出境跟蹤。大漠孤煙,漫天黃沙,兩名解差押解楊女軒一雙兒女步履維艱的走在沙漠中,遠處的一邊破落山坡上,江湖俠女邱莫言受愛人周淮安所托前來營救。東廠曹少欽暗中排兵佈陣,在出關的必經之路上兵分三路展開追殺,而自己親身前往埋伏在峭壁山崖上方,只等周淮安的自投羅網。

邱莫言帶領江湖人士賀虎等救出孩子,並與東廠走狗展開廝殺,黃沙飛揚掀起一股腥風血雨。莫言身騎白馬,直沖督公曹少欽,但曹少欽武功高強只用兩根手指輕輕運力就將邱莫言逼退三尺,曹少欽身邊的三大護法趁機加入群戰,而不遠處的江湖人士雖武功高強,但擋不住東廠人多勢眾,只好伺機逃脫,邱莫言見眾人已逃脫,當即把勢頭轉向黑騎斷掉追兵,跟隨江湖俠士揚長而去,曹少欽眼見眾人逃脫並不慌張,他知道這些只是些江湖草寇,周懷安並未在其中,他要放長線釣出周淮安這條大魚,成功逃脫的邱莫言準備去往龍門客棧和周淮安回合,然後從龍門關出城,然而這一切都在曹少欽的意料之中。

他命令屬下帶領騎兵守住各個山口,下令封住管口的必經之路龍門關,逐一排查各路人士,另外安排東廠的三大護衛,帶領高手悄悄跟隨邱莫言一等人,荒攤上東廠黑騎的馬蹄奔騰而過,揚起漫天黃沙,埋藏了一場腥風血雨,但掩蓋不住風雨欲摧的殺機。

荒攤深處永遠立著一座久經滄桑的房子龍門客棧,放眼望去幾百里內也只有這一家客棧,而這個客棧也成了江湖各路人士的交易落腳之地,裡面和外面的景象仿佛是兩個世界,外面彌漫著一片荒涼,而裡面則是有酒有肉,香煙嫋嫋,這裡面是一個粗礦的男人世界。而這裡的老闆卻是一位風情萬種的女人名叫金鑲玉,能把客棧開在這個地方的人都不一般,金鑲玉嫵媚入骨,面對各路的江湖人士都遊刃有餘,這個客棧並不像表面上看著那麼簡單,也不僅僅是吃飯住宿的地方,暗地裡也是不為人知的黑店,金鑲玉和幾個夥計都身懷絕技,他們在這亂世之中,幹起了殺人越貨的勾當。

臨近黃昏,莫言一行人風塵僕僕的趕來客棧,為了掩人耳目,他們把楊家兒女藏在背簍裡,金鑲玉一眼就看出了莫言是女扮男裝,又打聽到幾人來路不明,轉身就告訴夥計要多留些心眼。莫言剛吃一口包子就吐了出來,他吃出了味道不對,金鑲玉告訴他這陷裡是十香肉,梁山泊的杜十娘賣的就是這種肉,莫言也明白了這是一家賣人肉包子的黑店。傍晚時分,金鑲玉躲在房頂上偷看莫言洗澡探明敵情,不料被莫言發現兩人話不投機當場開打,雖然金鑲玉有些功夫,但和浪跡江湖的莫言相比還是稍微遜色。

莫言步步緊逼金鑲玉只好跳到房梁頂上對著夜空放聲歌唱,正好遇到了前來會合的周淮安,夜空下的周淮安英氣逼人,頓時心生好感,但周淮安早已心有所屬,他和莫言在樓上深情相望,眼神裡止不住的愛意,金鑲玉看著兩人含情脈脈心生醋意,但也無可奈何,周淮安看出金鑲玉不同尋常,便深夜拜訪表面上是借問天氣狀況,實則是打探外面情形狀況,金鑲玉並不多言,據說天氣多變風雨欲來,果真當晚就開始下起暴雨狂風暴雨,周淮安一行人無法動身出關。

而這時東廠的三大黨頭也冒雨追入龍門客棧,他們假冒客商住宿,並積極打聽周淮安一行人的下落,金鑲玉看出一些人的身份也不點破,只是避重就輕的搪塞過去。三大黨頭之首的賈廷擅長攻於心計,他料到這麼大的風雨周淮安一行人無法出關肯定就在客棧裡面就怕紹興和周彪前去打探。確實運氣差到了極點,剛提刀走上房頂就被天降正義一通響雷活活劈死,周淮安聽到動靜並未聲張,而是想等雨停立刻動身前行。

次日一早東廠三大党頭和周淮安正式碰面,賈廷以商人的身份和周淮安周玄,但被腳上穿的官靴暴露了身份,兩人之間有一股看不出的殺氣,隨著兩人的寒暄周淮安所點的烤全羊也端上了桌,但三大黨頭之一的魯小川卻因上菜的先後順序發怒,金鑲玉便叫來廚子刁不遇把羊一分為二,刁不遇是名噠子,雖然語言不通,但也聽了個七八分,他手持菜刀一頓行雲流水的操作烤全羊瞬間就被剔骨,賈庭看出了這家店的非同尋常,硬碰硬不一定能行,他便拿著銀兩去賄賂金鑲玉讓她拖住周淮安等人並拿出一千兩銀票為報酬,金鑲玉拿著銀票柔媚應允,與此同時,周淮安料到客棧定有出關的密道就分派人手去各處探查,最終還是苦尋無果。

眾人只好計畫離開此地,莫言主動留在客棧打掩護,讓周淮安帶著孩子伺機逃跑,並把笛子送給他做定情信物。東廠的三大黨頭在樓下攔截,正當雙方對峙的時候戍守邊關的千戶大人突然進來打破了原本尷尬的局面,千戶大人看著周淮安面熟有些像畫像上的通緝犯,莫言趕緊打掩護拿著駕貼騙千戶說,他們是東廠的人,但千戶看著畫像還是覺得周淮安與畫像上的人十分相像,金鑲玉眼疾手快,趁著千戶不注意拿墨汁在畫像的額頭上點了黑點,幾個人的默契配合,成功把矛盾轉向了東廠三大黨頭,千戶當即決定逮捕三大黨頭。

但賈廷看出千戶貪財的性格,隨後拿出幾千兩的銀票討好他,千戶果然立馬向錢倒戈,周淮安也早就看出千戶鎮不住的樣子,就趁眾人不備,偷偷到金鑲玉的住處尋找出處,但賈廷察覺出異常連忙查看,周淮安無奈之下不小心闖入了通往廚房的通道,廚子一看又有新鮮食材提刀向周懷安砍去周淮安一個飛身和眾人打成一片,幸虧金鑲玉及時趕到。

周淮安看著金鑲玉金鑲玉則表示,這是周淮安第一次這樣望著他,他內心充滿了激動,周淮安看出金鑲玉對自己的感情當即表示自己願意娶她為妻,唯一的條件就是金鑲玉要告訴他那條通往出關的密道。金鑲玉心中竊喜,當即搶下莫言送給他的笛子周淮安為了大計只好作罷。

另一邊東廠督公曹少欽帶著大隊人馬也正在趕往龍門的地方,周淮安賀虎等人商量晚上和金鑲玉拜堂成親之事,讓党頭之一賈廷做證婚人牽制東廠,他會逼金鑲玉說出密道所在,若是計畫順利,他會把蠟燭放在視窗,讓眾人把酒杯打碎一起行動,賀虎並不相信周淮安的計畫,認為他只是貪圖一夜風流,只有莫言相信周淮安,但想到心愛之人即將成婚,心中還是有些隱隱作痛。

大婚當晚三路人馬各懷鬼胎,每個人都在互相試探,這時,莫言發現自己和周淮安的定情信物,那把笛子在金鑲玉的手裡,心中閃過一絲悲痛,但大敵當前仍不得他摻雜任何兒女私情,周還抱折金鑲玉進入洞房,趕緊詢問密道所在,但金鑲玉確實帶有一絲羞澀,看著周淮安他雖然對男人都是虛情假意,但眼前動了心,雖然知道她和自己拜堂都是為了利用自己,但他依然享受其中一直糾纏周淮安不肯說出密道所在,他怕自己一旦說出下落,以後這種柔情都不會再有此時的他既任性又膽小。

莫言等人在木梯上負責攔截東廠,雙方決定鬥酒來一決高低,雖然東廠人多勢眾,但賀虎一行人在酒裡摻了水,雙方都不吃虧,樓下的人各懷心思的鬥酒比拼,而樓上窗戶裡顯現出朱懷安和金鑲玉親密的一幕,莫言看到此處心痛不已,當即抱著一壇酒想把自己灌醉忘掉此事,他拿起一壇酒,仰頭痛飲眼角帶淚仿佛想把所有的痛苦都放到酒裡來消解自己的悲痛,眾人都盯著樓上等著信號,而督公的大軍即將趕到,賈廷此時也知道金鑲玉房間有秘密。

上樓拿錢賄賂金鑲玉讓她留住周淮安金鑲玉順勢答應心裡卻是想著周淮安樓下賀虎等人等的心急,而樓上的燈也熄滅了,賀虎以為周淮安因為溫柔鄉忘記了正是當場發作和東廠打了起來,眾人廝殺在一起場面亂作一團,莫言見情形危急,只能加入混戰,讓賀虎等人護住孩子先走,而房間裡金鑲玉也纏著周淮安要洞房周淮安有些厭倦怒駡金鑲玉是東廠的走狗,說罷便跳窗而逃,加入混戰金鑲玉心中委屈。

但也無可奈何下樓卻發現自己的夥計都慘死在賈廷之手,金鑲玉怒火中燒拿刀向三大黨頭殺去一陣廝殺過後,金鑲玉把魯小川以石磨碾死還一劍刺死了的賈廷,另一邊曹公公的人馬趕了過來,正好碰上出逃的莫言等人,曹公公下令放箭萬箭齊發,賀虎等人被人射死在荒攤上,混亂之中,党頭的曹添也被射死莫言因此身受重傷,只能帶著兩個孩子返回龍門客棧。客棧裡周淮安幫莫言醫治傷口,他告訴莫言,愛的人是你,笛子是無意中被金鑲玉拿走的。

此時金鑲玉來到門口,聽起了兩人的情話聽的有趣,金鑲玉看著兩人深情的樣子,但聽到笛子是身外之物,莫過於此刻深情。她的心中泛起醋意,也明白了周淮安的心中只有莫言。

內心一陣,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震耳欲融的馬蹄聲,督公曹少欽已經包圍了客棧,金鑲玉趕緊打開了密道,讓噠子和周淮安帶著孩子離開,東廠眾人這時闖了進來,金鑲玉被塌下來的房梁壓在底下,莫言奮力救出了她,金鑲玉這時拿出笛子還給了莫言,她表示別人施捨的東西她不要。

眾人背著孩子從密道離開,但孩子身上的腰帶,被風沙不小心刮到督公手上,督公看出異常,帶領眾人去追,風沙太大,東廠的黑騎都被刮下馬,曹少欽依然緊追不捨,周淮安和莫言負責攔截督公,讓噠子帶著孩子先走,曹少欽一個飛身刺向周淮安,周淮安靈活躲避,莫言加入戰鬥,但曹少欽武功高強,一時之間難以取勝,雙方打得不可開交,只能隱約看見風沙中他們微弱的身影。

風向越來越大,他們都被眼前的風沙迷住眼睛,不久後,幾人的下半身都被埋藏在沙堆裡無法動彈,曹少欽趁機沖出刺向周淮安,莫言用盡全力,把周淮安推出沙堆,而自己被一劍刺向胸膛,身受重傷無法逃脫,只能被沙土慢慢埋藏,周淮安看著愛人漸漸消失,心中悲痛萬分。

但卻無能為力,曹少欽依然窮追不捨,看著被打倒的周淮安,他飛奔向前想要一劍殺了他,突然噠子從沙堆沖出,大戰曹少欽,以剔骨刀和遁地術重傷曹少欽,曹少欽看著自己被剔成骨頭的手腳痛苦不已,怒不可遏的刺向噠子,周淮安趁此機會手持子母劍刺穿曹少欽的身體,曹少欽應身倒地。

周淮安看大仇已報,再也支撐不住自己的身體,隨到倒地不醒。但他嘴裡還在喃喃著莫言,金鑲玉看到這一幕心灰意冷,他也測底明白了周淮安的心思,自己始終都沒有在周淮安的心中,有過一席之地。

事後周淮安就還帶著楊家兒女離開客棧,金鑲玉看著周淮安的背影,他也明白了一切,一把大火燒了這個自己經營多年的客棧,隨後追尋周淮安而去。

新龍門客棧是由徐克李賀惠民作為指導的一部武俠片,梁家輝,張曼玉,林青霞,甄子丹主演,影片改編于胡金山的龍門客棧,背景是在明朝時期講述了江湖俠士救助忠良後代之後,和東廠的一眾高手在龍門客棧發生的驚險故事。

影片無論在人物刻畫或是色調運用上,都是以大氣的東北風來展開描寫,這也是新一派的武俠著作,而後以被譽為武俠界的一座豐碑,其中由張曼玉飾演的金鑲玉獲得一眾好評,他那溫情的臉蛋在金黃色的大漠上格外耀眼,既嫵媚又豪爽,而她最迷人的應該是。

從周懷安出場時,他的柔情似骨,隨後知道周懷安心中只有莫言,但他還是勇敢的追求,直到看清兩人的情意,她決定瀟灑的放手,最後就還離開時,她決定不計後果的追隨而去,她的性格和江湖兒女十分符合,敢愛敢恨,至情至性,風華無雙,最近也是一代人心中的金鑲玉。

林青霞飾演的莫言則是引起病人,從頭到尾他都在為自己的愛人搏命,雖然最後被埋藏在那片風沙裡,但他卻永遠留在周懷安的心中,他的內斂和儒雅讓人過目難忘,還有不多見的俠骨柔情。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在那個魚龍混雜的客棧中,將所有的生死愛恨都表現的淋漓盡致,但無論發生了什麼,最後都隨著一把大火和風沙所掩蓋,但江湖依舊流傳著他們的傳說。

 

感謝支持,歡迎評論區留下你寶貴的想法。追隨我帶你領略不同的戲劇人生,掌握最新情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