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魏嬿婉當眾爬龍床,如懿糊塗腦神助攻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一部作品中的女主,先天性是討人喜歡的,因為頭頂閃爍著女主光環。可是如懿這個人物,就像個出力不討好的小媳婦,怎麼看怎麼討人嫌。你說她善良吧,永璉被害、璟瑟遠嫁、永珹出嗣、豫妃失寵,樁樁件件她都脫不了干係;你說她擅籌謀懂算計吧,前期被金玉妍耍得團團轉,還傻兮兮和富察琅嬅鬥個不死不休,後期面對魏嬿婉的步步緊逼,她又全無還手之力。

如懿這個人設,著實尷尬。當然,如懿粉們是不怕尷尬的,只管一廂情願為她貼上「保持初心、不屑宮鬥」的標籤。就像小孩子幹架,打敗的一方往往要交代兩句場面話——我才不和你打,不來睬你最凶!

魏嬿婉搭上皇帝那一幕戲,如懿就沒有踩准節奏,本想著借用魏嬿婉打擊金玉妍,弄巧成拙卻成全了魏嬿婉青雲直上。

那日趁著晨涼,如懿帶了惢心和菱枝往長春宮去,富察皇后新生了嫡子永琮,如懿身為妃妾,自當請安問候。

在園子裡遇到了金玉妍一行,接下去不過是金玉妍嘲笑如懿沒有孩子,如懿諷刺剛滿月的八阿哥是中元鬼節出生。

金玉妍心中惱怒,就當著如懿的面作賤魏嬿婉,罵這個「櫻兒」是蠢笨丫頭,好吃懶做,還打了魏嬿婉一個耳光。

如懿掛著一臉假笑,說 本宮只心疼你那幾根水蔥兒似的指甲,落在皮肉上仔細傷著。

金玉妍自然也是假笑吟吟,說 原來嫻貴妃是心疼我呀!我只當嫻貴妃只心疼那些賤皮賤肉的奴才呢,一味地愛和她們投趣兒。

這會兒皇帝也來了,魏嬿婉輕輕一聲[呻·吟],進忠推波助瀾,臉上帶傷的小宮女便被帶到了皇帝面前—— 仿佛一隻風雨中飽受驚嚇的燕子,瑟縮著身體,顯得格外弱質孱孱。脂粉不施,素淨雅致得猶如一朵臨風半開的梔子花,烏鴉鴉一頭黑髮,深青色頭繩,綠湖紗袍,靜若碧水,娉婷生色。

皇帝的目光已經黏在了魏嬿婉身上,如懿全無警覺,還微微一笑假裝淡然,實則告了金玉妍的狀:「櫻兒是宮女,也喜歡穿青色。」

魏嬿婉又說自己的名字本是良時嬿婉的嬿婉,櫻兒是嘉妃娘娘賞的名字,許是因為嘉妃娘娘喜歡櫻花呢,她不勝嬌弱又一臉驚恐的模樣。

皇帝是生氣的,金玉妍明知道青櫻是如懿從前的閨名,還讓宮女改名櫻兒,身穿青色,一個妃位對他寵愛的貴妃如此不敬,可謂僭越犯上。

如懿心裡也驚異魏嬿婉在皇帝面前這般口舌伶俐,卻依然毫無提防,只顧以退為進打擊金玉妍,故作柔聲道:「皇上,或許嘉妃是無心的。」

于是皇帝做出了決定—— 既然嘉妃厚愛這個丫頭,朕也厚愛她一回。

接下去皇帝問了魏嬿婉阿瑪是誰,年紀多大,如懿這才後知後覺,心底不安,忙提議可以把魏嬿婉指出去配個侍衛,卻已然遲了。

而她居然還傻到指望魏嬿婉自己願意嫁侍衛, 如懿含笑看著嬿婉,親切和婉到了極處,可眼底的意思卻再分明不過,她若不願意,大可自己退卻,求得指婚。

如懿也不想想,魏嬿婉在啟祥宮被虐打可不是一天兩天,也不是一月兩月,幾年來身上青紫斑斑、新傷舊痕,終于有了這翻身機會,這會兒再跟她講指婚侍衛?果然是不把別人吃過的苦當回事。自然,如懿這樣的戀愛腦,是不能理解魏嬿婉為什麼要拋棄舊愛去攀龍附鳳的。

皇帝就封了魏嬿婉為官女子,賜居永壽宮,當夜侍寢。

此時的如懿心頭一陣冰涼,既為淩雲徹不可挽回的情緣,也是為了自己的少年郎又多了一個小老婆吧?

這一幕,于魏嬿婉是籌謀已久,于如懿卻是陰差陽錯。

倘若在魏嬿婉 不勝嬌弱又一臉驚恐地出現在皇帝面前時,如懿的第一個念頭不是借機告金玉妍的狀,而是當著皇帝的面將魏嬿婉要到自己宮裡,金玉妍怕是無法拒絕的吧?畢竟她對魏嬿婉又打又罵,那麼位分比她高的貴妃當著皇帝的面要個她不喜歡的宮女,她應該不得不從吧?

假如魏嬿婉成了翊坤宮的宮女,不用多久,如懿就會把她嫁給淩雲徹,那麼《如懿傳》就是另外一個結局了 。

不過以魏嬿婉堅韌的心志,即便她到了翊坤宮,怕是也不願嫁個坤甯宮侍衛了,畢竟遠方有詩,眼前只是苟且,魏嬿婉唯唯諾諾苟且了二十二年,也該她追尋詩和遠方了。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