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終于讀懂了鳳翹與蕭宴為何沒有在一起了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一個眼神便能心領神會,鳳翹和蕭宴分道揚鑣,卻並無「遺憾」

鳳翹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和尚的?或許是在和尚叫她挾持自己,救了她一命的那一刻,又或者是與他比武切磋甘拜下風的時候。

她看管和尚風餐露宿的,別人趕也趕不走。幾分是忠于職守,幾分出于動情,怕是她自己也不是十分清楚吧!

周生辰去見蕭宴,卻派人把鳳翹拉住在一旁偷聽。于是他們一起去了中州,清君側以後,算是並肩作過戰的朋友了。

蕭宴被封了鳳陽王,還做了王軍的軍師,鳳翹對她的敵意也徹底消除。

周生辰和時宜去了南蕭,鳳翹的心裡就像天塌了一樣。蕭宴安慰她說,不必擔心,此刻你的師傅正在享受南蕭之行呢!

南蕭的皇帝來了城裡,最瞭解他的蕭宴明白,他絕不會空手而歸,為了周生辰他決定渡江。

蕭宴上了小船,鳳翹霸道的跟上去。她說她有責任保護王軍的軍師,還把蕭宴當小弟使喚。

他們一起去青龍寺,周生辰陪著時宜,曉煜與漼風並肩同遊,鳳翹就和蕭宴在一起。

蕭宴說她的功夫比他低怎能保護啊?南蕭的皇帝殺不了他,但是殺她卻易如反掌。

鳳翹滿不在乎地懟他:廢話真多!

任憑蕭宴如何說,鳳翹捨命陪君子的心意決絕。

他們的情義已經到了能夠同甘苦共生死的地步,一點也不比曉煜與漼風差了!

還有一種錯覺生出,怎麼看鳳翹都有一種賴著和尚的感覺,你往哪裡去我就去哪裡,你休想拋下我。

就如同時宜總是粘著周生辰一樣。

回到江岸來,蕭宴不開心。鳳翹擔心他,主動提及自己的往事,還說出家人普度眾生。眾生都在心裡了,一個南蕭皇帝又算什麼啊!

不得不說鳳翹是周生辰最優秀的弟子,蕭宴無從反駁,心服口服啊!

青龍寺寧靜優雅,蕭宴覺得這是清修的好地方。鳳翹不願意了,她說你能不能不老想著修行啊。馬上又覺得不合適改口說,她是為了師傅說他的。師傅拿他做軍師,他卻老想著出家,太對不起師傅了。

鳳翹哪裡是覺得蕭宴對不起周生辰啊,她是抱怨蕭宴不懂她的心思。她對蕭宴有情,蕭宴卻沒有想過為了她還俗。

紅塵中歷練十幾載的蕭宴,這些他應該十分清楚吧!而他似乎對鳳翹也和別人不同。

《周生如故》大結局裡,周生辰死了,時宜殉了情。曉煜戰死,空餘漼風隨了小南辰王姓。

鳳翹和蕭宴兩個人都好好的,卻沒有在一起。比起周生辰與時宜,曉煜與漼風,鳳翹和蕭宴更令人遺憾。明明可以在一起,卻非要分道揚鑣。

鳳翹曾經說過,父親把母親的救命錢搶走,母親在她眼前死去。她藏著酒瓶要襲擊父親,又怕被他打。于是跑出來遇到師傅周生辰,從此與他征戰四方。

蕭宴問起她是否還恨他的時候,鳳翹瀟灑地說,誰記得他是誰啊!她的心裡只有北辰的百姓。他們能安居樂業才是她最想要的。

師傅周生辰死了,鳳翹心裡依然裝著西州城的百姓,還有西州城。甚至正是因為西州再無周生辰,所以鳳翹才更不能再離開西州了。

蕭宴一個遁入空門的人,更不願意再惹紅塵。鳳翹心裡裝著北辰百姓和西州城,蕭宴的心裡何嘗不是裝著眾生呢!

一個眼神就能心領神會,蕭宴那一句「殿下」,終究是鳳翹繼承了周生辰的衣缽,繼續走周生辰未走完的路,做周生辰未完成的事業。

雖然艱難,但是鳳翹會義無反顧地走下去,直到戰死或者終老的那一天。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