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了,《電鋸驚魂》

 

@星座叔叔 大家好,我是超愛看电影的許多多,記得關注我哦!帶你一起了解各地电影最新資訊!

 

2003年,澳大利亞墨爾本,一個剛畢業沒幾年的華裔年輕小夥,卻敢和好萊塢大廠玩起了「對賭」。

彼時他剛剛拍了一部恐怖短片,這部短片不僅故事詭異,而且還玩起了很少見的道具花樣—— 下顎撕裂器,作為觀眾只看一眼就會自動代入到這個場景之中,瞬間毛骨悚然。

短片只有9分鐘,但小夥對這個創意很有信心,於是他帶著作品找到了獅門影業,希望能給到足夠的投資,好拍成一部完整的恐怖長片。

但獅門影業看著這個26歲「稚氣未脫」的男孩,堅持最多只肯 拿出120萬美金,他們認為拍完能賣賣DVD賺點錢就行了。

小夥接受了,但超級自信的他,還是在合同中加了一行比較 「狂妄」的條款——

關於他個人的報酬上,他拒絕了固定薪水的方式,而是選擇了 根據票房多少按比例進行分紅,用現在的話說,這叫 對賭

獅門影業並不對這部電影的院線市場有多看好,但對於他們沒想到,這部18天拍出來的NC-17級(一級限制)電影,卻在電影節大放異彩,口碑徹底爆了。

獅門影業迅速調整計畫。

一面讓小夥剪掉不合適的鏡頭,重新以R級申報;一面擴大發行,展露出了龐大野心。

最終這部成本120萬美金的電影,在全球市場收穫了1.05億美金的票房。

這名小夥就是溫子仁,這部電影正是他的成名作《電鋸驚魂》。

但其後的系列續集溫子仁並沒有再執導,而是將這個IP交給獅門影業去開發,由新導演接手,自己只擔任製片人這樣的幕後掌門。

從2004年到2010年,《電鋸驚魂》以每年1集的速度連拍7部,皆趕在每年的萬聖節前後推出,從不缺席,並且都能穩定獲得1億美金左右的票房。

原本拍到《電鋸驚魂7》系列已經正式完結了,但資本總是逐利的。

在票房利益的驅動下,7年後獅門影業又找到了溫子仁,希望繼續推出《電鋸驚魂8》。

在溫子仁的構建下,劇情上玩了一出交錯設計,演員托賓·貝爾也回歸飾演了豎鋸教父約翰·克萊默,但《豎鋸》的票房未能達到預期,口碑也不盡如人意。

頭鐵的獅門影業不肯甘休,執意要再賭一把。

很快《電鋸驚魂9》的專案被安排上馬,溫子仁也重新調整了策略,並做出了 三大改變

1、召回系列2至4集的導演達倫·林恩·鮑斯曼,這也是此前系列得以成功的一大功臣;

2、對演員陣容下本,邀請「好萊塢票房之王」薩繆爾·傑克遜出演;

3、投入了遠超以往的4000萬美金(折合人民幣2.5億),此前《電鋸驚魂8》的製作成本僅有1000萬美金。

從獅門影業到溫子仁都希望這部《電鋸驚魂9》能重振系列雄風,可卻被被現實再一次狠狠打臉。

在今年於美國本土上映後,雖然這個系列的全球總票房很快就突破了10億美金,但單部影片的票房卻極為淒慘,僅有2952萬美金,創下系列最低票房紀錄(同期新片《玩命關頭9》2.33億美金)。

從美國到中國評價也都比較負面,甚至批評主創吃相難看。

看完《電鋸驚魂9》後,這部新作裡從故事細節到反派設計,都在預示著一個結局:R級系列《電鋸驚魂》這次真的已經窮途末路了。

一、

我們先看這部新作到底講了一個怎樣的故事。

故事發生在豎鋸教父約翰·克萊默去世多年之後,洛杉磯地鐵站發生了一起命案,一名叫博茲的警探被3號列車撞死,而從現場跡象看,這是有人在模仿「豎鋸」作案。

澤克警探和威廉負責本案,兇手非常狂妄,他會給澤克寄送包裹以提供線索,澤克追蹤著這些線索,卻發現自己被兇手牽著鼻子走。受害者正不斷增多,他卻對這個殺人狂徒毫無辦法。

隨著澤克的父親,老鳥警探馬庫斯(薩繆爾·傑克遜)被捲入其中,案件的真相也慢慢浮出水面。

12年前,澤克一次出任務時,目睹了他的同僚皮特·鄧利維槍殺了一名證人的情形,這名叫查理·愛默生的證人正準備出庭指證一名員警的犯罪行為。

一向大公無私的澤克告發了皮特,但卻被同僚當作一個告密者,而皮特則在警隊的包庇下只被判了9年監禁。

不過警隊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查理·愛默生被槍殺的當天,他的兒子正躲在家中房間裡並目睹了一切。

查理的兒子長大後隱姓埋名,經歷重重考驗最終進入警隊,並來到洛杉磯。他信奉「豎鋸」約翰·克萊默的一切,並模仿其作案方式策劃了報復行動。

警隊中與查理的死有牽連的警長和警員都難逃一難,包括警長安吉和澤克的父親馬庫斯都遭遇報復。澤克原本有機會解救自己的父親,但他為了追捕兇手而錯過了最佳時機,這導致馬庫斯最終被趕到現場的員警開槍誤殺。

兇手其實在電影剛開始不久就現身了,一直就在洛杉磯警隊中,且跟在澤克的身邊。

他對澤克也沒有怨恨,最後還希望能夠和澤克聯手,成為警隊中的罪惡剋星。

至於兇手到底是誰,皮哥就不想劇透太多了。

二、

導演達倫·林恩·鮑斯曼的回歸並沒有為這個系列注入新的血液,相反在圈套內打轉的同時,有點把自己困住了。

相比這個系列前7部曲甚至第8部而言,這部新片的缺點非常明顯。並且幾乎個個都是死穴。

而從觀眾的角度看,真就有點「把觀眾當傻子」。

1、強行掛鉤「豎鋸教父」

殺人兇手被設定為「豎鋸」約翰·克萊默的崇拜者。

他既不是「豎鋸」的親戚,也不是「豎鋸」的門徒,他雖然也做出了很多殺人機關,但他的犯罪手法充其量也只是模仿,與「豎鋸」並沒有繼承關係。

這就導致觀眾很難信服,擺明瞭就是強行掛上《電鋸驚魂》系列。

2、反派錄音改成了「山寨貨」

令皮哥最受不了的是,系列標誌性的「遊戲規則」錄音,那熟悉的詭異男低音竟然換成了一把尖聲又低沉的男聲。

這聲音聽起來十分彆扭,也影響了觀眾對電影的觀感,讓人聯想到兇手充其量就是個山寨貨。

3、R級片拍成了好員警傳記

與之前系列作品的快節奏不同,本作將重心放在講好故事和塑造人物上面。

其中用在澤克警探身上的筆墨最多,故事的前因後果也交代得非常清楚。但過多回憶劇情的加入也放慢了電影的節奏,使情節的推進變得乏味,缺乏能夠調動觀眾情緒的點。

4、招牌遊戲「自我閹割」

密室逃亡遊戲一直是《電鋸驚魂》系列賴以生存的招牌,越是靠後的作品遊戲的花樣就越多。

看著一群人被抓,再一個個因為自己作死而死於機關之下,是觀眾們最感興趣的情節。

然而本作又回歸到了系列前幾部作品的「逐一擊破」模式,這也是令觀眾非常失望。

5、打醬油的美國老戲骨

男主演克裡斯·洛克是好萊塢脫口秀名演員,以單口喜劇名揚天下,但在這樣一部恐怖片中很難發揮他逗笑的長處。

而「媽的法克俠」薩繆爾·傑克遜的戲份其實很少,充其量只是客串,喜歡他並期待看他表演的觀眾也肯定會大失所望。

正是因為以上這些缺點,電影在IMDb上只拿到5.4分,豆瓣評分更是跌落到5.2。

再對比不到3000萬美元的票房和高達4000萬美元的投資,獅門影業想要收回成本恐怕難於登天。

三、

其實一個恐怖片IP能風靡世界17年,能收穫10億美金票房,在影史上是極為罕見的。

而溫子仁執掌的《電鋸驚魂》系列能取得這樣的成功,其實不僅在於那些殺人機關的創意,環環相扣的情節,更在於對眾多出場人物細緻入微的形象塑造。

尤其在「豎鋸」離世後,對他的三名門徒的刻畫都抓住了精髓,也形成了新的粉絲支撐力量,所以即使「豎鋸」離世,系列的核心生命依然能夠得以延續。

所以當2010年的《電鋸驚魂7》上映後,隨著關門弟子勞倫斯·戈登的出現,有辱門風的二代掌門人馬克·霍夫曼被處刑,《電鋸驚魂》系列也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這7部作品自成一體,構建了一個完整的故事,本身就已經非常完美。

2017年的《豎鋸》和今年的《漩渦》,都只是狗尾續貂,就算故事講得再好,也很難融入前面的故事了,這正是後兩部作品失敗的真正原因。

達倫·林恩·鮑斯曼導演的回歸,也表明了獅門影業和溫子仁有決心要讓這個IP起死回生,但就《漩渦》的表現來看,電影主創真的是用盡了最後一絲才華。

帶著不到3000萬票房的「夕陽餘暉」,《電鋸驚魂》系列註定已經走向末路了。

再見了,溫子仁,再見了《電鋸驚魂》,一切都回不去了

 

@星座叔叔 感謝支持,歡迎評論區留下你寶貴的想法。追隨我帶你領略不同的戲劇人生,掌握最新情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