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雪巖用30年成中國首富,只用3天變得一貧如洗,臨終只說了3句話

胡雪巖,是晚清歷史上響噹噹的名字。他當過放牛娃,做過貧賤的錢莊學徒,通過用心的經營,在短短三十年時間,便賺下2000萬兩白銀的身家。按照購買力換算,相當于現代的180億元新臺幣。而這在晚清,胡雪巖的家產真可以用富可敵國的來形容。

他縱橫于商場與江湖,馳騁于戰場和朝堂,權傾一時,風頭無兩,並以布衣商人的身份,被清朝授予布政使的頭銜,戴紅頂、穿黃馬褂,歷數滿清200多年歷史,還沒有哪個商人能像胡雪巖那麼風光。因此胡雪巖因此得到一個響亮的綽號——紅頂商人。

然而王權沒有永恆,富貴也不可能永遠傍身。就如那句常言所說:「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僅僅只在三天內,胡雪巖就變得一貧如洗。因此馬雲曾評價胡雪巖:「胡雪巖是為商的典范,也是為商最大的反面教材。」

就讓大家隨著筆者的文章,進入胡雪巖崎嶇坎坷的人生,讓我們從這位首富的興衰成敗中得到經驗,吸取教訓。

一、第一筆風險投資,500兩白銀資助窮秀才王有齡

胡雪巖出生于1823年。童年時,胡雪巖不過是個安徽績溪的放牛娃,沒上過私塾,所有學識都由父親傳授,因此胡雪巖算是粗通文墨。但是胡雪巖的學習生涯卻在他 12 歲時,戛然而止——那一年,他的父親去世了。

家中失去了頂樑柱,胡雪巖在14歲那年出外尋找工作,並在親戚的介紹下,在「信和錢莊」謀得一份學徒的工作。胡雪巖從小就很機靈,能說會道,做事麻利,很受掌櫃的青睞。

在野史中,胡雪巖受掌櫃的囑託,收了500兩白銀的賬,途中在一所小茶館裡休息。在那裡,胡雪巖與一位滿臉愁容的青年攀談了起來。原來,這名青年名叫王有齡,是一位候補鹽大使,正打算去京城「加捐」,謀得個正職,只可惜自己囊中羞澀,已然沒有盤纏。如今走投無路,因此才會在茶館裡長籲短歎。

胡雪巖見王有齡相貌堂堂,談吐不俗,知道他是個人才。于是他做出了一個出人意料的決定,將自己收來的500兩白銀,全部送給王有齡。因為胡雪巖相信,王有齡有著不可限量的未來,絕對不能因為這筆錢,誤了這位傑出人才的前程

但是胡雪巖本身沒有錢,因此只好挪用錢莊的公款,借花獻佛。若是現在,胡雪巖或許要判個職務侵佔罪。而在晚清時代,胡雪巖甚至可能因此小命不保。可以說,這500兩銀子,是實實在在的風險投資。

對于胡雪巖的慷慨饋贈,王有齡感動得痛哭流涕,千恩萬謝。只要自己赴京得到了正職,一定會忘了胡雪巖這位兄弟。

數月後,王有齡果然被授予一個浙吏的實職,從此官運亨通。王有齡不僅立即還了錢莊的賬,還將胡雪巖授以重任。

胡雪巖從一錢莊夥計搖身一變,代理起了政府的「業務」,辦起政府性質的絲綢行,用政府的錢扶助當地農民養蠶,再就地收購生絲,運往滬、杭,脫手變現後再解交浙江省「藩庫」,中間不需支付任何利息,胡雪巖從中收穫豐厚。

胡雪巖的500兩風險投資,讓他獲取了豐厚的回報。從絲綢、藥店、店鋪、錢莊,到軍隊糧械、政府漕運,隨著湖州知府王有齡一路高升至浙江巡撫,胡雪巖的生意四面開花。在太平天國運動如火如荼的時代,胡雪巖已經握有浙江一半以上的戰時財產。

胡雪巖曾說:「一個人想事業有成,一半靠本事,一半靠機會。」在很多人心中,機會是等來的,是天上掉餡餅。但實際上,機會其實並不能等,而是要是爭。沒有條件,也要創造條件。最終,胡雪巖攀上了王有齡這個大靠山,從此一飛沖天。

第二個巔峰:巧拍左宗棠這頭「強驢」

1860年,李秀成率眾殺入江浙,浙江巡撫王有齡被太平軍團團圍困在杭州城內。兩個月後,城內守軍糧食吃盡,援軍遙遙無期,已經出現人吃人的慘劇。

在此危難時刻,胡雪巖義不容辭地擔起了突圍籌辦糧草的責任。在敵軍團團圍困之中,清軍官兵硬是幫胡雪巖打開一道缺口。在激烈的戰鬥中,胡雪巖還受了傷。

在杭州城外,胡雪巖用最快的速度,籌集了20萬石稻米,準備運送到杭州城。但可惜的是,太平軍的封鎖線實在太過嚴密,如今已滴水不漏。而杭州周邊的左宗棠心知,李秀成攻打杭州,不過是為解「天京之圍」的圍魏救趙之計。杭州固然重要,但是攻克天京更重要。因此,左宗棠部雖然近在咫尺,但卻按兵不動。

最終,王有齡彈盡糧絕,在絕望中自傷。胡雪巖所仰仗的做大的靠山,就這樣轟然倒塌了。為了重起爐灶,胡雪巖做出決定,一定要攀上左宗棠這層關係。

與清朝那些貪官汙吏不同,左宗棠清正廉潔,不近女色、不愛應酬、剛直不阿,在當時官場上,有強驢之稱。要搞定這頭強驢,美女、錢財或許都不好使。對于左宗棠來說,他所需要的並不是物質上的財富,而是幫助自己建功立業的人才。因此,胡雪巖必須向左宗棠證明自己的能力和價值。

首先,胡雪巖將自己採買的20萬石糧食全部送給了左宗棠。對于缺乏糧秣的左宗棠來說,這是雪中送炭之舉。其後,胡雪巖直截了當地對左宗棠說:

「我不想做官,只想成就一番事業,遇見大人就是我做事業的機會!」

隨後,胡雪巖介紹自己在戰時,為王有齡籌糧籌款的經歷,並很快得到了左宗棠的興趣。最終,胡雪巖成功搭上左宗棠這條線,成為他的座上客。

從此以後,胡雪巖成為了左宗棠的「錢袋子」,無論是「剿撚」、平定回民起義、出征新疆,都有胡雪巖忙前忙後的身影。清人劉體仁對胡光墉替左宗棠借外債籌餉有如是評價:「西征之役, 借外債, 尤非光墉(胡雪巖)弗克。」

因為胡雪巖的過人功勞,左宗棠為他向朝廷討得個二品頂戴,身著黃馬褂,成為名副其實的「紅頂商人」。在左宗棠的支持下,胡雪巖的生意越做越大,其財富終于達到了頂峰。

長袖善舞的商人胡雪巖,隨著官商之路可謂越走越遠,生意版圖一步步遍及天下,企業的規模從早年的掌控浙江半省財產,直至到富甲大清天下,個人財富直逼朝廷財政收入。甚至多位朝中大臣、滿族王公、親王貝勒也都成了胡雪巖「阜康錢莊」的客戶。

然而「水滿則溢」。胡雪巖在為國家做事,同時也公器私用,賺得無數財富。胡雪巖深處于欲望的海洋,心氣越來越大,變得愈發不可一世。但是胡雪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30年積累的財富,竟在短短3天內化為烏有。

胡雪巖的大半生都得益于官場,最後卻倒在了官場之中,正可謂「成也蕭何,敗蕭何」。

三、投機失敗,淪為李鴻章的「槍下之鬼」

自第二次鴉片戰爭以來,中國生絲生產已經完全由西方列強掌握。胡雪巖不甘心這筆巨大利益落于外人之手,因此他制定了一個龐大的計畫,以自己全部家產囤積生絲,將外國人徹底擊敗。

很快,胡雪巖便聯合其他中國商人,大量囤積生絲,哄抬價格。經過一段時間的價格戰,外國商人眼看就要敗北。但是天有不測風雲,義大利生絲在1885年發生了大豐收,歐洲絲商不再依賴于中國的生絲。另外,中法戰爭爆發,法國軍艦封鎖了中國的海岸。

在此情況下,胡雪巖被迫拋售大量庫存的生絲,想要及時止損。經過數天的操作,庫存的生絲大體銷清,雖然損失了550萬兩白銀,但遠未到傷筋動骨的地步。

然而胡雪巖在生絲貿易上的失利,卻引起了李鴻章的注意。李鴻章與左宗棠一向不睦,兩人因為「海防」和「塞防」問題,成為了不共戴天的政敵。李鴻章心知,要扳倒左宗棠,就必須除掉他的「錢袋子」胡雪巖。而胡雪巖生意的失敗,給了李鴻章一個絕好的機會。

首先,任駐英大使的曾國藩之子曾紀澤英國人口中打聽到,當年西征所用的英國借款,利息僅為三厘半,而左宗棠奏報到朝廷的胡雪巖所借洋款利息卻為九厘七之多時。很顯然,胡雪巖利用西征借款,賺取了巨額差價。而這給胡雪巖最後的倒臺埋下了禍根。

此後,李鴻章命親信盛宣懷對外宣揚,胡雪巖投資生絲出現巨額虧損,其錢莊的資金流已經枯竭,難以為繼。聽聞此消息,儲戶們果然上當,他們紛紛前往胡雪巖的阜康錢莊,發起了如同雪崩一樣的擠兌風潮。

就這樣,胡雪巖在全國的錢莊紛紛倒閉,僅北京分號查出的虧欠公私款項就達1200萬兩。正所謂「大潮退去,就知誰在裸泳。」沒想到中國首富胡雪巖,就是這個裸泳的人。

為了結清錢款,朝廷宣佈將胡雪巖抄家,並將胡家抄得「人亡財盡,無產可封」。一代钜賈,竟由富可敵國,變得一貧如洗。曾經嬌豔欲滴的美妾也樹倒猢猻散,逃得一乾二淨。

胡雪巖破產時,左宗棠仍在世。但是李鴻章的雷霆一擊,甚至連左宗棠也毫無辦法。雖然左宗棠無法拯救胡雪巖的財富,但至少還能不讓他面臨牢獄之災。但當左宗棠去世,胡雪巖的噩夢就真的來了。

在朝臣的攻擊下,慈禧太后幾乎要將胡雪巖「拿交刑部治罪,以正國法」,並要收押他的家屬,「掃數完繳」。逮捕胡雪巖的命令還未來得及執行,胡雪巖便在貧病交加中死去。

在死前,胡雪巖給後人留了3句話:

1.銀錢是白老虎,碰不得,因此後人不得經商;

2.胡家後人不得從政;

3.胡姓子孫不得和李氏聯姻。

到今天,胡雪巖的後裔已經達到500餘人,他們多從事科教文衛事業,確實沒有人做官或從商。

四、胡雪巖成敗

如今商界有個名言:經商要看胡雪巖。

胡雪巖雖然最終在商場上一敗塗地,但是他的經驗和教訓,仍值得我們借鑒。

胡雪巖一生中,曾總結出四條經商法則:

一要仁:有所為,有所不為。

二要智:諳熟人性,通權達變。

三要勇:勇于擔當,敢于決斷。

四要強:堅守困境,永不退卻。

在生意場上,胡雪巖秉承這四條法則,總能無往不利。

除此之外,他的一些話,至今還有價值。

但是,讀胡雪巖,要讀胡雪巖之勝,更要讀胡雪巖之敗。

建議每個人都要讀一下胡雪巖,不僅僅是做生意的人。對于任何人,胡雪巖的一生都是值得借鑒的。他的成功,你可以借鑒,他的失敗,你可以避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