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驚心:仗義的十四爺,騙了我們多少年?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初看時,只覺得十四爺仗義,行事光明磊落,再次看時,卻覺得十四爺是個心機BOY啊,皇子,沒一個簡單的!

前因:若曦得到伊爾根覺羅王爺的認可,言語間視為親女,太子為了利益求娶若曦,八爺和四爺聯手,讓太子陷入危機,若曦暫時擺脫危機。

若曦深知,緊抱住未來雍正的大腿才是生存之道,希望四爺能夠娶她。

但現在,短時間內沒人敢娶她,太子前腳求娶若曦,後腳出事,很明顯跟這事情有關係。

而此時一旦有人提出要娶她,在皇上眼裡就是為了女人不要兄弟的竊國賊,這顯然是得不償失的做法。

若曦此時和八爺已經分道揚鑣,但他還是出手幫她了。

太子好色,眾所周知, 我不能看你跟了這樣的人,就算你不跟我,我也不想你跟他受罪。

若曦不願再聽他說這些,既然已經有了選擇,多說無益,對八爺多少有些怨怪的,自己的終身,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

若曦說話語氣有些沖,沒有了以往的冷靜和溫柔,身不由己,難道連心,也要被八爺掏空殆盡?

而此時,八爺一党已經開始針對四爺佈局下套了。所以,他提醒若曦,不希望若曦心裡的那個人是四爺,不然,芳心錯付,下場淒涼。

這話,若曦並沒有放在心上,只當是八爺對四爺不憤的發洩之言。不然,十三爺不至于被幽靜十年,四爺也不至于蟄伏這麼多年。

終于,八爺布的局開始收網了。

朝堂上,皇上率先對四爺發難。

「朕早已有旨,諸阿哥中,如有鑽營謀位皇太子者,即國之賊,法斷不容,你卻通過各種管道散佈流言蜚語,大肆宣揚太子的惡劣行徑,製造倒太子的輿論,還揚言太子的儲君之位不保,隨時有再廢黜太子的可能,好個陰奉陽違的雍親王。」

這一局,打的四爺措手不及,只能無力的回答,這跟他沒有任何關係。

旁邊被牽連出來的兩位大臣也連忙表示,是他們私自行動的,與四爺毫無關係。

證據確鑿,這一狡辯,在皇上看來就是臣下護著主子,絲毫沒有把他放在眼裡。

但這樣一來,四爺也就知道,這是八爺下的手,那兩個臣子明著是為四爺做事,惺惺作態維護四爺,實則暗中與八爺聯繫,就是為了今日,陷害四爺。

同時傳出的謠言也打擊了太子,在民間造勢,太子不堪重任,勢必讓皇上再三權衡,一箭雙雕。

眼見皇上咄咄逼人,四爺也沒有自證清白的辦法,一旦因為這件事被幽靜,限制自由,那他們就完全沒有希望了。

于是,十三爺站出來了,承認是他暗中授意阿靈阿和揆敘兩位大臣做的,假借四爺的名義,四處散播謠言。

可是誰都知道,十三爺和四爺一向關係很好,形影不離,和四爺沒有關係,沒幾個人會相信。

十三爺便讓皇上問阿靈阿和揆敘,是不是他所為。而這兩位大臣之前被授意是扳倒四爺,現如今出了偏差,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

僵持間,十四爺出來為四爺說話了。

「依兒臣看,此事應非四哥所為,四哥心性寡淡,常在府中參禪念經,平日裡又最為孝順,並且體諒皇阿瑪的心意,絕不會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之事。」

這話明面上是給四爺求情,說好話,暗地裡是在給阿靈阿和揆敘示意,把一切推到十四爺身上。

于是,他們便急忙表示,是十三爺指使,列舉時間地點,讓人信服。

但皇上仍然存疑,四阿哥不知情,說不過去,「四阿哥,確實是十三阿哥所為嗎?」

這問題,無疑是個坑,是與不是,都不對,是,那四爺就是急于脫罪,找身邊的支持者頂罪,也太不顧兄弟情誼;不是,證據確鑿,那便是他自己所為了。

四爺無法,只能強忍著說「不是自己所為,也不知道是不是十三弟所為。」事已至此,這罪名已經扣在十三爺的頭上。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