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插著曹錦繡這樣的貴妾 明蘭跟賀弘文之間拔不掉的倒刺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原著中,在賀弘文同意納曹錦繡進門後,賀弘文又去過幾次盛府,明面上給盛老太太請安,實則是看盛老太太跟明蘭對這件婚事的反應,盛老太太其實心裡已經默默同意明蘭跟賀弘文的婚事了,不過還要再看看賀弘文是不是如他當初所說,只拿曹錦繡當個擺設。

盛老太太出身勇毅侯府,她看不慣勳爵子弟的囂張跋扈,也看不慣讀書人的迂腐,在她跟盛老太爺的婚姻失敗後,她給明蘭尋找婆家就轉向了非官職人家。這次找了無權無勢的賀家,賀弘文不在朝中做官,沒有上司贈送妾室,也沒有官場上的應酬。從這點來看,盛老太太還是看好賀弘文的。

盛老太太看著賀弘文一臉的歉意跟小心翼翼,盛老太太看著賀弘文的誠意十足,竟然同意明蘭出來相見。那次賀弘文來看盛老太太,看著賀弘文最近這段時間的殷切跟懇切,盛老太太讓明蘭送送賀弘文。就這樣,賀弘文跟明蘭見了最後一次面。

當時賀弘文滿臉溫柔地看著明蘭,心裡充滿了歉意,一直給明蘭說對不起,但是明蘭卻言語冷淡,男人嘴上的對不起有用嗎?說不如做,說得再好不如做得好。賀弘文信誓旦旦,他把曹錦繡當親妹妹看待,納她為妾,只不過是給曹錦繡一個安身立命之地,其他什麼想法都沒有。

當初曹錦繡尋死覓活,被眾人救下來後,就剩一口氣,賀弘文看著骨瘦如柴的曹錦繡,楚楚可憐,于是在一時心軟,同意納曹錦繡為妾。後來賀弘文給明蘭解釋道,看著瘦得只剩一把骨頭的曹錦繡,賀弘文的同情心已經氾濫,如果他看著見死不救,那他就會念著曹錦繡一輩子,他不想一輩子把曹錦繡放在心裡,為了求得心安,就納曹錦繡為妾室,但僅僅是名分,跟擺設一樣。

然後明蘭就問了賀弘文關于內宅鬥爭的幾件事情,賀弘文倒是對答如流,聽著頭頭是道,賀弘文解釋自己是個大夫,內宅女人的鬥爭他見得太多了,女人如果裝病,就請大夫,女人如果胡鬧,那就隨便她,但是明蘭卻並沒有意外的驚喜,她知道這不是她要的答案,她要的不過是賀弘文對她的全心全意,沒有曹錦繡存在的全心全意,只要有曹錦繡在裡面攪和,他們的日子就難安靜。

賀弘文溫柔地看著明蘭,心裡面雖然對明蘭充滿歉意,但是他更希望明蘭能理解他,賀弘文說了很多次他心裡只有明蘭一人,曹錦繡不過是權宜之計,他日後定當好好對待明蘭,如果曹錦繡耍宅鬥的把戲,他定會揭穿曹錦繡,不會讓明蘭受到一絲委屈。

明蘭覺得賀弘文說得很好,位子擺的也正,對自己的感情也很真摯,但是總覺得兩個人缺少了什麼,那就是他們再怎麼舉案齊眉、相濡以沫,中間還是插個曹錦繡,賀弘文說得再好,不知道他會做得怎麼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