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第一奸臣:害死袁崇煥,大搞黨爭,崇禎帝卻非常信任

明朝崇禎帝用人非常頻繁,在位十七年間,先后任用的內閣大學士居然有五十位之多!可是在這個過程中,有一個人的地位卻非常穩固,他在內閣中任職七年的時間。另外,此人擅于搞權術,崇禎帝完全被他利用,成為他打擊異己的工具!對此,崇禎帝渾然不知,還對此人信任有加!那麼,這位明朝最后的奸臣到底是誰呢?

此人名叫溫體仁,是浙江湖州人,于萬歷二十五年考中進士。此后,溫體仁歷任翰林院編修、南京國子監司業、左春坊左諭德等職。當時,明朝政壇云波詭譎,溫體仁非常狡猾,他主動南京任職,避開這場激烈的斗爭。后來,他又連續為母親、父親服喪,從而躲過了魏忠賢時期的動亂。崇禎帝即位后,溫體仁入朝擔任禮部尚書。

此時的溫體仁已經是官場的「老油條」,他對崇禎帝的心理非常了解,正是因為如此,他才能夠在崇禎時期飛黃騰達!崇禎元年,皇帝下旨推選內閣增補人員,溫體仁沒有入選,他對此非常不滿,于是找到了同樣沒有入選的禮部侍郎周延儒,兩人勾結到了一起,對入選的禮部侍郎錢謙益進行攻擊,說他品行不佳,當年卷入科場舞弊案。

其實科場舞弊案早有定論,與錢謙益沒什麼關系,于是許多人站出來,為他說話。可是這正中了溫體仁的詭計,他深知崇禎帝最忌諱結黨,于是他說道:「臣一身孤立,滿朝都是謙益之黨」。這話打動了崇禎帝,他稱贊溫體仁「為國劾奸」,然后將錢謙益趕出朝廷。自此,溫體仁得到了崇禎帝的賞識。

之后,溫體仁遭到了言官們的彈劾,說他曾向魏忠賢諂媚,寫下「明德鼎馨」這樣的話,還說他納妓為妾,縱容父親走私。溫體仁處理這件事,又表現出非常高超的手法。他一方面毀掉相關證據,另一方面向崇禎帝提出辭職,來表明自己的無辜,同時還可憐兮兮地說道:「 比為謙益故,排擊臣者百出。而無一人左袒臣,臣孤立可見。

溫體仁一口咬定那些攻擊自己的言官是錢謙益的黨羽,而自己孤身一人,并無結黨,因此又博得了崇禎帝的好感。自此之后,攻擊溫體仁的官員越多,崇禎帝對他就越信任。崇禎二年十一月,爆發了「己巳之變」,溫體仁發現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于是他向崇禎帝上書,極力攻擊袁崇煥,導致袁崇煥被捕下獄。

其實,溫體仁是想通過袁崇煥來搞垮「東林內閣」,實現自己入閣的目的。接著溫體仁又與周延儒聯手,利用一些言官彈劾支持袁崇煥的內閣大學士錢龍錫。最終,溫體仁如愿以償,通過陷害袁崇煥,搞垮了錢龍錫以及「東林內閣」。崇禎三年六月,溫體仁終于進入內閣,兩個月后,袁崇煥在凌遲處死。

周延儒是溫體仁的「盟友」,兩人入閣后,又聯手擠走了內閣首輔成基命,由周延儒升任首輔。可是在此之后,兩人的關系就開始惡化。周延儒是個庸官,根本不是溫體仁的對手,因此很快就敗下陣來。崇禎六年,內閣首輔的位置落入溫體仁之手。之后,溫體仁就更加肆無忌憚,利用手中的權勢打擊異己。

首當其沖的是吏部尚書李長庚,溫體仁則推薦自己的親信謝升為吏部尚書。之后,溫體仁又對親近東林黨的文震孟進行陷害,利用崇禎帝將其趕出朝廷。溫體仁的行為遭到了大小官員的反感,甚至連宗室(唐王朱聿鍵)、勛臣都上書彈劾。可是崇禎帝反而對這些官員進行懲罰,有位上書的言官甚至被廷杖活活打死!

那麼溫體仁執政期間有何作為呢?除了搞黨爭外,他在政治上毫無建樹,「 邊警雜沓,民生日困,未嘗建一策,惟日與善類為仇」。可即使這樣,崇禎帝依然對他信任有加,認為溫體仁是「孤臣」。崇禎十年,溫體仁打算收拾復社,同時將錢謙益、瞿式耜置于死地。崇禎帝又相信了溫體仁,將兩人逮捕入獄。

就在這個時候,錢謙益向司禮監太監曹化淳求救,而溫體仁卻不自量力,得罪了曹化淳這些太監。結果這個案子非常沒有搞掉錢謙益,反而引火燒身,崇禎帝開始懷疑溫體仁結黨營私。溫體仁故技重施,向崇禎帝提出辭職,想博得皇帝的同情,沒想到弄巧成拙,崇禎帝批準了他的辭呈。當時,溫體仁正在吃飯,他得到這個消息后,筷子都掉到了地上。

崇禎十一年六月,溫體仁病死,終年66歲。崇禎帝聞訊非常傷心,「追贈太傅,賜祭九壇,加祭四壇」,并且親自為溫體仁擬定「文忠」的謚號。崇禎帝雖然貴為天子,但政治經驗還是不夠,他完全被溫體仁利用,搞得明末黨爭不斷,根本沒有去解決內憂外患。繼承溫體仁職務的內閣大學士,也沿用了溫體仁「不作為」的行為,明朝徹底走向覆滅的深淵。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