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宗為何不ㄕㄚ哥哥英宗?不是心太軟,而是他想ㄕㄚ但條件不允許

明朝前期歷史中,英宗、代宗二朝的歷史可謂是步步出人意料。先是哥哥英宗御駕親征,吃了敗仗不說,竟然還被fu虜,然后弟弟代宗上臺頂住了這場ㄨㄤ國之禍。一年后太上皇英宗歸來,代宗對哥哥英宗是各種打壓。七年以后,等到代宗病重的時候,英宗被人擁護復辟,又重新成為皇帝,而代宗在絕望中無嗣S去。

英宗也因此創下了兩項記錄:成為唯一一位被俘以后又平安歸國的皇帝。還是唯一一位成為太上皇,又復辟重新為帝的皇帝。

長期以來,對于英宗朱祁鎮和代宗朱祁鈺這兩位兄弟之間斗爭,不少人認為代宗太過善良,對于哥哥英宗下不了S手,所以才有了后來的南宮之變。

那麼代宗真的是心太軟嗎?

其實非也。

代宗并非心太軟,而是條件不允許,不然他可是會毫不猶豫地痛下S手。畢竟無情最是帝王家,為了至高無上的皇權,親人之間往往會變成你S我活的仇人。

而且真要說起來,代宗不只是沒條件S英宗,他也沒必要非S英宗不可,其實他最大的對手是自己的野心,奈何自己身體不爭氣,所以最后才翻了船。

為什麼這樣說呢,下面且聽小編細細道來。

一、代宗朱祁鈺的皇權「先天不足」,S了英宗,上至孫太后,下至宗室藩王和文武大臣都會反對,反噬之下自己也會被廢。

土木堡之變以后,英宗被俘,形勢危急,皇太子朱見深又年幼,群臣與孫太后商議后,決定立英宗異母弟郕王朱祁鈺為帝,朱祁鈺剛開始是害怕的一再推辭,甚至是退回到王府躲避。

后來都指揮岳謙前往瓦剌部,為英宗送上衣物等用品,借機詢問英宗的意思,英宗也是同意。等到岳謙回去以后,口傳帝旨「以王長且賢,令繼統以奉祭祀」。朱祁鈺由此才不再避讓,登上了帝位。

可以說朱祁鈺這個皇帝很尷尬,他的皇權不是來源于父親明宣宗,而是來源于嫡母孫太后和哥哥英宗,可謂是「先天不足」。

正因為這個「先天不足」,所以后來朱祁鈺不欲讓英宗歸國時,群臣是紛紛反對,氣得朱祁鈺直接說道: 「朕本不欲登大位,當時見推,實出卿等」

等到太上皇英宗歸國以后,更是有著大臣和藩王多次上書, 要求朱祁鈺每逢重要節日要率領群臣去朝見英宗,其意思不外乎就是你朱祁鈺現在雖然是皇帝,但你依舊是太上皇英宗的臣子。

而且朱祁鈺本來只是一位藩王,并非fa定的繼承人,并沒有什麼威信,更沒有一套親信班底,注定了他的根基薄弱。

當然也不能說朱祁鈺是傀儡皇帝,他還是有著一定權力,并且也有著政治手段,是一步步加強自己的權力,并且 廢了侄子朱見深的皇太子之位,改立自己的兒子朱見濟為皇太子

不過方法比較獨特,是通過賄賂大臣錢財的方法,才勉強完成廢立太子之事,這也側面說明他對于朝廷并沒有完全控制住。大臣也更傾向于英宗一方,畢竟土木堡之變以前,英宗可是當了14年的皇帝,支持他的人大有人在。

而且朱祁鈺之所以可以這般,也是在 消耗自己打贏北京保衛戰時好不容易樹立起的威信。而且說白了,北京保衛ㄓㄢ,本來朱祁鈺應該是主角,好的話,甚至可以一步到位徹底掌握大權,但他的登基是群臣和孫太后推動的, 打贏這場保衛戰的實際上功勞最大的是于謙,朱祁鈺雖然也有功勞,但表現遠遠說不上完美。

朱祁鈺又以掌握兵權,并且威望很高的于謙為心腹。像于謙生病了,朱祁鈺是噓寒問暖,還「又親幸萬歲山,伐竹取瀝以賜」。對于謙簡直是不要太好,以至于當時有人說道「言寵謙太過」。

不過很明顯他低估了于謙這個人,于謙的人生境界已經很高很高, 他是忠于國家,而非忠于皇帝個人。只要有利于國家,或者是道義上說得過去的事情,他才會做,反之,他是不會做的。

所以奪門之變以后,掌握兵權的于謙,認為皇室內亂與自己無關,不想再起兵災生靈涂炭,所以就沒有反抗,任由外面局勢風云變幻,自己則是置身事外,全然不考慮自己的身家ㄒ一ㄥ命。

在完成廢立太子以后不久,朱祁鈺開始對被關在南宮的太上皇英宗動手,因此爆發了 「金刀案」

表面來看,「金刀案」是這麼一回事,英宗被關期間,實在是無聊,于是跟服侍他不錯的太監阮浪沒事就聊聊天,二人聊得還可以。

有一次英宗跟阮浪聊得很開心,落難的英宗也沒什麼好賞賜的,就將隨身攜帶的一個金繡袋和一把金刀送給了阮浪。阮浪是個厚道大方之人,他門下王瑤看見英宗賜予的金刀以后是愛不釋手,阮浪也大方,就將這把金刀送給了他。

王瑤與錦衣衛指揮盧忠關系不錯,得到金刀以后跟盧忠喝9時炫耀了自己的這件寶貝,沒成想炫耀出一場大禍。

盧忠是錦衣衛,出于職業習慣,認為這件事不簡單,或者說想要借此機會立功,于是將阮浪和王瑤告發了,說道他們要聯合英宗復辟,由此掀起大獄,朱祁鈺也想借此機會將哥哥置于S地。

事件的結果是阮浪和王瑤很有骨氣,面對嚴逼ㄒ一ㄥ 供,是怎麼也沒有牽連到太上皇英宗身上,朱祁鈺此舉也遭到群臣反對,事情僵持不下時,盧忠裝瘋賣傻起來,大學士商輅趁機進言此事應該到此為止,不要追究到底,不然會傷大體,朱祁鈺才罷手。

但也沒放過這個進一步打壓哥哥英宗的機會,是 將南宮一帶的樹木都砍了,避免有人通過攀越樹木越過高墻與英宗聯系。本來英宗日子就挺苦的,要靠錢皇后做針線活補貼生活, 夏天沒事喜歡坐大樹下乘涼,結果連樹都給砍了,連乘涼的地方都保不住。

實際上來看,「金刀案」應該就是朱祁鈺一手炮制的,在廢立太子以后,朱祁鈺信心大增,想進一步將哥哥英宗置于S地,于是緊跟著授意盧忠挑事,就發生了這起案子。

不然他盧忠一個錦衣衛指揮,即使英宗再受冷落,但也是太上皇,涉及皇權的斗爭,他哪里有那麼大的膽子摻和,主動挑起這場風波呢?

朱祁鈺也借此試探出群臣的底線,那便是廢立太子已經是極限,如果威脅到英宗的身家ㄒ一ㄥ​​​​​​​命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朱祁鈺sha了哥哥英宗,那麼這樣的反噬他承受不了,皆時上至孫太后,下至宗室藩王和文武大臣都會激烈反對,聯合起來廢了他,再立英宗之子朱見深也是很有可能的,所以朱祁鈺不敢越過這個底線。 命,那麼就是越過底線了,他們肯定不會答應。所以才有了盧忠在關鍵時刻的裝瘋賣傻,沒有使事情脫離控制。

可能有人說, 孫太后并非英宗生母,英宗S了的話,肯定不會替他出頭,那麼朱祁鈺的風險就降低太多了。

其實非也,雖然《明史》之中關于英宗生母有兩種記載:一是英宗就是孫太后所出。二是英宗為宣宗與宮女所出,然后被孫太后抱養對外宣傳為自己所出,以方便宣宗廢無子的胡后,立當時還是貴妃的孫太后為皇后。

以此來看的話,首先并沒有確定英宗并非一定不是孫太后所出。 其次不論是不是,孫太后撫育英宗多年,母子二人早已是利益共同體,所以孫太后是想方設法地照顧兒子英宗和保護孫子朱見深,朱祁鈺自然也不會跟嫡母站在一起,肯定是跟母親吳太后親近。

如果英宗被弟弟朱祁鈺害S,孫太后肯定要替其出頭。不然的話,朱祁鈺的下一個目標說不得就是她。 即使不對她出手,那麼她的日子也肯定不好過,這點參考明孝宗的張皇后在侄子嘉靖帝時期有多凄慘就可以看出。

可能還有人說,難道不能偷偷地sha了英宗。送一杯毒9,使其身S,不是很簡單嗎?

這麼說吧,這種方法朱祁鈺肯定也想到了,但是不現實,因為害S英宗很容易,朱祁鈺的權力即使受限制,但再怎麼說,找幾個S士偷偷sha了英宗還是沒問題的。

可是S容易,收場難啊。孫太后和大臣們不是傻子,英宗要真那樣不明不白地S去,他們會同意嗎?會認為正常嗎?

肯定不會,肯定知道就是朱祁鈺這個 最大受益者所為,那樣依舊會聯合起來廢了朱祁鈺,所以這個方法根本不可行。

二、代宗朱祁鈺最大的敵人,其實從來不是英宗,而是他自己。

朱祁鈺并非是S不得英宗,其實從另一個角度來說,英宗并非是他的最大敵人,在土木堡之變以后,英宗其實已經算是政治S人了。

朱祁鈺如果按部就班的,先廢立太子,將帝系轉移到自己這一脈,再穩坐幾年帝位,繼續加深自己對朝政的控制,給兒子朱見濟成長時間,培養一套親信班底。

長此以往,英宗其實S不S都不重要了,已經沒有什麼威脅了。

可惜的是,本來他不廢侄子朱見深的皇太子之位,那麼帝系還在英宗一系,英宗根本沒理由復辟,也不會有之后的奪門之變。

但是他一廢立太子,就意味著英宗成為他的最大敵人。更要命的是,他的兒子朱見濟在被立為皇太子以后一年一ㄠ 折,偏偏他還沒有其他子嗣,而另一邊英宗在南宮無聊生活中,又連生了幾個孩子,這麼一對比就更尷尬了。

在當時的情況下,有沒有子嗣是要命的。朱祁鈺本來就是代理皇帝,班底薄弱不說,還沒有子嗣,那麼誰會S忠于他?

畢竟大臣們不可能只考慮當下,不考慮將來,朱祁鈺沒子嗣,后繼無人,以后皇位大機率還是會傳給英宗子嗣,這樣更沒有人愿意忠于他。

面對這種情況,朱祁鈺有兩個方法。一個是自己才二十多歲,完全可以再生一個。一個是迎立其他藩王之子的話,等于將帝系排除在明宣宗一系,畢竟明宣宗就他和哥哥英宗兩個兒子,這樣風險太大,大臣們肯定不會同意,因此可以強奪英宗的兒子為自己養子,可以是朱見深,也可以是跳過被他廢了皇太子之位的朱見深,選擇英宗其他兒子,將帝位傳給養子,將來也會得以善終。

可惜的是,朱祁鈺自己不爭氣,并沒有再生下子嗣,而且可能是覺得自己還年輕,可以再生下,因此諸如收英宗子嗣為養子這種可行方法也沒有實施。

更要命的是,沒過幾年,朱祁鈺便是病重。 而且他在南郊大祀天地的時候,因為生病,竟然派石亨這個侯爵去代替自己前往,石亨也因此看到病重的朱祁鈺,一看朱祁鈺的樣子,感覺這是時日無多了,于是下定決心的石亨與曹吉祥和徐有貞密謀復辟,這就有了之后的奪門之變,朱祁鈺這就多少有點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可以說朱祁鈺最終是不爭氣的身體敗給了自己的野心,本來侄子朱見深只要一天是皇太子,那麼英宗這個太上皇就不是威脅,偏偏他非要立自己獨子為皇太子,還是立了一年便早夭。如果再生子嗣也沒什麼問題,或者即使不生,他身體健康活個幾十年,收英宗子嗣為養子,或者耗S支持英宗的支持者,將朝廷大臣都換成自己人,那麼英宗就是案板上的魚,再隨便挑一個宗室子弟為養子,那麼也算是圓滿結局了。

可惜的是他生不下子嗣,也命不長矣,29歲時便是病重,自然是被人趁虛而入,有了奪門之變,哥哥英宗復辟成功,自己落得一個 竹籃打水一場空的悲催下場。


用戶評論